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何不須黎何不敬文

這是個男子的聲音, 十分陌生。盡管謝憐知道那邊聽不到, 但還是不由自主壓低了嗓子,道:“有人來了。不知道會不會對裴將軍不利, 得趕緊找到他們現在在哪里。”

那邊兩人似乎都被來人震懾住了, 半晌, 裴茗才道:“敢問閣下哪位?既然到了這一步,何必還不以真面目示人?”

那聲音道:“那就要問你了。”

靈文道:“一定是跟你有仇的, 多半是個女鬼。又被你害慘了。”

裴茗道:“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你。這……東西渾身上下有哪一點長得像是個女鬼?況且他又不止抓了我一個, 說不定是跟你有仇呢?”

靈文道:“算了,這個時候就不要相互推諉了, 一起共渡難關吧。也有可能是同時跟你我二人都有仇。你記得起來有什么這樣的人嗎?”

裴茗道:“記不起來。太多了。”

那男子似乎走近了些, 聲音大了些, 但奇怪的是,并沒有聽到腳步聲,反而聽到的是“咚咚”的怪聲。他道:“你們能不能要點臉,少在我面前打情罵俏?”

似乎是這一句的措辭和語氣暴露了什么, 沉默片刻, 靈文道:“你是……敬文真君?”

那個聲音沒答話。裴茗也似乎愣了愣, 道:“敬文真君?不對吧,敬文真君說話會這么不斯文?”

靈文哼道:“他從來如此。在別人面前說話是一副口氣,在我面前又是另一副口氣,你當然覺得不像。”

這頭,謝憐微微蹙眉,道:“敬文真君?”

這個稱呼, 他似乎有點印象,但又說不準。聽起來似乎是個文神,但是,文神里,神號中帶有“文”“敬”“靜”等字眼的實在太多了。這時,裴宿低聲道:“敬文真君,是,把靈,文真君點將點,上來的,先代,第一文神!”

他這么一說,謝憐才終于想起來了。他第一次飛升時,靈文還只是下天庭的一個小文官,當時上天庭的第一文神并不是她,而是另一位文神。而那位文神,似乎就是這位敬文真君!

不過,如今敬文神早就衰落了,八百里也找不出一座敬文殿。謝憐忍不住道:“原來大家都是熟人。那為何不能好好說話呢?一定要上來就動刀動槍五花大綁。”

花城卻道:“就是因為是熟人,所以才要動刀動槍五花大綁。”

話音剛落,那邊敬文又開口了。似乎因為被拆穿了身份,要端著架子了,他切了一副面孔,說話也比之前斯文了,只是綿里藏針的,道:“南宮,你在上天庭當你的第一文神不是很得意嗎?怎么砸了自己的金飯碗,跑到這里來了?”

裴茗道:“看到沒,是跟你有仇的。這回是給你害的。”

敬文卻道:“裴將軍,你不要以為我找南宮算賬,你就逃得了干系了。這賤人欺辱我敬文殿香火式微,暗地派人砸我宮觀添柴加火,你以為我不知道那些武神官都是誰借給她的?”

“……”

敬文繼續道:“南宮你也別笑。枉我當初一片惜才之心點你為將,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你真的是忘恩又負義,最毒婦人心。我等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

謝憐捂住了額頭,心道:三毒瘤不愧為毒瘤,做的事情,一個比一個不厚道!

誰知,靈文卻淡聲道:“敬文真君,眼下可沒別人在這里,剛才你也罵都罵了,現在又何必惺惺作態?你點我的將,當真是因為惜才嗎?你到底是為什么點的我,點了我之后又是如何對我,旁人不清楚,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嗎?”

謝憐越聽越奇,道:“敬文真君和靈文到底怎么回事?小裴將軍,你知道內幕嗎?”

裴宿也聽得認真,對他道:“抱,歉。那,時我尚,未飛升,知之,不多。”

謝憐心想他這斷句恐怕是好不了了,花城在一旁道:“哥哥,不用問別人,問我就好。”

謝憐奇道:“這等上天庭陳年軼事,三郎你也知道?”

原來,不是他的錯覺,對上天庭各大神官的黑歷史和白歷史,花城是真的都有一手狠料。他一點頭,果真告訴了謝憐。

原來,敬文和靈文,同為須黎國出身的文神。敬文比靈文資歷老了大幾百年,在須黎國根基深厚,原本,這二位是無甚交集的。

但有一年,須黎國拜文神祭祀。祭祀過程中,有一小小賽事。年輕學子以須黎國為文題,題材不限,寫一篇文章,不署名,貼到國內最大的文神廟中——當時,就是敬文殿了。由眾人評定,選出最優一篇為魁首,獎勵該人。

當時,恰逢敬文真君下凡游玩,一時心血來潮,化了個書生的形,參了這樁賽事,一揮而就,寫了洋洋灑灑一華章,歌頌須黎之國威,自信一定能在眾多文章里脫穎而出。試想,如果賽后揭曉結果,該章奪魁,再揭露真相,高居榜首者便是敬文真君自己的分身,豈不又是流傳后世的美談一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