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四天王暗黑墻中藏

果真如此。不知道是因為沒有燒盡, 還是上方的顏料受熱融化后流下來覆蓋住了下面的圖像, 使之免于遭難,謝憐指尖下, 的確隱隱約約能看見小半張人臉。他開始小心翼翼地去剝除那些成型的黑色硬物, 裴茗捧著腫得老高的左手道:“太子殿下對壁畫這么有興趣的?”

謝憐道:“不是有興趣, 而是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裴茗道:“說說看?”

謝憐道:“難得我們此行來一趟銅爐山,除了攔下潛在的鬼王, 是否也可以追本溯源?比如, 它是何人所創,又是用什么力量在支撐著。也許, 可以一次擊破, 一勞永逸, 再不用擔心鬼王出世。”

裴茗道:“你這個想法是真的很大膽。不過,花城主都沒查出來,我們要廢的時間恐怕更多。眼下裴某并不建議這么做。”

花城卻道:“我沒查出來是因為我資質比較愚鈍,能力有限, 而且那時候忙于廝殺。如果由哥哥來主持, 那就不一定了。”

謝憐道:“不不不。我才是能力有限, 三郎本領比我大多了。”

“……”

似乎是聽不下去了,裴茗把裴宿丟給半月,轉身出去,道:“我還是出去透透氣好了。”

那邊,謝憐居然并不困難地便擦掉了幾片黑色硬物,他愣了愣, 道:“這些居然可以……”

這層看似燒焦了的黑色硬物,居然可以大塊剝落!

幾個字間,他已經剝下了一大片,露出了一張嬰兒拳頭大的人臉,雖然線條極為簡單,但臉上神情栩栩如生,似乎在追逐著什么,連眼神里的狂熱都畫了出來。那層黑色硬物似乎反而形成了一層保護膜,使得被包裹著的壁畫的顏色還十分鮮艷,仿佛才剛完成不久。謝憐回頭道:“三郎,我們一起……”

只見花城一動沒動,黑暗中,卻有一片銀光閃爍起來。不多時,數百只銀蝶無聲無息地振翅出現,停留在了黑漆漆的墻壁上。隨著它們齊齊撲扇翅膀,謝憐聽到了輕微的碎裂之聲,仿佛被剝落了臉上的面具,黑色的墻壁裂開了無數條細小的裂縫。

然后,崩潰。

那些原本附著在墻壁上的黑色硬物都落了下來,露出了其后的真容——

一副巨大的彩色壁畫!

謝憐仰頭望著這面墻壁,只覺頭皮陣陣發麻。

整個畫面分為明顯的四層。最上面一層金光閃閃,云氣繚繞,沒有人。

第二層,只畫了一個人物,是一名俊美的白衣少年。他周身都描繪著燦燦的金光,與最上層的光芒用的是同一種顏料。

第三層,畫了四個人物。每個人的臉龐、服飾、神情、動作不盡相同,個子比第二層那個白衣少年小了一半。

第四層,也就是最底一層,則畫了無數個人,比第三層的四個人又小了一半,烏壓壓的。每個人的臉都一模一樣,神情亦然,皆充斥著狂熱、崇拜、迷離。謝憐剝出來的第一張臉,就是處于這最底層的一張臉。

整個畫面線條優美圓熟,謝憐被它震住了好一會兒,才道:“三郎,你……以前見過這個東西嗎?”

花城緩緩地道:“我走遍大半銅爐山,走過幾乎每一座烏庸神殿,可以確定,我從沒見過這個東西。”

謝憐回過神來,道:“這壁畫恐怕不是兩千年前的東西吧。”

花城道:“絕對不是。看顏色和保存完好程度,最多一百年。也許,更新。”

也就是說,這幅壁畫,是后來才被畫上的!

謝憐指著最上一層,道:“那一層,應該是畫的‘天’。因為‘天道’凌駕于眾生萬物之上。”

又指第二層,道:“這一層,應該是烏庸太子。既然這座神殿拜的是烏庸太子,那么壁畫的主角自然是他,所以他是畫面上最大的人物,身上的光和天光顏色相同,而且,僅次于‘天道’之下。”

再指第四層,道:“最底層的人物最小,面目雷同,應該是烏庸國眾。”

最后,指第三層,道:“但是,這四個人又是誰?無論位置還是個頭,他們都處于國眾之上,太子之下。說明地位也應如此。是大臣?護衛?還是……”

花城走近幾步,道:“哥哥,你看,他們身上也有一層靈光。”

果然,的確是有,只是,因為烏庸太子的光太強盛了,對比來看,他們身上的靈光幾乎被隱沒了。謝憐了悟,道:“是太子飛升后,點將點上去的神官。”

也就是等同于風信和慕情的角色了。謝憐在這神殿內轉了一圈,確定只有這正對大殿門的一面墻壁上暗藏玄機,其余三面墻壁都被燒得不能再焦了。

這壁畫到底是誰留的?留給誰看的?想傳達什么樣的訊息?

單單這樣一幅,謝憐并不能看出太多東西。沉吟片刻,他對花城道:“我們接下來路上留意一下其他烏庸神殿吧。我有預感,這樣的壁畫……可能不止一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