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山高路遠狹路不通 2

花城沉聲道:“不。是人間。”

的確是人間。因為, 圖中所畫的, 是密密麻麻的房屋、樹木、人群,然而, 他們全都被淹沒在一片無邊無際的火海和流動的巖漿里。方才謝憐看到的模糊的紅色, 就是火的顏色。

房屋和樹木在燃燒, 人們身上冒著火焰,在尖叫。那扭曲的面孔抓得太過逼真, 謝憐耳邊仿佛能聽見他們的慘號。

畫面的中心, 畫著一座紅彤彤的高山,仿佛一尊燒紅了的巨爐, 甚為可怖。而那些火焰和巖漿, 全都是從這座山的山口吐出來的。

謝憐道:“這幅壁畫的意思是……火山爆發, 烏庸滅國?”

花城道:“對。也不對。”

謝憐了然,道:“這個說法不準確。因為這是……夢。”

下方這一副人間慘劇,應該是描繪的烏庸太子的夢境。

烏庸太子和四護法天神周身都描繪有金光,說明這個時候他已經飛升了。而他正在被夢魘折磨, 所以夢境的內容, 線條和顏色都是“虛”的, 與“實”相對。

有的神官法力強盛、天賦異稟,見到一些細小的征兆后,能在夢中窺視未來。也就是會做預言夢了。不知這位太子殿下的夢境,是否成真了?烏庸國是否就是這樣滅亡的?

沉吟片刻,謝憐道:“一定有人想告訴我們一些東西。這幅壁畫的故事應該是接著上一幅的,我想, 當我們走到最后的‘銅爐’附近的時候,一定能解開很多疑問。”

正在此時,靈文看著窗外,道:“諸位,有件事,我得問問,你們覺不覺得奇怪?”

裴茗道:“哪里奇怪?”

靈文道:“不知是不是我記錯了,但是這兩面夾道的山壁,之前有這么近嗎?”

眾人齊齊向窗外望去。果然,方才他們進來時,外邊的山壁距離窗子,大約還有一丈之隔,但是,此刻卻逼得極近,仿佛就要貼上來了。謝憐待要過去查看,卻聽到了一陣“喀啦喀啦”“嘎吱嘎吱”的怪響,仿佛土木、磚石被擠壓的動靜。

這下,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道:“怎么回事?”

腳下地磚在顫抖,頭頂天花也在顫抖,一塊兩塊,碎石落灰簌簌而下。裴茗道:“地動了?”

話音剛落,墻壁已經被擠出了幾道駭人的“褶皺”。謝憐道:“不是地動!是……”

是兩側的山壁,正在向中間這座烏庸神殿擠壓過來!

來不及解釋了,他喝道:“快跑!”

不消他說,裴茗已經一腳踹塌了一面墻壁,打開了一個出口。眾人破墻而出,向前方奔去,然而,他們還是在烏庸神殿里奔行,因為這座神殿甚為深長,除了一座大殿,后面還有許多偏殿、小殿、香房、道房等等,于是,眾人只得一路跑一路破墻踹門。在這種時候,武神的行動風格真是幫了大忙。然而,才穿過兩座小殿,一塊半人高的大石砸破屋頂,猛地落在謝憐腳邊。

這是兩側山壁上方,落下的巨石!

轟隆轟隆之聲不斷,更多巨石從天而降。大的如水缸,直接砸塌一整片屋頂,小的也如人頭,從高空落下,威力驚人,還好有一層屋頂擋著,而且眾人身手都不錯,閃避及時。只有花城是最悠閑的了,謝憐跑著閃著,忽聽一旁他道:“哥哥,過來嗎?”

回頭一看,花城緊隨在他身邊一步之遙,穩步如飛,不知從哪兒拿出了他那把紅傘,正在傘下笑吟吟地看著他。而那些落石砰砰地砸到傘面上,花城單手撐傘,連晃都不帶晃一下!

謝憐立即躲到他傘底下去了,道:“好險好險,幸好有三郎。”

花城笑了一下,體貼地把傘向他傾斜了一點,道:“這邊來點。”

盡管不合時宜,謝憐還是忍不住心中微動,道:“你這樣撐著累不累?要不要我幫你撐傘……”

其余人又逃又閃,跑得瘋狂,見他們這邊如此愜意,都受不了了,忍不住道:“喂,這不太公平吧!”

“花城主能問下您還有多余的傘嗎?!”

“能借個地兒躲一下嘛?!”

花城假笑道:“沒有。不能。”

在眾人的抗議聲中,謝憐也有點不好意思了,道:“這山真怪啊!”說著就想溜出去,花城卻不著痕跡地攬住了他,從容地為他講解道:“哥哥可說對了,這山的確是怪,精怪的怪。銅爐山里有三座大山,分別叫做‘老’、‘病’、‘死’,雖然和尋常的山沒有兩樣,卻可在銅爐山范圍內行動自動,所以,有人把它們當作銅爐山的地標。”

上方落石狂砸,傘下卻一片和諧。謝憐道:“原來如此!之前容廣偽裝成奪命快刀魔時攔住我們去路的那座山,就是這三座山怪之一嗎?”

靈文在裴宿背上上下顛簸,還在勉力交流,道:“難怪這座烏庸神殿建在‘峽谷’中央這般詭異了,恐怕它本來選的落腳地點沒有這么奇葩,是那兩座山怪主動夾攻了過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