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末公主自刎宮門前

謝憐道:“未曾有幸面見雨師, 竟不知雨師是位公主……”

那邊, 宣姬咬牙道:“你……動了什么手腳……為什么……我……動不了!”

雨師把目光從裴茗身上收回,答道:“我帶了雨龍劍來。”

謝憐道:“雨龍劍?”

花城道:“雨師國的鎮國寶劍, 為歷代國主所有。被雨師煉化為法寶, 對雨師國人有天然的震懾力。宣姬又是叛將, 心存畏懼,做賊心虛, 自然只能跪著照辦。”

雨師讓宣姬別動, 她就當真不能再動。容廣道:“你動不了,我自己來!”說著就要再捅裴茗一劍, 而他剛刺進半寸不到, 一陣紅色的煙霧爆開, 當啷一聲,穿過裴茗胸口的那把長劍消失了,而一把食指長的小劍掉在了地上。容廣怒道:“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動不了了?!”

謝憐等人終于不再遠觀,走了出來。花城看了一眼地上那小得簡直像是一把玩具的明光劍, 笑道:“這樣就順眼多了。”

雨師溫聲道:“放開吧, 宣姬。”

宣姬的手開始不受控制地從裴茗喉嚨上拿下來, 可她畢竟不甘,雙手痙攣著道:“我不放!我已經抓到手了,我不放!”

雨師道:“如果你一定要抓些什么才能甘心,何不把你丟在地上的撿起,重新抓在手里。”

那鎮國寶劍的威力畢竟太強,宣姬還是被猛地拉扯下來, 跌落到地上。她一身狼狽不堪,披頭散發地道:“你有什么資格教訓我?你真以為自己是國主嗎?我看你是忘了你的國主是怎么來的!我不承認,我不承認你!”

雨師闔眸,微微搖頭。一旁的半月瞅準機會,猛地拋出一個罐子,直接把宣姬收了進去,迅速封牢!

至此,一片狼藉的源頭終于被收服。謝憐走到裴茗身邊,扶了一把,道:“裴將軍沒事吧?”

裴茗道:“死不了……不過,太子殿下。”他懷疑道,“我說,你們不會早就來了吧?”

謝憐:“……哈哈哈,怎么會?”

他撿起地上被縮成小小幾寸的明光劍,裴茗看著他手里的東西,道:“血雨探花,你這個封印牢不牢靠?該不會又一壓就碎吧。”

花城道:“廢話。除非你手握劍柄,輸入法力,同時心中決意將它放出,否則,無論如何都不會無意解開或是中計解開。”

裴茗這才吐出了一口長氣。而從戚容處逃脫的農人們都沖了上去,恍如見了爹媽:“雨師大人!”

這邊幾人轉過身。謝憐微微欠首,道:“雨師國主。”

雨師也已從黑牛上下來了,一手牽繩,欠首回禮:“太子殿下。”

這一禮,謝憐視線無意中掃過她頸間,微微一怔,隨即道:“當年仙樂大旱,承蒙閣下借雨笠之恩,雪中送炭,未曾當面道謝,今日終于得償所愿。”說著又是更深一禮。雨師站著沒動,等他行完禮,才慢吞吞地道:“我想,若不讓太子殿下行這一禮,您是不會甘休的。既然行過了,那自此便忘了吧。”

她說話音色清平,語速和緩,帶一點微笑,顯得格外從容。突然,一個聲音道:“喂裴茗,丟臉嗎?要女人來救,還是雨師篁!嘿嘿哈哈哈哈……”

雨師神色不變,從容依舊,裴茗卻不大從容了。那頭黑牛也突然沖裴茗噴起了粗氣,搖頭甩尾。雖然它并不是沖花城,但謝憐也知道牛看到紅色就生氣,想起幾次被頂被追的慘痛經歷,趕緊擋在花城面前,怕這牛看見花城的紅衣更加興奮,同時眼疾手快地往那小劍上貼了張符,封了容廣的口。裴茗再不說話就不像話了,于是,他摸了摸鼻子,客氣地道:“多謝雨師國主救助小裴之恩。”

雨師也很客氣,拱手道:“舉手之勞。”

半月過來拉住雨師的衣袖,道:“雨師大人,裴宿哥哥餓暈了……”

花城抬頭望了望,道:“先回地面上吧。”

溫飽問題,找雨師鄉的人解決是最有用的了。因為雨師掌農,他們往往隨身不離吃的。回到地面上,一夜已經過去,太陽出來了,雨師從黑牛褡褳里取出種子,尋了片地,當場播下,不多時就長出了一小片莊稼。

幾個餓了許久的歡聲一片,謝憐想起谷子大概這幾天也吃得不好,叫醒了他。然而,谷子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問他爹在哪里,以為他爹又把他丟下了,哇哇哭了一陣,引玉不得已把那個其丑無比的綠色不倒翁給他玩。谷子聽說這個就是他爹,如獲至寶,再不哭了,一邊抱著一邊吃地瓜。謝憐、花城、雨師、裴茗則坐在另一邊商量正事。

前方,已經能看見銅爐了。近看發現,下面的山體居然有大片大片的是赤紅色,仿佛周身染血,上方則是蒼蒼積雪。謝憐道:“如有必要,我們恐怕得爬雪山。不光小裴將軍,半月、谷子、這幾個都要留在這里,不能再往前走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