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鬼火罩頂鎖命口令

他們竟然也到銅爐山來了!

謝憐道:“谷子在這里, 難道戚容也在?”

花城道:“看她頭上頂的那團綠光, 在無疑。”

“……”

谷子好像有點害怕宣姬,在她懷里一動也不敢動的, 但可能宣姬身上冷冰冰的實在不舒服, 他悄悄扭了兩下, 宣姬道:“不要亂動!”

她一開口,臉上肌肉在那團綠油油的鬼火的照映下顯得越發扭曲。鬼火也算是鬼的標志之一, 這品味當真糟糕至極, 謝憐覺得任何一個品味正常、愛惜自己形象的女鬼都會拒絕把這樣一團觀賞用綠色鬼火頂在自己腦門上,不消說, 絕對是戚容要求她戴上的。綠色的火和紅色的裙形成了一道對視覺沖擊力極大的風景, 這簡直比掌門強制要求門派弟子穿上奇丑無比的校服還令人崩潰。

谷子眼淚汪汪地道:“姐姐, 我喝了那個水,肚子有點不舒服。”

水?謝憐不禁捏了一把汗。那地下水可是食尸鼠成群結隊游過泳的,雖然不至于中毒什么的,但小孩子抵抗力較弱, 喝了說不定會拉肚子。宣姬一看就不是喜歡小孩子的類型, 對他沒什么耐心, 道:“忍一忍。已經在回去了的路上了。”

他們的背影溶于前方的黑暗。無需多言一句,謝憐和花城悄無聲息地跟上。不多時,他們隨著宣姬,轉了幾個路口,轉入另一條大街。而大街盡頭有一棟屋子格外華麗的屋子,里面傳來人聲, 想必就是目的地了。謝憐和花城匿于暗中,搶先翻上那屋子的屋頂,透過裂縫,向下望去。果然,戚容就大刺刺地坐在那大宅的大廳中央。

他把十幾個石化人都搬了過來,頭朝向他,因為這些石化人都趴在地上,看上去仿佛向他五體投地。他便一邊享受著“朝拜”,一邊得意洋洋地啃著一條血淋淋的手臂。角落里坐著五六個農人,而其中還有一人,埋著頭一副很沒存在感的模樣,正是引玉!

他果然是被戚容截下了。雖然每個人身上都無繩索束縛,但頭頂都懸著一團綠油油的鬼火。仔細看,那幾團鬼火和宣姬頭上那種觀賞用的不同,居然還長著五官,眼睛下睨,表情陰險,仿佛一個邪惡的小人,正在緊緊監視著下方的人。

謝憐低聲道:“那團火有古怪。”

花城則道:“那是戚容的鬼火鎖。被那火盯住后,如若敢逃,它們就會尖聲大叫,只要催動法訣,人質便會在一瞬間被燒死。”

戚容正啃手啃得津津有味,忽聽宣姬在外道:“大人,我回來了。”

他一下子把手拋掉,抹了滿嘴的血。謝憐微奇,這是什么舉動?怕被人看見?戚容居然也有不好意思讓別人看到他吃相的一天?

宣姬還沒進來,先放下了谷子。谷子噠噠噠地沖了進來,奔到戚容身前,一看就指著他大叫起來:“爹又在偷吃不好的東西!”

戚容道:“沒有!”

谷子卻道:“我聞到了!吃了會口臭的!”

戚容對著手哈了幾口氣,想必聞到了自己滿口的血腥味,無可抵賴,惱了:“媽的!宣姬!你怎么就突然帶他回來了?我不是說我吃飯的時候你把他帶出去多晃會兒嗎?!”

宣姬幽幽走了進來,道:“他喝完水后吵著肚子不舒服,我就先帶回來了。大人,請你不要再讓我帶孩子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對付他!”

戚容瞪眼,指責道:“什么!你不是女鬼嗎!女鬼怎么會不喜歡帶小孩兒?!你不合格!”

宣姬道:“這又不是我自己的孩子!”

谷子抓著戚容的衣擺,道:“爹,你不要再吃那些東西了,不好的……”戚容被他弄煩了,斥道:“出去出去出去!別在這兒煩人,小孩子還管起大人來了,自己出去玩兒!”谷子只好出去玩泥巴了,走之前還望了一眼屋子角落里的人。他走了之后,宣姬這才道:“大人,我真是不解,你要是嫌這小孩子麻煩,又何必要帶他上路?一路又是吃又是喝又是哭又是生病的,要不是路上遇到山怪載了我們一程,只怕現在還被拖累著。”

戚容嘿嘿笑道:“便宜兒子非要管我叫爹就讓他叫唄。我呸,廢話,當然是因為我要吃了這個小傻屌!這么大點的小孩子肉鮮嫩鮮嫩的,不加調料生吃都夠味!嘻嘻嘻嘻……”

宣姬道:“那為何大人到現在還沒吃?”

戚容眼冒綠光,道:“這你就不懂了吧!養肥了再殺!最好吃的要留到最后!況且咱們還有這么多存糧,不急于一時!”

說到存糧,宣姬盯著引玉,道:“我看這個新抓的人很可疑,非常非常可疑。大人你問出來他究竟是什么來歷了嗎?”

以戚容對花城的恨意,要是知道引玉是花城的下屬,豈不第一個拿他下口?卻聽戚容道:“問清楚了。這小子也是跟著雨師來幫忙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