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萬神窟萬神真容現 3

謝憐被花城抱在手臂里, 向石窟內部的黑暗深處走去。

二人身邊的光源, 就只有那一點幽幽飛舞著的銀色死靈蝶。謝憐看不清花城臉上的表情,可是, 他能感覺到, 花城的手臂和身體都是僵硬的。

從前花城不是沒抱過他, 但很明顯,眼下有什么東西不一樣了, 花城甚至連他的脖子和手也沒有直接觸碰。謝憐一直瞅著花城的臉, 用力眨眼,可花城卻一直避開了他的眼睛, 并不與他目光交接, 徑自到了一間石窟, 石窟里有一張石床,立刻抱著謝憐放了上去。他正要讓謝憐躺下,忽然覺察到了什么,檢查了一下謝憐的背后, 道:“他們給你下咒了?”

謝憐大喜:終于被發現了!

不過, 居然到現在才覺察謝憐的不對勁, 也可以看出,方才花城有多措手不及了。謝憐正等著花城幫他把從命符抹掉,誰知,花城手都已經伸出去了,半途卻又凝住,最終, 還是收回了,將謝憐平放在石床上。

大概是為了讓謝憐不必擔心,他沉聲道:“殿下放心。我暫時不會殺那兩個廢物的。雖然我真的很想殺了他們。”

那石床上還鋪著一層厚厚的柔軟新草,謝憐軟軟地平躺在上面,一點兒也不硌,只是焦得五臟六腑都在冒煙,極為不解為何不給他解咒,正勉力掙扎,就見花城將手伸向了他腰間的衣帶,解開了那系帶。

好巧不巧,恰在此時,謝憐感覺背上那從命符的效力開始消退了,用力動了一下腿,“啊!”了一聲。

雖然,看起來就像是一條死魚突然垂死掙扎蹦跶了一下,發出了抗議,并沒什么威懾力,但花城還是立即一僵,瞬間收了手,道:“我不會的!”

仿佛是覺得自己口氣太過,又怕嚇到了謝憐,使他心生抗拒,花城又后退了幾步,放緩了語氣,面色陰晴不定,謹慎又隱忍,沉聲道:“殿下,我不會做什么的。你……不要害怕。”

謝憐明白了。

對于解咒后會從謝憐那里得到什么樣的回應,花城還是沒有把握,所以,他干脆就不聽回應了。

花城似乎在克制著什么沖動,再次用發誓般的語氣,低低地道:“殿下,信我。”

雖然,這一句“信我”,和他以往說過的比起來,不是太有底氣。謝憐還是想答他,可是答不上,掙扎又怕他誤會得更厲害,只得平平躺著,一動不動,老實等從命符威力過去。見他不再“抵抗”,花城又走了上來,伸出手,悉悉索索,解開了謝憐的衣帶。

謝憐心道:“三郎???”

他當然完全相信花城不會乘人之危,但這發展也完全不在他意料之中,不由微微睜大雙眼。雖然花城解了謝憐的衣服,卻是盡量不碰到他的身軀,因此速度不快,許久才除下了他的外衣,然后便是中衣。直到一只死靈蝶飛到謝憐肩頭,棲息下來,暖暖癢癢的感覺爬上皮膚,他用眼角余光一掃,這才發覺,自己肩膀上有些紫紅和微微腫脹,有的地方還稍稍皸裂了,在銀蝶棲息過后,情況才稍稍好轉。

竟是在冰天雪地里爬摸滾打后留下的凍傷。

謝憐自己根本沒發現,因為他對痛覺已經不太敏感了,凍了就凍了,即便是發現了有這傷,大概就放著等它自己好了。可是,花城卻比他自己更清楚他什么地方受傷了,還記著這回事,一定要給他處理傷口。

正微微出神,花城又托起了他的手臂。手足之上,凍傷更多,而且因為劇烈的奔跑和拉扯,有的地方已經流血了。謝憐倒是不怕痛,可是,他怕癢。而且,腦海中還情不自禁浮現了許多年前的細碎片段。漆黑的山洞,少年顫抖又滾燙的雙手,心慌意亂的胡亂觸碰,雜亂無章的喘息心跳……

這些原本已經在記憶里被沖淡得不能再淡的了,早被他封塵起來,丟進了角落。如今回憶起來,竟有了全然不同的滋味,逼得人想抱頭尖叫,尤其是現在花城就在他面前,幾乎在做同樣的事情,謝憐的臉和腦子都要燒起來了,真怕給他看見。不過,花城也沒有看他,果然信守承諾,未曾越線,微側過頭,不去看那露出的半個白生生的肩膀。

誰知,正在此時,花城背后突然冒出了一個聲音:“花城!你這個瘋子想對太子殿下干什么?!這可太惡心了!”

花城猛地回頭,謝憐也越過他,望到了石窟口。說話的,竟是慕情!

風信也在他旁邊。二人方才被花城裹成了蛹,不知是如何掙脫、找到這里的。他們看到了石窟內的這一幕,均是臉色發白。謝憐的臉也白了。

這場面可太糟糕了!

風信指花城,再指指衣衫半褪的謝憐,半晌才擠出幾個字:“你……你……趕緊放開他!”

花城迅速拉上謝憐的衣物,冷冷地道:“你們兩個廢物還敢找過來,是嫌命太長了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