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迷國師迷語迷人心 2

謝憐第一反應就是提起芳心劈下去。還好他習慣好, 動手之前掃了一眼, 生生剎住,道:“裴將軍?”

這人翻身立起, 正是裴茗。他撣了撣肩頭灰土, 居然還算從容倜儻, 看了一眼他們,道:“太子殿下和鬼王閣下在這里很愉快嘛。”

謝憐道:“還好, 還好。那啥裴將軍你不要緊么?我剛才好像聽到了‘喀啦’一聲……”

裴茗道:“哦, 不要緊。多謝太子殿下關心,‘喀啦’一聲的不是我的骨頭。是這個。”他舉起一根東西, 正是那根倒霉的男人大腿骨, 已經不成骨形了。他道:“還好有這位仁兄幫忙, 裴某才在這座山怪體內刨出一條生路。雖然是男人的骨頭,但可算得是一位鐵骨錚錚的好男兒了。”

話音剛落,不遠處,第二個人影從天上落下, 重重摔落。眾人走過去一看, 這一次是裴宿。而且其實是兩個人, 他臂彎里護著半月,半月臂彎里則護著裝了刻磨和容廣的兩個黑陶罐。二人均是灰頭土臉,不過看起來沒什么大礙,很快爬起,裴宿吐了幾口灰泥,道:“將、軍!太子殿, 下。”

裴茗道:“看來這山怪覺得我們味道不佳,吃了吐。”

花城和謝憐對視一眼,淡聲道:“不一定。也許,只是有人叫它吐出來罷了。”

裴茗走了幾步,覺察到不同尋常的震動,皺眉道:“這山怎么回事?為何抖這么厲害?”

謝憐道:“因為它正載著我們,向著銅爐行駛。”

裴茗走到引玉開的那個洞口邊往外看了一下,道:“好快!很好,正好幫我們省了腳力。”

然而,至此,還少了一個人。謝憐道:“靈文呢?”

花城似乎用右眼看了一下,道:“棲在他背上的銀蝶被山怪吞了。他不見了。”

也就是說,靈文和錦衣仙,現在可以行動自如了。這可不得了,謝憐道:“趕緊找到他!”

于是,一行人又在這山怪的體內四下奔走起來。花城放出了近百只死靈蝶,一通搜索,最后,帶著眾人找到了另一個洞口。

這個洞是被人硬生生打出來的,邊緣極不規整,外面就是飛速后退的景色,呼呼的狂風直往山體里灌,發出人一樣的鬼哭狼嚎。想來,靈文被山怪吐出來后,就在這里自己開了個洞跑了。謝憐在洞口邊緣向下望,蹙眉道:“這可如何是好?錦衣仙破壞力太強,不能就這么丟著不管。”

花城道:“不必擔心。反正他最后也是要去銅爐的,殊途同歸罷了。”

幾人聚齊了,謝憐簡單講過方才所聞,略去了一些細節。講完了后,眾人就坐在地上發呆。畢竟現在沒什么怪要打,也不用自己趕路,不免有些空虛無聊。

因為引玉說他不知道怎么和權一真交流,看到他就頭疼,實在是怕了,謝憐也覺得現在放權一真出來不是明智的選擇,便暫時讓他維持不倒翁的形態。裴茗閑得彈那不倒翁玩兒,謝憐看著那不倒翁東倒西歪得厲害,仿佛一個正在被暴打的小朋友,覺得有點可憐,便輕咳一聲,道:“裴將軍,不要玩兒了。”

裴茗先是嘴上應了。然而,等謝憐困意上涌,靠著山壁小憩之后,他又開始彈了起來。沒人管他,引玉一直守著洞口計算走了多遠,遠遠看著這邊,好幾次都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說話。誰知,樂極生悲,裴茗彈著彈著,一旁的裴宿忽然“咚”的一聲,一頭歪到了。這可是親后人,裴茗立刻沒心思玩兒了,抓起裴宿道:“小裴?你怎么了?!”

引玉趁機悄悄走過來把那不倒翁撿走,擱到謝憐旁邊去了。花城道:“吵什么,死不了。殿下在睡覺沒看見嗎。”

謝憐果然被吵醒了,迷迷糊糊間發現自己不知何時靠在了一人肩上,花城的聲音就在耳邊:“哥哥醒了?”

謝憐揉了揉眼睛,身旁權一真的不倒翁晃來晃去,他隨手收了,道:“我靠在你身上睡著了?不好意思……怎么了嗎?”

花城神色自若地道:“沒事。困的話可以再睡一覺,過不久就到了。”

謝憐見對面的裴茗抓著裴宿領子狂搖,微微一驚,醒了大半,還以為又出事了,趕緊上前幫看。看完了道:“哦,裴將軍不必擔心,小裴將軍只是饑乏交迫,一時不支罷了。”

裴宿畢竟是人身,折騰這許久未進食水,又沒有謝憐豐富的挨餓抗打經驗,終于支撐不住倒在了這里。裴茗覺得他這個輕描淡寫的說法很有問題:“什么叫‘饑乏交迫,一時不支’罷了?”

那沒辦法。不是吹,謝憐吃一頓能頂三天,挨十頓打也能立刻爬起來沒事人似的去收破爛,哪個神官這方面有他經驗豐富?謝憐道:“這,咳。誰有吃的沒有?”

無人應聲。只有半月拿出了一樣東西,道:“對不起,我只有這個……”裴茗一看是那裝著顛鸞倒鳳的罐子,立即道:“你怎么還拿著這玩意兒?想殺誰呢?快丟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