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本玉質哪甘作拋磚 2

引玉干笑了一下, 道:“你聽到了?”

權一真點點頭, 引玉一臉一言難盡,指節搔了搔鼻梁道:“……也……還……好……吧……”

是個正常人都聽得出這話很勉強, 但權一真似乎只聽進了字面意思, 道:“哦。”

引玉看出他信以為真了, 笑了笑,最終, 道:“其實, 也不用著在意。你沒做錯什么,真的。這樣也挺好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 眾師兄師弟之所以處處看權一真不順眼, 不是因為他飯量大, 不是因為他起床氣大,也不是因為他合組時總是不顧及他人、只顧自己出風頭。

歸根結底,他們真正受不了的,只有后面一段:他來得最晚, 得到的卻最多。

權一真點頭道:“我也覺得。”

引玉拍了拍他肩膀, 道:“去練功吧!這個是最要緊的。別的不要多想。”

權一真便跳下了窗。看方向, 果然是去練功了。而引玉關了窗,也從書案上拿起經文典籍用功起來。

兩場看下來,謝憐贊道:“三郎,你這位下屬,當真是個很難得的人物了。心性頗佳呀。”但說完又想起,外面引玉剛剛才險些抄著地師鏟一鏟子削了權一真的腦袋, 忙道:“外面沒事吧?”

花城便給他看了外面。引玉冷靜了下來,把地師鏟拔了出來,似乎在思索到底該拿權一真這顆頭怎么辦。謝憐稍稍放了點心,道:“我猜他們的問題應該是出在飛升之后?”

花城道:“正解。”

說完,謝憐眼前便現出了一座華麗的大殿。

引玉正襟危坐于主殿中央,鑒玉和權一真一左一右侍立在他身后。殿中神來神往,絡繹不絕,都是上天庭的神官,謝憐還看到了許多熟悉的面孔,如男相的靈文、不冷不熱的裴宿、笑得毫無瑕疵的郎千秋……都是正裝出席,身后的隨侍小神官手中捧著大紅的禮盒。

很明顯,這里是仙京,引玉宮。而這一天,是引玉宮的立殿禮,即他在仙京的仙府落成的大吉之日。

謝憐微奇。花城能看到人間的景象倒是不難。人間是他的地盤,只要肯人海撒網,路人、游魂、飛鳥、走獸的眼睛都可以為他所用。但仙京是天界的地界,這怎么也能看得到?

花城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道:“哥哥,看靠近殿門的角落。”

謝憐依言望去。“角落”這個范圍,實在不小,因為這座神殿不怎么小,靠近殿門的角落也起碼有幾十個身影進進出出。花城又道:“猜猜哪個是黑水?”

謝憐這才想起賀玄一直潛伏在上天庭,關于仙京的訊息必然都是他賣給花城的。他不禁凝神分辨,須臾,找到一個比較符合的,道:“那個穿黑衣服的?”

花城道:“這個猜測太保守了,不對,再猜。”

謝憐又道:“那個不茍言笑的?”

花城道:“也不對。”

一連猜了好幾個都不對,這時,有人報道:“風師大人到——”

謝憐立即向大殿門口望去。只見師青玄招招搖搖地搖著風師扇,滿面春風地邁了進來,把手里禮盒往旁邊一拋,拱手道:“恭喜引玉宮立殿,來遲了來遲了,罰酒罰酒,哈哈哈哈!”

座上的引玉則微笑道:“哪里,不曾來遲,風師大人,請!”

花城終于揭曉了謎底,道:“就是這個。”

謝憐:“???風師大人是黑水?”

這可太玄奇了。花城笑道:“哥哥誤會了,不是這個,是他身后那個。”

謝憐定睛一看,只見師青玄身后的殿門側邊,站著一個專門負責各位來客接禮盒的下級神官,其貌不揚,但熱情洋溢笑容滿面的,師青玄得意洋洋邁進了殿,隨手往后扔給他一顆小珍珠當做打賞,那神官兩眼發光,雙手一把接住,還連聲道謝謝大人謝謝大人,一副狗腿至極的模樣。謝憐忍不住道:“……這是黑水?笑容如此燦爛的黑水?”

花城道:“就是他。假笑罷了。這人在仙京起碼有五十多個分身,每個身份都不同,可以同時監視八十多個上天庭神官和三百多個中天庭神官。否則,只有地師一個身份,遠不夠用。”

“……”謝憐忍不住心中嘆服黑水的演技、埋棋能力和旺盛到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的精力,道,“那現在那五十多個分身呢?”

花城道:“君吾正在一個一個地拔釘子吧。”

話音剛落,外面突然傳進來一個刺耳的聲音:“引玉殿下您今天最好是給個交代,你師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神官的笑容登時斂了,不約而同向外望去。似乎有什么人想闖進來,但被攔下,仍在殿外不依不饒地嚷道:“您師弟權一真在上天庭對比他身份高的神官動手,您還管不管了?”

引玉笑意消失了,壓低聲音問身后兩人:“怎么回事?一真你又跟人家動手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