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迷國師迷語迷人心

謝憐一顆心狂跳起來, 連指尖都微微發了抖。

但他沉住了氣, 沒有出聲,只是微微仰頭, 在花城耳邊道:“……三郎別動。外面這個聲音, 很像我師父。先不要被發現……”

雖然很像, 但他也不能一口咬定。因為世上也不是沒有聲音極其相似的人,而且他和國師都幾百年沒見過了, 他記晃了也不是沒可能。目下不必輕舉妄動, 靜觀其變,說不定能探聽到更多秘事。花城也微微低頭, 摟住他的腰, 耳語道:“好……你也別動。”

二人被四面八方的土石擠壓得身體緊貼, 耳鬢廝磨,耳畔微熱。雖然不合時宜,謝憐腦中還是飛快地閃過一句:“‘死同穴’的滋味也不差。”

這時,那聲音又道:“他們兩個呢?跑哪里去了?”

“他們兩個”?謝憐先是本能地以為是說自己和花城, 心中微驚, 想仔細聽聽和他對話的人又是誰, 但奇怪的是,“國師”——姑且稱之為“國師”吧,他發問后,沒有任何回音。

真的很奇怪。這個距離下,謝憐和花城都可以聽見“國師”的問句。照理說,他聲音也不是很大, 沒有扯著嗓子喊,那么,對方離他應該也不遠,若是回答,他們在這里多多少少都能聽見一點兒。然而,事實就是,一點兒都聽不見。

“國師”又道:“辛苦他們了。但不用管那些小雜草了,成不了氣候的。眼下咱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謝憐這才明白,“他們兩個”,原來不是指他和花城,而是指“國師”的兩個同伙。

事情也越發詭異起來。國師的語氣,明顯是得到回音了,可是,聽起來完全就是他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或是和空氣對話。謝憐腦海中浮現出了這詭異的一幕,立即甩掉,心道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國師”聽得到那個人的聲音,別人卻聽不到。

他心頭疑云越來越濃,越發屏息凝神細聽。“國師”一開口,一句比一句值得琢磨,又道:“山里就這么多人了?總之,你先把他們一起帶到銅爐那里去吧,到時候我再想辦法一一處理掉。越快越好,一定要在兩天之內趕到。”

銅爐!

而且,還是“兩天之內”,銅爐山內無法使用縮地千里,如何能兩天趕到?還是把一群人都帶到。“處理掉”,又是怎么個“處理”法?

頓了頓,那聲音又道:“把他們兩個也叫過來吧,我們一起去銅爐。要對付太子殿下,可不能少一個。現在殿下還處于沒有徹底覺醒的狀態,若是等他醒了……難以想象這次他會干什么。”

謝憐怔住了。

這是在說他嗎?

正在此時,山體轟隆作響,謝憐感覺四周土石都在微微震動,外面國師道:“怎么了?”

他也在石壁內對花城道:“怎么了?”

花城低聲道:“那邊有變。”

二人額頭再次相貼。謝憐右眼前又現出了引玉和權一真那邊山洞的情形。而且,應該是稍早一點的情景。引玉終于把權一真從石壁里刨了出來,氣喘吁吁的拖下來,吐了口氣。誰知,昏迷過去的權一真突然原地躍起,一把摘了他臉上面具!

方才,權一真竟然是裝暈的!

想來,他對引玉思考時走來走去的習慣、說話的聲調、打人的力道都熟悉至極,恐怕引玉一鏟子拍下來的時候,他就知道是誰了。萬萬沒想到,權一真這種性子也有使詐的一天。雖然這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蹩腳小伎倆,但放在權一真身上,可謂是破天荒了。因此誰都沒有防備,面具之下,赫然是引玉那張驚愕萬分又黯淡蒼白的面容,顯然被驚呆了。權一真卻激動萬分,頂著滿頭鮮血跳起來,喊道:“師兄!”

引玉嘴角一陣扭曲,仿佛看到了什么極為可怕的東西,突然雙手抱頭道:“我不是!”

大聲吼完,他拔腿就跑,邊跑邊往回轟擊阻攔身后之人,道:“別跟過來!別跟著我!”

權一真也拔腿就追,完全無視轟擊,只大喜喊道:“師兄!是我!”

引玉忍不住咆哮著爆了一句粗:“媽的是你才可怕!說了不要跟著我!!!”

一路哐哐,砸得山體轟隆作響。這邊,國師疑惑道:“那邊搞什么?怎么這么吵?”

依然沒人回答他,國師卻仿佛得到了答案,道:“原來如此,現在的小孩子真是的,這么鬧騰。我先走了,還要準備。之后你到了銅爐附近,我們再匯合!”

他竟是這就要走了。聞言,花城重新捂住了謝憐雙耳,謝憐閉上眼,須臾,周身一陣劇烈震動,屈身多時的石壁終于被炸開了,二人一齊躍出,輕巧落地,重新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然而,外面是個空蕩蕩的山洞,沒有國師,也沒有那個神秘的第二人,早已人去無蹤了。

謝憐和花城對視一眼,并不著急追趕,還未分開,對面山洞沖進來一個黑衣人,正是引玉。他揮舞著地師鏟,向二人狂奔而來,道:“城主!!!太子殿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