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萬神窟萬神真容現 5

花城道:“什么?”

他回頭望向花城, 道:“白無相, 為什么要來銅爐山?”

花城道:“也許他的力量還沒有完全恢復,想借銅爐重新出世。”

謝憐道:“那既然如此, 也就是說, 現在的他, 不是……絕?”

花城道:“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方才,白無相冒充“風信”和“慕情”, 突然殺出, 出場駭人,加上謝憐第一反應就是“打不過, 跑!”, 于是拉了花城就逃, 二人并沒有和他直接對上多久,所以,也沒試探出,現在的白無相, 實力到底是個什么程度。

是虛張聲勢?還是游刃有余?電光石火間的倉促幾招, 根本無法判斷。謝憐喃喃道:“我只是看到那兩張假皮就下意識以為他更強了, 但說不定……他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說不定現在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否則他為什么要來銅爐山?也許……我可以試試。”

試試現在能不能拿下他!

花城立即道:“好。我去和他對對。”

謝憐一下子回了神,忙道:“別別,你不要和他正面對上,我去試試就行!”

絕境鬼王之間,一般是不會輕易斗起來的, 如黑水沉舟和血雨探花,常年相安無事。因為,鬼王們不像上天庭的神官,實力如何,宮觀、信徒、勢力范圍,有心人算算便知。他們都會把真正的實力像隱藏身世一樣地藏起來,對彼此的實力并沒有認知,也誰也不知道兩個絕打起來后果會如何,所以,能保持平衡,就盡量平衡。花城道:“不必擔心。勝負未知。否則難道哥哥認為,我會讓你單獨對上他嗎?”

“……”

謝憐搖了搖頭,道:“不是的,三郎,我們不一樣。他……是不會殺我的,我保證。”

花城道:“為什么?”

遲疑片刻,謝憐還是選擇了不答,只道:“你不知道這個東西究竟有多可怕……”

花城卻沉聲打斷了他,道:“殿下!——我知道。”

謝憐這才想起,花城參過仙樂軍,也是親身經歷過仙樂戰場、親眼見到過那尸橫遍野的慘狀的。但是,花城畢竟沒有像他一樣,親眼目睹過君吾和白無相那駭人的一戰。他也不曾和白無相打過交道。

想到這里,謝憐用力搖了搖頭,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不希望你出一點差池。”

聞言,花城目光閃動,須臾,他笑道:“哥哥放心。我已經死了,沒那么容易再死一次。何況,你忘了我說過的話嗎?只要他沒找到我的骨灰,就奈何不了我。”

經他提醒,謝憐這才想起還有這么一回事,忙道:“等等!別的先不說。三郎你的……骨、骨灰藏好了嗎?”

花城道:“早就藏好了。”

謝憐點了點頭,頓了頓,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確定藏好了?那個地方足夠安全?不會被找到?”

花城從容地道:“對我來說,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謝憐卻覺得凡事無絕對,道:“當真這么有把握?”

花城笑瞇瞇地道:“如果它的藏身之處被毀了,那么,我也不必存在了。當然有把握。”

雖然謝憐很在意“不必存在”是什么意思,不過此地非安全之地,說不定哪里就有耳朵在聽著,不便深入交談這個問題,按下不提。但說到這里,謝憐真的很想問花城——他是怎么死去的?

很想知道,卻又問不出口。人死后,魂魄之所以能留在世上,都是憑著執念。大多數情況下,痛苦和怨念的執念是最強的。而能成為絕境鬼王,執念更不是一般的深重。他怕問了花城會像被他戳傷疤一樣受不了,而他自己也可能會受不了。這八百年,花城又是如何過來的?

想到這里,謝憐腦子里忽然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登時出了一背的冷汗,立即道:“三郎!”

花城道:“什么?”

謝憐的手指微微抽動,道:“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

花城道:“盡管問。”

謝憐盯著他,道:“這八百多年來,你,除了在仙樂國時見過我,還有什么別的時候,見過我嗎?”

“……”

花城緩緩回過頭來,道:“很遺憾,雖然我盡力去找,從來未曾放棄過,但是,沒有。”

謝憐追問道:“當真?”

花城直視著他的眼睛,道:“當真。哥哥為何這么問?”

謝憐不易覺察地松了口氣,勉強笑道:“沒有,只是,這些年來,中途過得比較難看,稀里糊涂的,又很失敗啊,想著若是給你看到了,恐怕不太好。”

花城哈哈道:“怎么會?”

謝憐卻一點兒也沒笑,道:“不是開玩笑,真的很失敗。”

聞言,花城斂了笑意,正色道:“那也沒關系。殿下不是自己早就說過嗎?”

謝憐一愣:“我?我說過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