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騎黑牛飛蹄登銅爐

這可是雨師篁自刎時用的那把鎮國寶劍啊!是神器沒錯, 但也是兇器。容廣道:“雨師篁也是心夠大的, 要不然就是故意嚇他提醒他,居然把雨龍拿給他用。他敢嗎?哈哈哈哈……”

謝憐忍不住了, 道:“何必想那么陰暗?”抬手又是一符, 封了他的口。恰好, 這時,那邊裴茗遠遠地道:“太子殿下, 血雨探花, 您二位休息好沒有?床該收了,趕路吧。”

本來也沒休息多久, 聊著聊著就沒了。

其余人留在此地, 謝憐、花城、裴茗出發, 雨師帶了坐騎,提出送他們一程,送到銅爐腳下,謝憐欣然謝過。于是, 那黑牛搖身一變, 化身為原先兩三倍大, 可容六人乘坐。它前蹄先落地,伏了下來,雨師上去,坐在最前。裴茗隔了遠遠一段距離,坐在其后。最后,才是謝憐和花城。

謝憐跨坐上去, 那黑牛起身,高高離地。他摸了摸那油光水滑的黑毛,奇道:“雨師大人這坐騎當真神奇。三郎好像提過,是如何化成的來著?”

黑牛撒開四蹄,奔跑起來,兩邊風景向后飛速倒退,奇快奇穩。花城坐在他身后,輕輕摟住他的腰,似乎怕他掉下去,道:“是雨師國皇家道場雨龍觀一扇側門的門環所化。”

原來,雨龍觀有個小習俗,看到了門環金獸,上去摸一摸,可以增聚人氣,累積善緣。信徒們紛至沓來,摸的大多是龍、虎、鶴等仙獸首,牛首一般沒什么人摸,十分冷清寂寞。于是,雨師篁在雨龍觀清修時,每次挑水路過那扇門,都會摸一摸那金環牛首。門環上的牛首沾了她的人氣,雨師飛升后,牛就跟著一起飛了。至于其他人,一個都沒點將。

黑牛飛速前行,謝憐被帶得身軀微微靠后,仿佛靠在他懷里,聽著笑道:“三郎果然無所不知,好像什么典故都難不倒你。”

花城也笑道:“哥哥還有什么想知道的?知不無言。”

裴茗坐在前方,雨師不說話,他也不說話,側耳聽后面的動靜,隨口道:“鬼王閣下說得真不錯。太子殿下不如問問血雨探花的身世,看看他會不會答你?”

謝憐的笑容立刻微微斂了。詢問一位鬼王的身世,這可不太有禮貌,其私密程度在謝憐心中差不多等同于問另一個男人的尺寸。他怕花城心生不快,立即把話題轉了,輕描淡寫地道:“裴將軍。”

裴茗:“什么?”

謝憐:“前方顛簸,小心。”

裴茗:“什么?”

話音剛落,四人座下黑牛聲若洪鐘地哞哞叫了一長聲,裴茗便被甩了下來。他愕然道:“豈有此理?”

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甩下去也就算了,人有失手馬有失蹄的,可是,怎么不甩坐前面的也不甩坐后面的,偏偏甩了坐中間的?通常情況哪有這樣的?

牛不停蹄,謝憐在前方回過頭,丟下一串遠遠呼聲:“說了前方顛簸,裴將軍小心啊……”

一路把裴茗甩下去七八次后,四人終于乘著雨師的護法坐騎,來到了銅爐腳下。

銅爐原本是位于王都中心的一座郁郁青山,風景優美,和太蒼山差不多,腳下便是巍巍王都,最繁榮的皇城。

這座皇城原本已深埋地下,大抵是經歷過幾次地動,又被震了出來,重見天日。謝憐坐在黑牛身上,觀望片刻,正想下來,發現花城站在下面,對他伸出一手,心中一動,把手給他,翻身下來,道:“王城里也有神殿吧。”

花城道:“那是一定的。”

雖然裴茗一路上被摔了七八次,但不愧為武神,十分頑強,走路都不帶瘸一下的,還伸手拍了拍那牛的頸子,混沒注意那牛沖他危險地齜牙。裴茗道:“城里最高的建筑不是皇宮就是神廟了吧。”

花城則道:“不。皇城的烏庸神殿在山上。”

他伸手指去。果然,深紅的半山腰上露出了一角飛檐,更多的部分深藏在綽綽的紅影里。謝憐道:“那山體為何赤紅……”

一句未完,突然,那化回原形的黑牛一聲大吼。幾人已經往前走了,回頭一驚,而那牛猛一甩頭,在地上打起了滾。雨師牢牢牽著它的繩子沒松手,道:“怎么了?”

那頭黑牛居然發出了人聲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雨師聽見這尖叫后,拔出雨龍,向著黑牛一劍斬下!

劍光劃過,一樣黑乎乎的東西被挑飛了出去,啪得摔在街邊墻壁上,濺開一團猩紅的碩大血花。

食尸鼠!

方才大喊的,不是那黑牛,而是趁眾人不注意躥上牛身、狠狠咬了它一口的這只食尸鼠。它雖將死,卻還在尖叫:“太子殿下——殿下殿下殿下!救我救我救我!”

“砰!”

謝憐被它尖叫得頭皮發麻,腦仁發疼,而花城迅速將他攔到身后,微一抬手,那食尸鼠登時被炸成了一團血霧。但仍有一對小小的眼珠子黏在墻上,發出猩紅的兇光。花城道:“雨師閣下,建議你檢查一下你的坐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