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合銅爐必有一絕出

他的頭歪向一邊, 似乎已失去知覺。一見是郎螢, 謝憐下意識要去救,但很快剎住腳步, 反應過來:方才這里明明只有白無相, 郎螢又怎么會突然出現?

見那尊原本清圣無比的太子悅神像被淅淅瀝瀝的鮮血玷污得不成樣子, 花城顯是十分生氣,臉色沉怒, 彎刀厄命在手上寒氣四溢。

他一字一句地道:“滾下來。”

“郎螢”歪了的頭果真正了回來, 睜開雙眼,緩緩將自己從劍上“拔”下, 落到地上。

方才, 他震碎那一波圍襲的銀蝶后, 趁那一陣銀光亂閃,藏進了這尊神像的白紗之下,化成了郎螢的樣子。

既然他能化成郎螢的模樣,那么他就一定在哪里見過郎螢。謝憐道:“真正的郎螢呢?”

花城卻道:“也許, 根本就沒有什么‘真正的郎螢’。”

如果, 從一開始, “郎螢”就不存在,只是白無相未完全恢復的狀態,事情就很好解釋了。可是,謝憐想起死在與君山的小螢姑娘,寧可這種說法行不通。他很快想到了另一種可能,緩緩地道:“又或許是……他把郎螢吃掉了。”

對面的“郎螢”身軀正在漸漸拉長、拉高, 臉上的繃帶慢慢脫落,露出了里面那張悲喜面,聞言,微微抬頭,似乎在微笑,道:“猜對了。”

果然如此。

白無相被君吾打散后,留下了一縷殘魂游蕩在人間,不知飄蕩了多久,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找到了同為鬼體的郎螢。

他必然用什么方法蠱惑或者蒙騙了郎螢,使郎螢答應讓他寄宿在自己身上,否則,以他殘存的弱魂,不一定能吞噬掉郎螢。

而他粘在郎螢身上后,慢慢恢復,最終結果,就是謝憐和花城眼下看到的這個樣子,鬼吃了鬼,白無相反噬了郎螢這個宿主。就像賀玄吃掉白話真仙一樣,郎螢反倒成了他的附庸。

不消片刻,“郎螢”已經完全化成了白無相的模樣。花城盯著他,道:“郎螢為什么會答應讓你借他的靈體?”

須知,這種事情,就跟一個陌生人要求“把你家門打開讓我進去跟你一起吃吃住住”差不多。郎螢好歹也是個活了幾百年的鬼,雖然畏畏縮縮,但不至于傻到這個地步。白無相溫聲道:“我當然可以回答你。不過,你確定你旁邊那位,想讓我在這里說嗎?”

花城望向一旁。謝憐的神情微有怪異,竟是完全沒注意到他的目光。白無相又道:“姓郎,永安,人面疫。為什么答應讓我吃掉他?難道你還不清楚為什么嗎?”

謝憐的臉霎時白了一截,手背上青筋凸起,一劍斬去,喝道:“閉嘴!”

白無相閃身避過,那一劍竟是“鐺”的一聲,削斷了他自己神像手里握的那把長劍。

這下可好,太子悅神像,太子的劍成了斷劍,這神像也變成了一件殘品了。謝憐登時回過神來,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死靈蝶們被激怒了一般,蜂擁而上,白無相發出不冷不熱的一串笑聲,從從容容,以袖掩面,不再糾纏,迅速沒入黑暗之中。謝憐看著地上那截斷了的石劍,下意識對花城道:“對不起……”

花城打斷他道:“殿下跟我說對不起,這不是好笑?他走了,如何?”

謝憐心神微定,道:“逃了嗎?不能讓他進銅爐!”

二人追出萬神窟,重新攀到雪山之上。剛剛冒出個頭,便覺一陣地動山搖。向上望去,雪崩陣陣,比起方才,有過之而無不及,似乎被大雪掩埋在下面的什么東西蘇醒了,正在陣陣怒吼,要抖落身上的千年積雪。謝憐道:“這還上的去嗎?!”

花城緊緊抓住謝憐的手,道:“跟我走就可以!”

二人逆著冰雪崩塌的洪流而上。雖然艱難危險萬分,幾乎走一步退三步,但還是避開了最猛烈的雪石流和無數地坑,沖出了一條上山的路。

終于攀到最高處,冰封山頂,厚厚的凍了不知幾層,謝憐感覺稍微走快一點兒都要打滑,花城卻牽著他穩步而行,全然不懼。二人來到火山口,那山口仿佛一張向天咆哮的巨口,甚為壯觀。向下望去,一片漆黑。不知是否錯覺,最深處透出陣陣駭人的紅光,時隱時現。謝憐有些莫名心悸,按住頭上斗笠,不讓它被風雪吹走,道:“他已經進去了嗎?”

花城只看了一眼,便凝了神情,道:“已經進去了。”

“何以見得?”

“銅爐正在封閉。”

謝憐一驚,頓感措手不及:“怎么回事?這么快就封閉了?不是要進去幾只鬼在里面開始廝殺才行嗎?”

花城道:“那是一般情況。但如果,銅爐認為進入者有極大潛力沖破銅爐,而那只鬼又向它提出了封山要求,也會封閉。”頓了頓,他道,“當初,我就是這么做的。”

謝憐道:“他到底是不是絕?已經成絕的鬼王,如果再進入銅爐,會如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