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怨女鬼妒火燒情心

花城微微舉手, 托起那只銀蝶, 送到謝憐耳邊。銀蝶撲閃間,他聽到裴茗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小笨蛋, 你有沒有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

大概是裴茗久戲花叢的緣故, 就算分明知道他對半月沒有那種意思, 也讓人感覺微妙。半月悶悶地道:“我不是笨蛋……聽到了。這聲音好奇怪,我覺得, 應該不是花將軍他們回來了。”

當然不是!因為, 那分明是宣姬斷腿在地上跳躍的“咚、咚”之聲!

沒咚幾下,便聽那邊兩人都沉默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個女人“嘻嘻、呵呵、哈哈哈哈……”的狂笑之聲。

這笑聲在空蕩蕩的地下城中空空地回蕩, 再通過銀蝶轉了一道傳來,略帶了點兒嘈雜,竟比近在耳邊還可怖。自然是終于見到裴茗、狂喜痛恨交加的宣姬在笑。

謝憐道:“銀蝶不是把她往反方向引了嗎?”

花城則道:“她比想象的要聰明。”

原來,宣姬一路追著死靈蝶狂奔, 速度奇快, 奔到了那條大街的盡頭, 什么也沒看見。畢竟她也是上過戰場的女將軍,立刻發覺自己被人引開了。照理說,她覺察之后應該馬上回戚容那里,但她一心想找裴茗,于是直接往反方向奔去,把自己的上司戚容拋之腦后了。

謝憐莫名好笑, 一言難盡,趕緊帶了幾名逃出生天的俘虜趕往城鎮中心的烏庸神殿。那女鬼宣姬等裴茗等了太久太久了,光聽這笑聲都能想象她此時此刻是怎樣一張瘋狂扭曲的臉孔。裴茗大概也被她震住了,驚了好一會兒,才道:“你是……”

宣姬發出森森冷笑。誰知,頓了片刻,裴茗卻道:“你是誰?”

“……”

宣姬恨得聲音發尖發顫:“你……你是在故意氣我么?你居然問我是誰?!”

謝憐抹去額頭一滴冷汗,道:“不是吧裴將軍……他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真認不出來了?”

花城道:“恐怕是后者。”

畢竟,如果傳說屬實,那裴茗這幾百年來交好過的美女少說也上千了,怎么會每個都記得住?何況還是大幾百年前的老相好。而且,上次與君山鬼新娘之亂,他也是交給小裴處理的,自己壓根沒出面,也沒看宣姬一眼。

宣姬喃喃自語道:“對。你就是在氣我。我可不上當。呵。想騙我說你不記得我,想騙我,呵呵。”

喃喃完,她聲音又尖了,質問道:“裴茗,這個小賤人是誰?你不是一貫眼光很高的么!怎么,這次打算換換口味啦?”

半月:“?”

裴茗:“??”

雖然兩人都發出了疑問之聲,不過,這怨念的語氣似乎喚起了裴茗的記憶,他微微皺眉,道:“宣姬?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謝憐這才想起,此時的宣姬,一定是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雙目是惡鬼的赤紅之色,一身大紅嫁衣,下擺骯臟不堪,在地上如一條鱷魚般緩慢而險惡地爬行。他們方才見到的,差不多就是這樣,實在無法把這樣的她和生前那樣英姿颯爽的女將軍聯系起來。宣姬聽他這么問就來氣,道:“我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你居然問我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還不都是你的錯,我這不都是為了你!”

花城一直凝神聽著,任何細微的動靜都瞞不過他的耳朵,道:“她撲向保護圈了。”

謝憐倒是不擔心,道:“若邪能扛住。”

果不其然,那銀蝶處傳來一聲驚叫,撲上去的宣姬必然被若邪彈開了,飛出十幾丈外。裴茗的聲音道:“太子殿下這還真是個好法寶。改天我也煉個。”

謝憐心想:“你要是知道是怎么煉的就不會這么說了……”念頭還沒消,又聽裴茗喝道:“你干什么?!住手!”

宣姬也喝道:“你休想躲在里面!”

轟隆轟隆!

謝憐一面疾行,一面愕然道:“那是什么聲音?什么塌了?宣姬干了什么?”

花城始終與他并肩而行,道:“她把神殿推倒了。石頭天頂塌下來了。”

原來,宣姬被若邪的保護圈彈開,進不了圈子,亂發脾氣,就把整座神殿都打塌了。謝憐道:“裴將軍他們沒事吧?小裴和半月也都在的!”尤其是裴宿,他現在可是凡人之身,可別給壓扁了。花城道:“沒事。裴茗把他們護住了。”

在石頂轟隆隆塌下來的那一刻,裴茗當了肉盾,把裴宿、半月等人都護在了身下。謝憐松了口氣,道:“那就行。保護圈還是破不了的。”

那邊,裴茗一拳打碎壓在自己身上的石板,怒道:“你發什么瘋?你就是把天打塌了也進不來!”宣姬卻格格桀桀大笑起來,半月驚道:“裴將軍小心!”裴茗道:“什……”

這一系列反應幾乎就發生在一瞬間,謝憐還在這一片混亂中聽到了利劍穿胸而過的聲音,毫無疑問,是裴茗中劍了。他道:“怎么了?!誰捅了裴將軍?保護圈破了?不可能……等等,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