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路與我孰為定奪者 2

謝憐攔在兩人中間, 道:“我還是覺得, 我們可以先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您看這孩子,是不是很像……”

君吾微笑道:“像你兒子是吧。”

“……哈, 哈哈, 哈哈哈哈……”

謝憐干笑了一陣, 道:“您怎么知道我要說什么?”

君吾終于把目光從花城身上收回,輕輕拍了拍謝憐的肩, 沒說話, 轉身回到桌邊坐下。謝憐知道,這就是暫時沒有正面沖突的意思了, 不由松了一口氣。

君吾若是對誰動了殺心, 拔劍后有多可怕, 他是親眼見過的,無論如何,謝憐都不希望花城有和他正面對上的機會。

然而,花城的目光卻并未收回, 依舊不善。君吾把三杯茶一一推開, 道:“雖然并不是第一次見閣下了, 但卻是第一次距離如此之近,氣氛如此之平和,不如以茶代酒,和了這局面吧。”

謝憐輕咳一聲,盡量自然地披了衣服,一邊穿靴子一邊道:“帝君, 上天庭現在如何了?”

“……”

君吾放下茶杯,眺望窗外明月,嘆道:“別提了。”

謝憐:“……好。不提了。”

看來,是真的很糟糕了。君吾卻回過頭來,正色道:“開玩笑的。不想提也得提。仙樂,你先放下你這位小朋友,隨我出去片刻吧。”

想來,是有不方便當著旁人的面交代的事物。謝憐剛要應答,卻聽身后花城悠悠地道:“你上天庭如今兵荒馬亂,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連市井鄉野小鬼都知道這一回的萬鬼齊聚攔不住了,興奮得直打鳴,何必出去再說?”

他也下了床,施施然來到桌邊,執起茶杯,把玩一陣,卻似乎對喝下杯中茶水并無興趣。片刻后,三人都坐在了桌邊。花城此時形態雖少,他的神情和氣度卻總是令人忘記這件事。君吾溫聲道:“還真是什么都瞞不住閣下。”

畢竟是君吾斟的茶,面子不能不給,謝憐還是喝了,邊喝邊道:“距離銅爐山正式開山和封閉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嗎?已經確定了?”

雖然風信也提過,但謝憐總覺得多少應該有夸張成分,不至于篤定。君吾卻道:“的確是攔不住了。”

花城道:“想來,你原定計劃是像以往那樣,派所有武神全面封鎖通往銅爐山的通道,在路上就攔下它們。但慕情破牢逃脫,下落不明,南方瞬間就打開了一個大缺口。”

謝憐道:“風信回仙京去了嗎?他怎么樣?有沒有說什么?”

君吾道:“回去了,不太好。南陽負傷回來匆匆報告了實情,請求我對所有神官發令萬萬不可對女鬼蘭菖母子下殺手。他本想報完就再下去,但傷勢不容樂觀,右手幾乎不能動彈,我便扣下了他在仙京休養。如此一來,南方的守道防御,千瘡百孔。”

如果換了別的事,比如眼下缺哪個誰去殺妖滅怪搶仙丹之類的,謝憐一定立刻主動請纓,但領兵守道,非是單槍匹馬便能做好的事。一個人可以破千軍萬馬,卻防不住千軍萬馬。謝憐早已深刻地了解到帶人帶兵的事兒都非他所長,硬著頭皮上不如讓真正擅長這個的人上,所以也不毛遂自薦了,只問道:“沒有別的武神能頂上了嗎?”

君吾道:“別的武神早已有自己的地盤和任務要負責,自顧不暇。原本明光殿內有裴宿,可以借來一用,但他早已被流放。至于奇英,和你一樣,也是個喜歡單槍匹馬闖天下的狂人,我行我素,況且他現在也是行蹤不明,這孩子又從不聽通靈。再加上靈文殿失了主殿神官,暫時易主,其他文神舞文弄墨、風花雪月不在話下,聽信傳令、調配決斷卻不行,這幾日……”

聽他這么一說,這幾日的上天庭,怕是快要癱瘓了。謝憐只覺慘不忍聽,頓生同情,道:“我記得您當初說過,即便是攔不住了,也是有補救之法的?能怎么補救?”

花城卻道:“補救?是自殺吧。”

君吾看他一眼,嘆道:“我也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想走到那一步。”

謝憐心中一動,道:“莫非……?”

君吾緩緩地道:“不錯。現在,唯一的補救方法,就是派一名武神,混入銅爐山群聚的萬鬼之中。”

既然阻止不了廝殺的開始,那就保證廝殺到最后,一個不留!

謝憐雙手籠袖,微微蹙眉,道:“我對銅爐山不是很熟,有點兒不是很明白它的規則,所以到底該怎么做?難道要把里面成千上萬的妖魔鬼怪一個一個盡數殺滅?”

但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潛入銅爐山,一定得隱瞞身份,還不能帶太多幫手,否則,一旦群鬼發現有一個或幾個神官混進來了,必然會群起而攻之。而銅爐山為極端的妖邪之地,神官的法力會在那里受到最大程度的限制,絕對比在黑水鬼蜮時還束手束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