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醋鬼王三問何所依

花城是憑自己推斷學習能力的學會烏庸文字的, 他可以解出文字的意思, 但因為沒有存活下來的人念出那些文字給他聽,他并不能把音和字對上。所以, 他聽不懂那些食尸怪鼠們的喃喃低語。

可是, 從沒有來過銅爐山的謝憐卻聽懂了, 這能說明什么?

花城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立即道:“哥哥, 你先別緊張。我現在再重復一遍那些話, 你聽聽看。”

謝憐道:“……好。”

花城記憶力甚佳,一離開食尸鼠聚集之地, 馬上清晰地重復了一邊。謝憐緊盯著他的唇, 聽到了一串不快不慢、微顯奇怪的發音。

這串奇異的字句聲調古韻惑人, 從花城口中不輕不重地吐出,音色低沉漂亮,甚是動聽。凝神片刻,謝憐道:“聽不懂。”

這就很奇怪了。食尸鼠們口吐人言他聽得懂, 而眼下花城的復述分明分毫無差, 他卻聽不懂了。但, 他聽懂的那一瞬,又不可能是錯覺。

花城繼續道:“方才,你聽到那些聲音時,是瞬間聽懂、自然而然理解的,對嗎?”

謝憐道:“對。當時我腦子里完全沒有經歷譯換的過程。”所以才根本沒有覺察到是另一種語言。

花城抱起手臂,思考片刻, 道:“明白了。”

謝憐道:“明白什么了?”

花城道:“你聽懂的,不是烏庸語,而是這些死者的情緒。”

謝憐懂似非懂。花城進一步道:“即是說,很早以前,有人聽到了這些死者的聲音,理解了,并且記住了,然后,在不知不覺中把這份記憶植給了你,用這份情緒感染了你。

“因為那個人自己就懂烏庸語,他已經做過了‘理解’這一步,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懂烏庸語。這些聲音一直藏在你腦子的深處,當你聽到它們的那一刻,你就能直接被帶到那情緒之中。”

謝憐覺得這個說法有可能,又道:“可是,問題是,這些記憶和情緒,會是誰傳給我的呢?又是在什么時候傳給我的?”

頓了頓,他喃喃道:“……國師?”

花城卻道:“未定。哥哥,你這是已經假使你師父是烏庸人了。但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如若如此,那么之前在山怪腹中他們也應當是用烏庸語交流,為何卻不是?”

這個并不難解釋,謝憐道:“因為烏庸國在兩千年前就覆滅了,也就是說,在最近的兩千年里,如果他們真的一直在世間活動,使用更多的一定是后人的語言。交流時,自然而然地就會用更純熟的那一種語言。”

花城攬住他的肩,語氣加重了一點,道:“哥哥,你不要總是引著自己往那方面去想。”

謝憐這才轉回來,道:“好。那,三郎,想要把某種記憶和情感植給旁人,一般需要什么條件?”

花城道:“兩個條件:第一,你對這個人絕對信賴、毫不設防,并且如有必要,愿意為這個人所引導。”

思量片刻,謝憐心中有了人選。花城接著道:“第二,你對這個人,毫無反抗之力,被對方全面壓制,并且對其有著深深的畏懼之心。哥哥,你好好想想,這些年來,你認識的人里有哪些符合這兩個條件的。”

謝憐想了一陣,遲疑片刻,緩緩地道:“約莫,有三個。”

花城道:“好,哪三個?”

謝憐道:“第一個,便是國師。”

他雖深愛父母,毫不設防,但內心深處,卻與父親不同道,因此,并不能說愿為父親所引導。但是,引他入門、教他一切的國師,卻符合這一項的條件。這是意料之中,花城道:“那么,第二個?”

謝憐道:“君吾。”

他對君吾是欽佩有加,不必贅述,也符合第一個條件。花城神色并不以為然,但也不作評價,道:“最后一個呢?”

謝憐道:“第三個,不是符合第一個條件,而是符合第二個。”

花城了然。他沉聲道:“……白無相?”

謝憐閉上眼,點了點頭,一手撫上額頭,道:“……我不瞞你。雖然在所有人看來,我好像從沒表露過這一點,就算是對當初的風信和慕情,我也沒說過喪氣的話,但我其實……”

但其實,在他內心深處,深深地恐懼著這個東西。

有段時間,他甚至到了聽見這個名字就寒戰不止的地步。然而,謝憐從來不敢被人看出一絲一毫。因為他是對抗白無相的全部希望,要是連他都害怕,旁人豈不更加絕望?那樣的話,就徹底垮了!

當然,現在一切都好多了。花城把他的肩攬得更緊了,道:“沒事。害怕什么東西并不可恥。”

謝憐笑了笑,道:“只是不夠勇敢罷了。”

花城卻道:“若無所謂畏懼,便無所謂勇敢。你不必對自己如此苛刻。”

聞言,謝憐微微一怔,花城則緊接著道:“所以,只有這三個人了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