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左右慌不擇東西路 2

兩千多只!

聞言, 眾人皆是神色微凝。謝憐看了花城一眼, 道:“看來選西邊果然是對的。”

那骷髏頭牙齒打顫道:“唉!選哪邊都是錯的,根本沒路可走!”

的確, 對他們這種普通的小鬼而言, 選哪邊都是滅頂之災。無論東邊西邊, 都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他們;無論走哪條路,都是灰飛煙滅給人當成養分的下場。干嚎了幾聲后, 那骷髏頭眼睛里的鬼火也漸漸熄滅了。

謝憐將它輕輕放到路邊, 道:“三郎,你知道東邊的是什么東西么?”

花城道:“暫且不能確定, 但它正在往此處來, 眼下情況, 不建議正面交鋒。西邊這個,稍微好應付一些。”

謝憐點頭道:“好。那我們繼續西行。”

一行人從滿地尸體中穿過,匆匆前行。走了一晚上,沒遇到那骷髏頭所說的黑衣男子, 也沒看到雨師的蹤跡, 謝憐不由得擔心起來。

一路走, 道路兩側的房屋建筑越來越多,已經成群,甚至還能辨認出,這是貧窮人家的民居,這是休閑玩耍的戲院,這是買賣雜貨的鋪子, 這是富貴人家的庭院……他們腳下走的這條路,也是一條人工修葺的路,隱約還能看見鋪地花磚的花樣,儼然一個富足小鎮,只是空無一人,異常荒涼凄清。

路邊看到一口古井,打水上來一看,水還算清澈,眾人便在此歇息片刻。謝憐和裴宿喝了一點水,順便洗了把臉,一抬頭,便見半月走了過來。

半月一直抱著那只黑陶罐子,等候多時了,道:“花將軍,裴宿哥哥,吃點東西吧。”

裴宿道:“好。辛苦你了。”

謝憐也道:“大家都辛苦了,都來試試吧。”

于是,眾人都圍了上去。然而,半月打開罐子的一剎那,許多人的神情都凝固了。

雖然“氣味”這種東西是無色無形的,但是,當半月揭開罐蓋子的一瞬間,仿佛有什么神秘物質使得罐口那一處的空氣都扭曲了。

眾人盯著那罐子里的景象看了許久,每個人的瞳孔里都倒映出了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仿佛能把人拉進深淵一般,沒有任何言語能表達出那眼神中蘊含的情感。半晌,謝憐拍了拍半月的肩,豎起了大拇指:“不錯。第一次,可以了。”

裴茗目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道:“她是第一次,太子殿下你也是第一次?沒記錯的話,你讓她全部按著你教的來的,你動手比她更多。我就說怎么總覺得你們做的哪里不對勁,原來不是我的錯覺。”

花城卻道:“是嗎?既然是哥哥做的,那我倒是真要試試看了。”

聞言,裴茗和裴宿齊刷刷抬眼望他,目光糅合了驚嘆、悚然、佩服等等種種情緒。花城道:“哥哥,這個叫什么?”

謝憐輕咳一聲,道:“……‘顛鸞倒鳳’。”

花城由衷地道:“好名字。”

說完,他便把手伸進了那個黑不見底的罐子里。裴茗和裴宿那眼神,仿佛擔心他馬上要被那罐子吞了一般緊張。而花城泰然自若地取出了一小截燒焦的碎尸塊一樣的東西,泰然自若地送進了口里。

裴茗道:“如何。”

花城道:“味如其名。”

裴茗對神色復雜的裴宿道:“做給你的。你看著辦。”

裴宿:“……”

他從半月手中接過了罐子,面無表情地把一只手伸了進去。

謝憐又用冷水抹了把臉,理了理頭發,轉過身,不再去看他們,一邊打量四周,一邊問道:“為何在這與世隔絕之地,卻有這么多人煙痕跡?難道銅爐山里還能住人嗎?”

這個問題,他昨天就問過了,只是當時沒人能回答他。現在有了。花城道:“能,不過,是很久以前了。銅爐山有七城之廣,占地極大,曾是一個古國,這些房屋全都是那古國的城鎮遺跡。越靠近中心的‘銅爐’,遺跡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繁華。”

謝憐毫不質疑,道:“原來如此。”

這時,身后傳來了裴茗的聲音:“小裴你干什么?男兒膝下有黃金,給我站起來!”

謝憐沒有回頭,道:“這個古國叫什么名字,三郎知道嗎?”

花城也沒有回頭,負手道:“烏庸國。”

裴茗斥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有沒有解藥什么的?不能管殺不管埋吧。還有你,怎么做飯給他吃的?你這蛇怎么回事,煮了這么久居然還能動?成精了?!”

半月似乎在不斷地磕頭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的確是成精了,我不知道成了精的要煮多久……對不起……”

謝憐一手托腮,思索一陣,道:“我孤陋寡聞,似乎從沒聽過這個國家的名字。有多古?”

然而,他剛剛說完,卻又不確定了。烏庸、烏庸。乍一聽,的確陌生。但細細想,卻又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某個人口里聽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