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鬼火罩頂鎖命口令 2

那銀蝶一下子飛到一旁隱了。谷子睜大了眼, 答道:“我……我去尿尿!”

戚容嗤道:“小孩子就是多屎多尿的!”不理會了。谷子摸到一邊, 又小聲道:“破爛哥哥,破爛哥哥!”

謝憐在屋頂上道:“……叫道長就好。破爛哥哥這個, 有點奇怪哈哈哈……谷子。你爹抓的那幾個人, 很可憐, 而且他們是別人家里的下屬,別家主人會追著你爹打的, 你能幫忙放走他們嗎?”

谷子點頭道:“我知道!是騎大黑牛的神仙家的人!”他抓了抓頭發, 道,“我也想放的……但是, 我爹病了, 他說他一定要吃人肉才能病好, 吃人肉是很正常的事,我還小不懂,等我長大了再教我吃。但是我覺得好像不太好……”

……這豈止是不太好!

謝憐心道好險好險,跟在戚容身邊太久, 谷子已經開始隱隱有點歪了, 再讓他被帶歪下去, 說不定就習以為常,接受吃人肉也沒什么的思路了,忙道:“非常不好!吃人肉會生很嚴重的病,被吃的人的鬼魂都會纏上你和你爹。你爹不是病了,他只是嘴饞不肯戒,你要想辦法, 千萬不能再讓他吃了,不然你就成沒爹的孩子了!”

谷子道:“那、那要怎么辦啊!”

花城對謝憐道:“哥哥,我來。”

他對著銀蝶說了幾句,谷子在那邊聽著,努力記著。說完了,花城又抬頭,對謝憐道:“得先把宣姬引開。”

屋內,宣姬對戚容道:“我還是看這個人很可疑,他說他是雨師下屬,可他滿身鬼氣,我看多半沒說實話。我再問問他。”

見谷子溜一邊去了,戚容正好趁機背過身繼續啃手,含含糊糊地道:“隨你。”

別看宣姬遇上裴茗就發瘋,別的時候,她可比戚容要心細多疑,畢竟是女子。而且谷子還有點怕她,有她在場,更容易露餡。謝憐點頭,道:“如何引開?”

二人對視一眼,再次不約而同:“裴將軍。”

謝憐雙手合十道:“沒有辦法了,暫時請你犧牲一下吧裴將軍,大家得救后都會感謝你的。”

花城哈哈笑道:“還是感謝哥哥吧。”

說著,他銀護腕的紋飾上又化出一只死靈蝶,飛到謝憐耳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正是裴茗。原來花城臨走前還是留了幾只銀蝶,把那邊的聲音傳了過來。謝憐凝神聽了一陣,小聲道:“可以可以。我們來截取一下,就選這幾句……”

宣姬背對窗邊,牢牢盯著引玉質問。引玉一臉老實本分地道:“我在雨師鄉是負責接濟無路可走的餓鬼的。當他們游蕩到門前,我就給他們一把米,再送他們好生上路,所以身上才沾有鬼氣……”

其余俘虜才是真正的雨師鄉農人,雖然雨師鄉的確有這樣的救濟者,但自然絕對不是引玉,明知這個人在胡說八道,但誰都沒吭聲。戚容嚷道:“呵呵!我也是餓鬼,怎么不接濟接濟我?才吃了幾個人就追死追活,小氣鬼窮裝什么大方?”宣姬則不以為然,道:“天下餓鬼這么多,接濟得過來嗎?故作姿態罷了。”

這時,一只斂了光的銀蝶無聲無息地飛到她身后,一閃而隱。所有俘虜都看見了這一幕,但仍是很沉得住氣,全都默契地裝作沒看見。宣姬還要發問,忽然,隱隱約約聽到了一個男子的聲音:“……既然如此,先把這……你還有……沒有?來……”

這段的原句,是“既然如此,先把這老鼠烤了吧。你還有蛇沒有?來幾條。”

謝憐聽到裴茗說這句話的時候,心內是震驚和同情的。一定是有食尸鼠爬到那邊被裴茗打死,當成普通的老鼠,準備給裴宿加餐了。這老鼠吃了沒問題?看來一定得趕快回去阻止。但是被花城模糊了幾個字眼后,效果很迷,好像有點意思,又好像聽不出什么意思。宣姬渾身一震,猛地回頭。然而,那銀蝶狡猾靈活得很,本來就沒發光,她一回頭,早就撲閃一下閃一旁躲起來了。

宣姬驚疑不定,回頭質問那幾個俘虜:“你們剛才聽到什么東西沒有?看到什么沒有?”

引玉帶頭搖頭,眾俘虜也跟著連連搖頭,都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戚容滿嘴是血地回過頭來:“你聽到什么了?”

宣姬微微迷茫,道:“我好像……聽見了裴茗的聲音。”

戚容道:“啊?你幻聽吧?我沒聽見。”那銀蝶離宣姬近,別人可聽不見它傳來的人聲。宣姬懷疑道:“是嗎?我總覺得……他可能就在附近。”她怔怔片刻,嘆了口氣,道,“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心靈感應吧……大人,不然我再出去看看?”

沒想到這么順利。謝憐暗暗握拳,對花城抬頭一笑。花城也對他一笑。誰知,戚容卻潑了盆冷水,道:“嗐!你剛才不是已經出去過一趟了嗎?什么心靈感應,我看就是幻聽。你一天有事沒事想他八百遍,當然容易幻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