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明將軍可悔折恨劍 3

明光打量著裴宿, 道:“你就是小裴?”

裴宿道:“是我。”

明光乜眼看了看半月, 嘲道:“聽說,你為了個小姑娘, 丟掉了神官的位子?哈哈, 裴茗, 你不是向來最推崇‘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嗎?怎么你這后人, 跟你一點都不像啊?你挑女人的眼光他也沒學到一成, 這半月國師跟個小鵪鶉似的,像什么話?該不會你幾百年前被人戴了綠帽子, 生的不是自己的種吧, 哈哈哈哈哈……”

裴宿道:“滿口廢話。”說著便一掌送過去。刻磨也從地上躍起, 吼道:“我,與你們勢不兩立!”

明光喝道:“喂!大個子,咱們一路!”

刻磨一回頭,只見明光縱身一躍, 化為一把長刃青鋒, 飛到他手里。刻磨張開鐵扇般的大掌, 牢牢握住劍柄,龐大的身軀,登時暴出一層黑氣!

兇尸持魔劍,正如猛獸生毒牙!

方才裴茗一厄命拍上來,讓謝憐得到了啟發。雖然不知確切原理,但他覺得, 也許同樣的方式能幫花城一把,本想趁旁人都沒注意到偷偷摸摸與花城渡個氣,看看有沒有緩解,見情況危急,不得不道:“當心!”

裴茗不好加入戰團,只有裴宿、半月合力對陣。雖然二人身法一個凌厲干脆、一個飄忽詭異,可光有身法也不行,裴宿無法力、半月無蠻力,對上既有法力、又有蠻力的刻磨與明光,微顯吃力。

半月剛才被刻磨罵了之后,不好意思再向他丟蝎尾蛇了,但裴宿可沒半點負擔,丟得蛇飛如雨,氣得刻磨連連吼叫,多虧明光的劍氣護體才使得那些蛇不得逼近。不過,盡管如此,謝憐觀戰一陣,卻反而安心下來。因為他看出來,刻磨和明光的配合并不好。

刻磨長在半月國,是使狼牙棒的。他慣用又重又大的兵器,用起劍來卻沒那么在行。就算他力大無比,手中兵器也鋒利無比,加在一起,卻不一定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一時半會兒也摸不到訣竅,于是,謝憐趕緊抓住機會,對著花城雙手合十,道:“得罪了!”

可是,看著面前這張雙目緊閉、雪白明俊的小臉,謝憐總覺得難以下手,好容易下定決心,閉眼迎上去,一緊張,卻不由自主就吻到了花城的額心。輕輕一下,十分柔和,他心中卻是崩潰的。一旁一個聲音道:“太子殿下你搞錯了,額頭有什么用啊!”

謝憐險些沒給這一聲驚得倒地不起,回頭一看,裴茗蹲在他旁邊。他難得地微慍道:“裴將軍,你能別看了嗎!”

裴茗舉手道:“好好好,不看了。”轉頭去看那邊打架。觀戰一陣,他對刻磨道:“這劍不是你這么用的,你不會用就不要用!”

刻磨自然聽不懂,他手上的明光卻道:“比不上你,親手把劍折了,眼下還像個廢物一樣干站在旁邊指指點點!”

他剛喊完,裴茗卻忽然飛身加入戰團,落在刻磨身前。刻磨揮劍劈去,只聽清脆至極的一聲“咔鐺”,這一劍沒劈中任何東西,他低頭一看,不由愕然。

他手上的明光劍,居然又一次折斷了!

趁此機會,裴宿又是一大波蝎尾蛇丟過來,簡直像潑了一大缸染料,潑得刻磨滿身都是紫紅色,咆哮著拼命把那些滑溜滑溜的蛇兒往身下撥。裴茗則低頭對那劍道:“你對我的出招路數一清二楚,我自然也對你哪里最容易被折斷一清二楚。”

半月舉著兩只罐子從天而降,不由分說便扣了下來,把驚呆了的明光和怒吼的刻磨都收進了罐子里。至此,謝憐終于松了口氣,心道:“人多就是好辦事!”

半月封了陶罐,抱著兩只罐子搖了搖,放在耳邊聽響。謝憐忙道:“半月別玩兒了,快把它們放好,當心別放出來了。”

半月點點頭,蹲到謝憐面前,看了看花城,道:“花將軍,這是你的兒子嗎?”

謝憐笑道:“很遺憾,不是呢。”

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半月“哦”了一聲,道:“剛才看你親了他一下,我還以為是呢。”

“……”

謝憐什么也不想多說了,捂住了額頭。半月卻仿佛覺得花城很可愛,拉了拉他的一條小辮子,很關切地道:“他好像病了,要不要也進到罐子里養傷?上次住進花將軍的罐子里后,我覺得好的很快。”

裴宿終于走了過來,道:“不必。你不要管了,太子殿下會照看好他的。”

半月道:“哦。”

這時,裴茗看了看她,道:“你就是半月國師?”

他居高臨下看著半月,半月被籠罩在他投下的陰影里,蹲在地上,點了點頭。

裴宿有意無意站到她身前,裴茗卻把他推開,走到半月面前,似乎想要細細審視一番。誰知,他走到距離半月兩步處,半月卻臉色大變,一溜煙躲到謝憐身后,仿佛避之不及,但看她神情,又不像是害怕。眾人皆感奇怪,謝憐想想便明白了,婉轉地提示道:“裴將軍,那個……鬼味糖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