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山高路遠狹路不通 3

聽到這個稱呼, 謝憐一怔, 這才注意到,這青年的聲音有點兒熟悉, 他應該聽過幾次, 下一眼便去看這人手腕。雖然那手腕被袖子遮住了, 但他也能確定了,袖底, 一定藏著一道黑咒枷。

裴茗也站起來, 進一步確認了這黑衣青年的身份:“引玉殿下?還真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你這是……”

引玉指尖搔了搔鼻梁,也回了招呼, 道:“靈文真君, 裴將軍, 小裴將軍。”

突然,一個聲音哼道:“引玉?你就是那個給自己師弟打得一敗涂地的引玉?”

幾個神官表情都僵了一僵,那聲音繼續道:“我說,你也太沒出息了吧?被貶了不提, 直接就去跟鬼混差了, 跟那個什么權一真比, 你混得還真差勁透了,虧你還是他師兄呢……”

這聲音正是縮在罐子里的容廣發出來的。裴宿立刻貼了一張符上去讓他閉嘴。

雖然,在君吾手底下也是當差混,在花城主手底下也是當差混,并沒有什么區別,但昔年神官, 今為鬼使,眼下和這么多往日仙友共處一室,打個比方就是捕快做了賊,還給老同僚抓包了,空氣中充滿了尷尬的氛圍。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于是,引玉只好默默轉身,抄著地師鏟繼續挖洞。

眾人一邊拓路一邊前行,裴茗還惦記著朋友弟弟的下落,道:“既然花城主能拿到地師鏟,就說明你二位還是有聯系的?記得當初我問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還替閣下開脫,說閣下和那黑水玄鬼不熟,一定不知道他的下落來著。可否麻煩知會那位玄鬼一聲,要是他沒殺青玄的話,請把他放回來?”

花城卻道:“你錯了。我的確不知道黑水下落。”

“那這鏟子怎么來的?”

花城道:“我撿的。”

“……”

他就是理直氣壯不承認了,怎么辦?人家也不能拿他怎么辦,何況眼下這個局勢,大家還有求于他,裴茗只好嘿道:“行吧。花城主手氣也真是好,隨手都能撿到法寶。”

被裴宿扛在肩頭的靈文習慣性地道:“這寶鏟是上天庭的神官的東西,花城主是不是物歸原……”還沒說完就反應過來他現在不供職于上天庭,不沒必要幫著討債,閉嘴了。

謝憐揉了揉眉心,還在想該不該偷偷問一句,便聽花城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黑水扔的。不扮地師后他就把鏟子丟鬼市跑路了。進銅爐山之前,我想也許會有用,便派人回去取了。”

謝憐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能知道風師大人下落了呢……這寶鏟拿來應付山怪是正好,三郎真是考慮周全,算無遺策。”

花城道:“不過是當年被這山怪追得夠嗆,長了記性罷了。”

謝憐不禁想象了一下初入銅爐山的花城作為新手一道道闖關的模樣,這時,黑暗中又亮起幾團小小的銀光,是那死靈蝶發出了幽幽磷光,充作了照明之物。謝憐虛托著一只小銀蝶,望向上方,道:“這山怪到底是什么東西?為什么要攻擊我們?”

花城道:“難說是什么東西。我來的時候,它們已經存在很久了。不過,它們倒不是攻擊我們,對于所有想進入銅爐山的人,它們都會阻攔。阻攔不了,就攻擊。”

謝憐道:“無差別攻擊嗎?這么想的話,倒是和我們目的一致。眼下雨師大人和奇英殿下也都在銅爐山里,希望他們不會有危險。”

引玉一直在勤勤懇懇地挖土開道,聽他說到權一真時,動作似乎微滯了一下。謝憐注意到了,掃了他一眼,想起之前他戴著面具時,和權一真是見過一面的,但那時,引玉表現仿佛完全不認識權一真一般,如果權一真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他師兄,又會如何?

靈文勉強抬頭,道:“引玉殿下,你見過奇英殿下嗎?他來我靈文殿,讓我幫忙找過你許多次。”

引玉卡了一下,道:“是、是嗎?”

靈文道:“是的。你剛下去那會兒,他幾乎一天來一趟,后來總也沒消息,就三天來一趟,一個月來一趟,到前不久,一年也要來個一趟。他一直覺得當初錦衣仙那件事你們之間有誤會,想聽你解釋,幫你去給別人解釋,但你始終音信全無。”

引玉不說話了,只是嘆了口氣,挖坑更猛。謝憐心道:“他不想再談下去了。”

靈文也是聰明人,聽得出來,便緘口不言了,留引玉自己專心開道。不知過了多久,引玉才道:“城主,太子殿下,我們已經在地下前進了三十里,繼續挖嗎?”

那地師鏟在土里行進時運鏟如風,就跟切豆腐似的,而且沒有任何碎土堆積,加上一行人逃跑心態,走得比在地面上還快,居然一會兒就奔出了三十里。謝憐聽他還捎帶問了自己,略感奇怪,溫聲道:“你不用問我的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