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銅爐開山萬鬼來朝 2

謝憐回轉頭去, 只見說話者正是那“奪命快刀魔”。他道:“你身上的人氣未免也太重了。”

群鬼都道:“傀儡師嘛……可以理解。他身上也有鬼氣的。”

奪命快刀魔:“不不, 大家再仔細看看,這位‘傀儡師’身上的鬼氣, 根本不是由內而外的, 反倒像是……從外部沾染的。”

從外部沾染鬼氣, 原本是可以蒙混過關的,可一旦成為了群鬼矚目的焦點, 細節便會被放大。這奪命快刀魔初出來起哄時看上去腦子不太好, 跟那天眼開差不多,謝憐還以為他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誰知倒不好唬弄。有鬼道:“這位好像很懂的樣子。所以到底有沒有個準話?到底該怎么判斷?你有沒有辦法?”

奪命快刀魔:“有。有一種道具, 可以判斷出他到底什么!”

他從袖中取出了一樣東西。眾鬼一見, 登時退開了一大圈,道:“媽耶!你還隨身帶黃符的?!我看你就是那個混進來的神官吧!”

奪命快刀魔陰惻惻地道:“錯了!只是我來時的路上殺了幾個道士,順手收了他們的東西而已。這不過是最普通的黃符罷了,只能對付些小鬼小怪小雜碎, 各位都能趕到這里來, 想必這符也奈何不了你們, 看好了!”

說完,他便“啪”的一聲,把黃符貼到了自己額頭上。滋啦滋啦,那黃符在他臉前燒成一縷黑煙,他的額頭也留下了一個黑漆漆的焦印。那快刀魔幾下擦掉那焦印,道:“雖然這符奈何不了我, 但還是能在我臉上留下一點兒印。這可以證明我的身份了吧?”

符紙這種東西,雖然是用來對付妖魔鬼怪的,反過來,也可以用來辨別是人非人。奪命快刀魔指謝憐道:“若你當真是個傀儡師,就把這黃符貼到額頭上去。看看留印不留印,自然有分曉。”

謝憐不動聲色,心念飛轉,卻聽花城沉聲道:“無事,哥哥。”

謝憐便知,他有把握,于是放下花城,從容上前,接了那符,往額頭上一貼。只聽一陣“滋啦滋啦”,那黃符也燒成一縷黑煙,然而黑煙散盡,謝憐的額頭卻是光潔依舊,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這就證明,他身上的鬼氣,是從外部沾染上的!

除了那名抱著手臂的斗篷人,幾百只鬼瞬間把他們圍在中間,呼喝起來,眼看著許多稀奇古怪的武器就要招呼過來,卻一下子都被一層無形的屏障彈開。群鬼驚愕:“喲呵?道行還挺高!”

謝憐攤手道:“我什么也沒做。”

這時,站在他身后的花城發話了。

他負手走了上來,道:“你們這群沒見過世面的鄉野小鬼,大驚小怪些什么。”

“嘿你這小鬼娃娃,你就見過很大世面啦?”

“他身上沒有鬼氣可是實話。你們究竟是何人,速速招來!”

花城道:“廢話,他身上當然沒有。因為,我才是傀儡師!”

話音剛落,群鬼便感覺一陣陰寒至極的氣流席卷而過,仿佛把整片都凍住了。他們原本便是陰寒的體質,竟也紛紛打起了哆嗦,道:“……怎……么……回……事……?”

花城道:“讓你們稍微見見世面罷了。”

他收了氣勢,群鬼才好容易不哆嗦了。那奪命快刀魔心有余悸道:“你……你是傀儡師,他也是傀儡師,那究竟誰才是?不不,他肯定不是,他到底是什么人?”

花城尚未答話,謝憐卻微微一笑,道:“我當然,是他的人。”

群鬼懵了一陣,終于想明白了:

“原來——原來顛倒了嗎?他是主人,你才是傀儡娃娃?!”

奪命快刀魔懷疑道:“那之前你干什么說你才是傀儡師?你撒謊是何居心?”

花城微笑道:“因為,我覺得有趣。”

謝憐也微笑道:“是的。主人覺得有趣,就是最重要的理由。”

眾女鬼震驚過后,收起了倏然探長的爪子和舌頭,又開始圍著謝憐打轉,議論起來。但不知是什么原因,眾女鬼對他評頭論足時,跟方才討論花城時完全是不同的畫風,似乎奔放了許多。比如:

“原來這個小哥哥才是傀儡娃娃呀?哎呀,我比較喜歡這個年紀的,更想要一個了!真的不訂做嘛?”

謝憐溫聲道:“這個……謝謝喜歡。不過,其實我年紀很大了……”

“這材料是人皮吧?處理的還挺干凈,沒活漢子那股子熏死人的陽騷味兒。大師,你給他怎么護理保養的啊?有沒有用香水?”

謝憐道:“是人皮。沒有用香水。就是多多洗澡,多多喝水。”

“哇感覺這個娃娃可以拿來做很多事啊!各種各樣的。臉蛋和身材都還不錯誒?看上去皮膚手感也挺好。不過他有點瘦,不知道脫掉衣服里面有沒有肉啊嘻嘻嘻……”

謝憐一直保持著謙虛得體的笑容,眼看著真的有女鬼兩眼放光要來摸他胸口了,眉尖微微抽動。花城并起二指,微微一抬,一圈纖纖玉手并枯手都被他揮開了。謝憐趕緊蹲到花城身后躲起來。眾女鬼道:“怎么?你也要說,這是你的娃娃,脾氣不好,不喜歡別人碰嗎?我看他脾氣很不錯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