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明將軍可悔折恨劍

尸橫滿地、黑煙飄散中, 三人全神戒備。

那座高山神不知鬼不覺地挪到他們身后之后, 前路終于展現出來。黑黢黢的密林層層疊疊,甚為可怖, 不時傳出幾聲老鴉怪鳴。謝憐一面調動全身感官提防著, 一面無意去握花城的手。誰知, 這一握,竟發現了不妙的訊息。

花城分明是鬼, 此刻, 他的體溫卻是滾燙的,仿佛發了高燒。謝憐當即一怔, 立即低聲道:“三郎, 你……是不是要變回來了?”

雖然花城從額頭到指尖都燒得滾燙, 他神色卻仍不變,道:“快了。”

花城要變回來了,在眼下的情況里絕對是個大好消息。但他正式回歸本相的前一刻,必然是最要緊、最危急的關頭。謝憐當機立斷, 道:“擺陣!我給你護法。”

說動手就動手, 他令若邪圍著花城繞了一個四丈大圈, 再將芳心插在圈前,作為鎮圈的“門鎖”。花城在地上打了座,道:“哥哥,芳心你拿著防身。”

謝憐道:“不行,這個陣不能馬虎,一定要有一件沾過人血的兵刃壓陣才行……”

還沒說完, 便覺身后有什么東西蹭了蹭,回頭一看,登時無語。只見一把小小的銀色彎刀立在他身后,眨巴著銀色的大眼睛,正在用刀柄蹭他,似乎在毛遂自薦。

“……”謝憐蹲了下來,道:“厄命,怎么你也變成這樣了?”

大名鼎鼎的彎刀厄命,刀身修長,邪魅輕狂,眼下,起碼縮水了一半。那只銀色的眼睛原先是狹長的,現在也仿佛變成了孩童的眼睛一般,又大又圓,撲閃撲閃著,聽謝憐這么說,似乎有點委屈,但還在努力把刀柄往他手里送。裴茗也蹲下來道:“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彎刀厄命?”

說著似乎想伸手去摸摸看,厄命卻瞬間翻臉,刀刃威脅地對準他,幸虧裴茗手抽的快,否則肯定當場見血。謝憐摸了摸厄命,道:“還是讓芳心上吧。”

芳心巋然不動,主動獻身卻被干脆拒絕的厄命哭哭啼啼跳回花城身邊。花城看也不看它,反手就是一掌,道:“哭什么哭。還不都是你沒用。廢物!”

厄命像個沒人要的破爛一樣倒在地上,似乎被他一掌打得昏死過去。謝憐哭笑不得,連忙把厄命撿起來放在懷里擼了兩把,道:“沒有沒有。不要聽他的,你不是廢物,你很有用的!”

裴茗實在看不下圈里這氛圍了,出去站到圈外,再次緩緩將劍拔出,道:“原本也不至于如此緊張,沒想到一來就遇上個這么棘手的厲害角色,太子殿下運氣還真好。”

他們一行人此來銅爐山,為的就是要把有可能成絕的非人之物率先剔除,找的就是厲害角色,謝憐也搞不清楚,這究竟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了。花城卻道:“裴將軍為何理所當然地覺得是太子殿下的運氣問題?你就沒想過,那奪命快刀魔有可能是沖你來的嗎?”

裴茗哈哈笑道:“如果那是個女鬼,我就信是沖我來的。”

誰知,他還沒笑多久,臉色倏然一變,向一側躍去。再抬頭時,鮮血順著臉頰緩緩流下。

裴茗的臉上,竟是多出了一道血痕!

他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臉,整個手掌都被鮮血染紅了,這可不是一道小擦傷。二人方才都是凝神戒備,然而,謝憐安然無恙,沒感覺到絲毫針對自己的殺氣,誠實地道:“看上去……好像的確是沖裴將軍你來的。”

裴茗正待開口,利刃割風之聲再次襲來。這回他已有防備,揮劍而下。這一劍,果真斬中了什么東西,空中現出了一個身影,應擊裂為兩段,咚的落地,一半上身,一半下身,那上半身躺在地上,目光陰鷙地狠盯裴茗。正是那奪命快刀魔!

裴茗走過去一腳踩在他胸口上,劍尖抵住他喉嚨,道:“你究竟是什么東西?”

這東西之前說他是一把劊子手的刀所化的精怪,若果真如此,被裴茗斬為兩段之后,應當就被打回原形沒戲了。哪把刀被折成兩段了還能作威作福的?

誰知,快刀魔突然雙目圓睜,冷笑一聲,徒手斬斷了裴茗的劍!

“鐺”的一下,裴茗雙目猝然睜大。

不光是他,謝憐也差不多是一般的反應。

裴茗好歹是正式飛升的武神,即便是身處銅爐山,法力被壓制到最低限度,他的法寶也不應該這么容易就被斬斷了!

奪命快刀魔哈哈道:“這么廢物的劍,虧你拿得出手!”

劍已斷,裴茗當即以拳代劍,那快刀魔卻左手在地上一拍,騰空而起,右手并攏五指,一掌劈出。他掌風所到之處,分明閃著金屬的寒光,竟是帶著利刃之風。可見,他的真身,果然是一把鋒利的兵器!

謝憐站在圈內,欲出去助陣,花城卻攔住了他,沉聲道:“哥哥,仔細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