第140章 尖牙利齒吞風碎箭

謝憐嘆了口氣, 轉過身, 道:“唉,我倒是想, 但現在上天庭的通靈陣被拆了, 我又不記得其他神官的通靈口令, 想說也沒得說。扶搖,你記得哪位神官的口令嗎?也好讓我傳點消息回去, 告訴他們我在這里, 討點人手來幫忙。”

他神色極其自然,極有說服力, 扶搖面上陰云散去, 敷衍道:“不知道。眼下上天庭亂套了, 大家都很忙,自己處理自己的吧。”

這時,一旁的花城道:“哥哥,這小孩兒餓了兩天, 正在發燒。”

謝憐過去一看, 果真, 谷子的額頭燙得都能煎雞蛋了,當即抓起戚容,質問道:“你怎么養孩子的?”

戚容滿臉鮮血地呸道:“老子又不真的是他爹!沒吃了他已經是大發慈悲了!快給我記大功!”

謝憐道:“我看你是因為他發燒口感不好才不吃吧。”

那邊的蘭菖遲疑片刻,道:“那小孩子是病了嗎?要不我來看看吧。”

她也被小破屋的橫梁砸得鼻青臉腫的,但可憐孩子,爬過來抱起谷子, 手掌覆蓋住他的額頭,似乎想用陰寒的體質中和谷子的燒熱。扶搖一手抓著那被黃符包成一個球的胎靈,走過來道:“該走了。”

蘭菖明顯不想走,但兒子在他手里,十分無奈。謝憐道:“等等,你們先別走。扶搖,你現在能跟你家將軍說上話嗎?”

扶搖看看他,道:“你想干什么?”

謝憐躊躇道:“其實……”

說到“實”字,他突然出手,勢如閃電,瞬間便鎖住扶搖雙臂,牢牢抓在一掌之中,這才繼續道:“其實,我已經知道他出事了!”

扶搖一時不察給他鎖住,又驚又怒:“你!卑鄙!”

謝憐道:“沒有沒有。我這是實力。你可以試試用同樣的方法偷襲我,看看能不能鎖住我。”

花城禮貌性地撫掌道:“贊同。”

扶搖簡直要氣得翻白眼了,道:“那你倒是放開我讓我試試啊?!”

謝憐正色道:“下次有機會再試,現在有正事。扶搖,能不能請你幫我勸勸你家將軍,先回上天庭去。”

“……回去?”

扶搖的怒意強行壓抑在輕聲之下,道:“你說得輕巧!如果現在處于同樣境地的是你,你會選擇回去嗎?別人勸你回去你會怎么說?回去等著給人冤枉然后定罪嗎?回去等死嗎?!”

謝憐道:“你不要激動,我認真的,不是在說風涼話。你家將軍跟我不同,他這個情況還沒有嚴重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就這么逃跑了才是下下策,現在已經很多神官直接給他定罪了。你要是能聯系上他,告訴他,這件事,我可以幫他查。”

扶搖怔了:“你幫他查?”

謝憐道:“嗯。我查的多,還算有經驗。反正比他有經驗。”

扶搖道:“太子殿下,請問你記不記得,你一回上天庭,查了多少個神官?有哪個神官被你查了之后不落馬的嗎?”

謝憐輕咳一聲,道:“那不一樣的。不是我的問題嘛。如若他真的沒做那種事,我自然能還他一個清白。”

扶搖氣得笑了,打斷他道:“行了!你跟他有私怨旁人又不是不知道,你幫他查?那他還有翻身的余地嗎?趁這機會想落井下石看他笑話你直說就是了,別裝模作樣。”

聞言,花城臉色微沉。少頃,他笑道:“罷了,哥哥。這人不識好歹,你又何必跟他廢話?有人天生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一生最擅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沒準查到最后他真干了什么也說不定。他不信你,你還懶得管他,由他自個兒折騰去吧。”

扶搖望向他,譏諷道:“‘小孩子’?”

花城更為譏諷地回敬他道:“‘小神官’?”

扶搖臉色微垮。謝憐鎖緊了他,溫聲道:“這個吧,一碼歸一碼,公私要分開。我與他有沒有私怨是一回事,他有沒有做壞事又是另外一回事。慕情這個人,雖說小心眼、氣度狹隘、敏感多疑、性格差勁、小心思很多、說話不好聽、喜歡碎碎念、經常得罪人、很多人都討厭、一個朋友也沒有、一點小事能記很久……”

“……”

一口氣面不改色地說了一大串,謝憐最后總結道:“……但我畢竟從少年時便認識他,他還算是有底線的。”

“……”

謝憐繼續道:“他可能會往不喜歡的人茶杯里吐口水,但是絕對不會在水里下毒去害人。”

“……”

花城淡淡地道:“是嗎?那也很惡心了。”

扶搖額頭青筋都起來了:“不!吐口水也是不會的!”

謝憐道:“那就下瀉藥吧。”

扶搖仿佛在隱忍著什么,道:“你……一定要用這種比喻來描述他嗎?你到底是在給他說話還是在損他?”

謝憐道:“抱歉,一時想不到別的更適合的比喻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