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明將軍可悔折恨劍 2

謝憐要給花城護法, 不能分心。而裴茗在最熟悉他的一把兵器面前, 分毫構不成威脅!

這時,忽聽明光罵了一聲:“這鬼蠻子!我砸的時候你能不能別砸?砸到老子手了!”刻磨卻直接無視了他。見那兩人微有摩擦, 謝憐抓住裴茗, 道:“裴將軍!刻磨不相信你對他沒有惡意, 一定要找你討個說法!你快雙手五指并攏,手腕在頭頂交叉, 從頭頂往下壓再分開。這是他們一族通用的求和手勢。總之先跟他表示你的好意, 讓他穩住!”

裴茗莫名其妙,道:“啊?”要知道, 他們跟刻磨之間的仇, 可不是小打小鬧的小誤會, 那里是擺個手勢就能求和的?又怎么會讓他穩住?

謝憐卻不由分說,抓住他道:“來,先跟我一起做這個動作,讓他停下來!”

然而, 裴茗的手受傷了, 被他一抓, 嘴角微抽,正欲照做,明光卻早把他們的話全都聽進去了,搶到刻磨面前,雙手在頭頂交叉,往下一劃, 雙手分開,對圈內二人得意道:“沒那么容易!”

誰知,刻磨見了他這個動作,雙目圓睜,鐵黑的皮膚上條條青筋凸起,張開五指,一個巴掌猶如一面鐵蒲扇,直接把明光橫拍了出去。

那一巴掌揮出去的一瞬間,裴茗和明光都沒搞懂發生了什么。須臾,裴茗才回轉過來,對謝憐道:“太子殿下,我以為明光就很狡猾了,沒想到你比他更狡猾,裴某佩服。”

謝憐抹了一把冷汗,道:“哪里哪里,慚愧慚愧。”

方才那番話,看似是說給裴茗聽的,實際上卻是說給明光聽的。明光聽到之后,為了不讓他們如意,必然會搶先對刻磨示好。然而,謝憐教的這個動作,根本就不是求和,而是挑釁。而且是半月國語言中,攻擊性最強的一種挑釁,大致等同于“砍你狗頭、嫖你老婆、殺你全家、刨你祖墳”四連擊的威力,刻磨看到后,不暴怒才是奇怪。如果換個情形,明光聽到謝憐的話可能還會懷疑其真實性,但眼下情況緊急,裴茗的手已經快舉起來了,容不得他多琢磨,這才上當。

明光被刻磨一掌打飛后迅速反應過來,想要補救,然而語言不通,他又本能地大吼大叫,看起來更像是在咒罵刻磨了。他也試了幾個別的手勢,比如作揖和豎大拇指,可是,這就相當于一個人剛用最歹毒下流的言辭辱罵過你后,突然求饒示好,未免太沒有誠意,還是挨了好幾拳頭。加上刻磨也懂一些粗淺的中原臟話,邊打邊罵,明光也有些惱了,兩人越打越狠,裴茗簡直想給他們吶喊助威。明光眼角掃到這邊,十分氣惱,忽然一伸手,對刻磨搖了搖,指指自己,再指指圈里的謝憐和裴茗,對著他們兩個,重新做了一遍那個叉手分離的動作。

刻磨果然停了下來,皺眉問道:“你到底是對我做還是在做他們做?”

謝憐心道糟糕,但又不敢貿然開口,因為拿不準怎么樣才能哄住刻磨。明光見有轉機,繼續賣力,轉向裴茗時便面目猙獰地重復那個動作,轉向刻磨時又歸于平靜。配合眼神神情,如此反復,刻磨果然理解了他的意思:

同仇敵愾!

達成一致后,明光和刻磨再度向圈子逼來。謝憐心念急轉,深吸一口氣,以半月語高聲呼道:“小裴將軍!半月!”

一聽到這兩個名字,刻磨腳步頓住,厲聲道:“他們兩個也在這附近嗎?!”

謝憐不答他,只呼道:“小裴將軍!半月!刻磨在這里,你們千萬不要過來,趕快逃跑!再也不要回來!”

他這么喊,刻磨自然以為那兩人真的在這附近,而謝憐正在給他們通風報信,通知他們逃跑,當即怒道:“沒這么容易!”喊完便沖了出去,明光道:“喂!大塊頭!你跑什么?!他肯定是騙你的,回來!”

然而,刻磨已經跑遠了,氣得明光跺腳罵道:“蠢貨!”

謝憐抹了第二把冷汗,心中由衷感慨:“多學一門語言,終生受益無窮!”而見明光欲繼續劈打芳心,他又舉手道:“且住!你再來,我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明光道:“你們現在還能怎么對我不客氣?”

謝憐道:“你,是不是忘了帶什么東西?”

明光道:“什么東西?”

裴茗欲言又止,從身后拖出一樣事物,道:“這么大個東西你都能忘?”

他拖著的,赫然是連著小半個腰部的兩條人腿。明光一見,神色一凜,道:“啊?我的下半身!”

方才,他一直都是以掌代步,用手撐著蹦蹦跳跳,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這種行動方式,居然完全忘記還沒把下半身接回來了。而裴茗趁他和刻磨打得厲害,出去把丟在附近地上、動彈不得的下半段拖進了圈子,威脅道:“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