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何不須黎何不敬文 2

見忽有不速之客闖入, 敬文警惕道:“你是誰?!”

然而, 這個對他質問的,居然并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尊粗糙至極的男子石像, 赤身裸體, 但在周身纏滿了布條,莫名詭異, 又莫名滑稽。

難怪他走路不發出腳步聲, 而是發出“咚咚”怪響;難怪裴茗和靈文見到他的時候,都被震懾住了;也難怪裴茗說靈文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因為, 這東西從頭到腳, 真的就沒有哪一點像是個女鬼。

裴茗和靈文都被一條條卷軸一般的事物包裹住了全身, 被敬文牢牢抓在手里,動彈不得。謝憐好容易回過神,道:“???我???”

敬文卻道:“你是仙樂太子?”

謝憐一怔,道:“啊?您居然認得我?這可真是……”

不過, 也不奇怪, 謝憐第一次飛升時, 陣仗極大。他未必認得上天庭每一個神官,但上天庭每一個神官絕對都認得他。就像現在,他壓根不記得敬文長什么樣了,敬文卻還記得他,道:“當然了。太子殿下仙途跌宕起伏,我想不認識你也難哪!”

謝憐莫名有點感動, 下意識道:“榮幸之至,榮幸之至……不過,您怎么會變成現在這……”

敬文道:“我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謝憐輕咳一聲,點點頭,感覺自己這個問題有點不禮貌。敬文卻借機發作,道:“還不是拜南宮杰這個賤人所賜!敬文殿衰落后,我的法力越來越弱,她還落井下石四處追殺攔截我,我萬不得已才附到這尊石像上,才能留存至今!”

靈文道:“比起您也沒過分多少不是嗎?當初你親自下令命我在敬文殿留到三更,轉眼出去卻說是我恬不知恥深夜逗留糾纏于你。言語殺人于無形,我以明刀回應,客氣多了。”

說完,他忽然一腳踢出,踹中敬文下體。這一招在謝憐看來,真是沒什么威力,畢竟石像又不是肉體,最多只能踹破敬文身上那幾根布條。誰知,敬文發出了尖銳的慘叫,仿佛真的給踢中了命根子一般,捂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然而,已經遲了。圍在他胯間的那層白布被靈文那一腳踢掉,謝憐看得飛快,白布之下,什么都沒有。

什么都沒有的意思是,這是一座赤身裸體的石像,然而,他胯下,沒有他應該有的東西。

這座石像,居然是一個閹人像!

謝憐心道:“原來是閹奴像!”

這種石像常見于達官貴人的陵墓之中,乃是一種陰氣極重的陪葬品,的確是附身的好選擇。然而,敬文這樣一個輸給女子便斤斤計較的男神官,最后的歸宿卻是一座閹人奴隸像,實在是諷刺至極!

靈文大笑道:“我說您為什么這么氣急敗壞呢?原來如此!我到不了那么高?如今這副模樣的您又能到多高,我拭目以待!哈哈哈哈哈哈……”

敬文的遮羞布被撕下來踩爛,怒極欲狂,一把抓起靈文的頭發喝道:“住口!不知道被多少神官睡爛了才能爬到今天這個地步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快給我道歉!”

靈文幾乎被他拽掉了一大把頭發,卻忍痛不求饒,更不道歉。裴茗道:“你當真是個文神嗎?毫無風骨風雅可言,罵街的潑婦都比你好看!”

謝憐叫苦不迭,生怕他一激動把手上兩人都掐死了,忍不住“喂”了一聲,舉手道:“冷靜啊!敬文真君!其實!有沒有那個東西都沒什么差別的!真的!”

敬文一手抓靈文,一手捂下身,咆哮道:“你撒謊!有沒有都沒有差別?!你沒有了試試看?!”

謝憐誠摯地道:“真的!相信我!我,雖然有那個東西!但是!跟沒有那個東西沒有區別!因為我那個!”

他又獻上了自己,現身說法。聽到這里,敬文似乎冷靜了一點,道:“你哪個?!”

謝憐道:“就是那個嘛!你懂的!就算我有,我也從來不用!咳,其實,無論男神官,還是女神官,還是……其他神官,這些都是身外之物,不必如此執著……”

敬文打斷他道:“既然你覺得沒有區別,那你切了它給我看。”

謝憐:“???”

敬文立即道:“你不是說沒區別嗎?虛偽!你分明就舍不得沒有這個東西,少用那一套廢話勸我,我可不是吃了你兩顆糖就會痛哭流涕悔過自新的小年輕!你不切也沒關系,我切了他的!”

他指的是裴茗。裴茗愕然:“你他媽?!”

這下可慘了。雖然有很多人都想切掉裴將軍那根東西,謝憐可不想讓他在這里被得逞,忙道:“敬文真君!雖然你衰落后靈文欺負你是她不對,但原先你也欺負過她,算是扯平了,何必做這么絕呢!”一邊說話轉移注意力,一邊悄悄放下了若邪,讓它像一條蛇一樣地溜到敬文身后。敬文卻道:“扯平了?沒那么簡單。你倒是提醒了我,我有件事要好好問問這賤人!——南宮,須黎滅國,你有沒有動什么手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