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左右慌不擇東西路

謝憐道:“裴將軍勝了, 還是敗了?”

裴宿道:“勝了。也敗了。”

起事者全都死在了裴茗的劍下, 其中,許多都是跟他有著十幾年交情的舊部。

“明光”這把劍, 從來都是和這些人并肩作戰時使用的, 如今, 卻成為了手刃這些人的兇器。

而在廝殺結束、勝負分曉之時,須黎國主, 也順理成章地以捉拿反賊之名, 命人將周身浴血、幾乎力竭不能動彈的裴茗團團圍住。

裴茗雖然會打仗,但戰場如果不是真刀實槍的沙場, 他未必能取勝。分明是退敵救駕, 最終, 卻換來了一聲“格殺勿論!”

裴茗托著那陶罐,不是沒聽到他們那邊在說什么,只是沒空去管。他道:“我早該想到,是你的作風。”

想來, 是容廣的怨念附在了那把染千萬人血的斷劍上, 與之共鳴, 才能長存至今。但罐子里的聲音還是冷冷地道:“你的手足早就全都死光了。我不過是一把劍。”

謝憐知道他現在恐怕是不會承認的,追問無益,道:“罷了,裴將軍。”

裴茗點頭,將罐子還給了裴宿。

如此,他們手上就已經收服了兩只頗為棘手的鬼了, 忽略掉其他的,算是個開門紅。謝憐道:“我和裴將軍接下來要繼續往銅爐山里走,半月你們呢?去找雨師大人嗎?”

裴宿卻道:“雨師大人早已追著擄走農人的妖魔,先一步往里走了。我們去找也是同路,愿協助將軍和太子殿下,一同前行。”

裴茗回過神來,微微皺眉道:“那我們也趕緊動身吧。雨師國主非是武神,卻比我們走得更快,前方路上恐遇危險。”

于是,謝憐抱起花城,半月收了兩只罐子,一行人匆匆向密林更深處趕去。

由于現在還處于銅爐山外層,路上都沒遇到什么厲害角色,大多是雜草,眾人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直接略過,有不知好歹的主動上來挑戰他們,也被半月和裴宿放蛇嚇跑了。如此,走了一天,終于離開了森林,深入了銅爐山的第二層。

到這里,森林漸漸稀疏,路面漸漸寬闊,有了許多人煙的痕跡,謝憐甚至在路邊見到了一些破敗發黑的小房屋,在這與世隔絕之地當真是太古怪了,不禁問道:“怎么會有人住的屋子?”

半月和裴宿皆搖頭不知。裴茗也道:“這個恐怕要問你懷里那位鬼王閣下了。”

謝憐方才問完就在想,如果花城醒著的話,必然能解答他的疑問,低頭看了一眼。雖然花城異常滾燙的體溫漸漸消退了,但雙目仍是緊閉的,不由得憂心忡忡。

裴茗提醒道:“太子殿下,眼下就要深入下一層了,前方遇到的東西會更厲害。要不然先停一停,等花城主醒過來。”

此時,眾人正身處一個寬闊的岔路口上。一條路通往東,一條路通往西。謝憐略一沉吟,道:“夜深了,先在此留宿一夜吧。”

奔波一天,也該休息一下,精心給花城護法助力了。半月道:“好啊,裴宿哥哥也要休息了。”

眾人這才想起來,眼下裴宿是凡人之身,是需要休息和進食的,他卻一直沒吭聲。謝憐咒枷在身,也不例外,但他因為擔憂花城,完全忘記了這些。

一行人當下便在這岔路口上安營扎寨起來。半月生火,裴宿打獵。謝憐見大家各忙各的,又盯著花城的臉看了起來。不一會兒,直覺讓他猛地回頭,果然,裴茗正在看著他倆。

二人對視一陣,裴茗干笑一聲,道:“好。我走開。”

謝憐道:“不。還是別了。”

他又沒想做什么見不得光的事,為什么說得仿佛在做賊一樣!

這時,半月抱著一只裝食物的罐子走了過來,道:“花將軍……”

謝憐和裴茗雙雙轉頭。謝憐道:“怎么了?”

那黑罐子里窩著一只驚恐的野雞,被綁了起來。半月把罐子給他們看,道:“裴宿哥哥打的,讓我來做,但是,我不會。”

裴宿打完獵后,去前方探路放風了。裴茗卻仿佛對半月怎么看都不是很滿意,理直氣壯地道:“姑娘家的,整天打打殺殺,不會打扮也就算了,怎么連做飯都不會?”

謝憐和半月皆是無言。半月可不是尋常人家嬌養出來的姑娘,根本不能理解裴茗的審美,對他的話也感到十分不解,莫名其妙。而謝憐已經差不多摸清了,裴茗這個人一涉及女人方面便一言難盡,道:“半月放下吧,我來教你。”

半月原本就對他十分信服,自然高興答應。一炷香后。謝憐扯著野雞身上五彩的雞毛,裴茗提起自己染血的手掌,唏噓道:“將軍殺雞,太子扯毛,也是名景了。”

謝憐看他徒手殺雞,殺得血淋淋的,道:“裴將軍你就不能用個刀子劍啊什么的嗎?干凈利落一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