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182章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在全城戒嚴之前, 謝憐等人連夜趕路, 到了另一座城。

他還是把國主與王后安置在隱蔽之處,自己和風信外出掙錢。可是, 在前一座城里掙不到什么錢的他們, 并不會在另一座城就突然開運了。

兩人仍是往往忙活一天后只能拿到微薄的工錢, 而且,因為往日形影不離的三人組里突然少了一個人, 另外的兩個人都極不習慣。比如, 之前是慕情負責收好錢袋,隨時清點數目, 現在慕情走了, 風信直言他說不定會把錢弄丟, 謝憐只好把錢袋收在自己身上。每次點著那一點點少得可憐的數目,他簡直無法相信,這就是他勞動一天的報酬。須知,從前的他, 哪怕是打賞乞丐也不止這個數啊。

沒了慕情, 也沒了給國主王后送食物的人, 謝憐只好每天都帶著風信,親自把各種所需物送到國主王后的藏身之處。能常常見到兒子了,這一點卻讓王后十分高興,一高興,她就下了廚。這天,她又讓謝憐和風信兩個嘗嘗她燒的湯, 拉著他們坐到桌邊,道:“你們兩個都要好好補補啊,全都瘦了。”

風信冷汗直流,屁股一沾凳子就彈了起來,擺手道:“不不不,王后陛下,風信不敢,萬萬不敢!”

王后和顏悅色地道:“你這孩子,有什么不敢的?來,坐下。”

風信哪敢說?是真的不敢,硬著頭皮坐下后,王后送上了她的勞作成果。風信猛吸一口氣,突然揭開鍋蓋,謝憐坐在上席,兩人看到鍋里事物,都是一臉慘不忍睹。

謝憐低聲道:“這雞……死得好慘。”

“……”風信嘴唇微微翕動,道,“殿下,你看錯了,里面根本沒有雞。”

“???”謝憐:“那里面飄浮的這個死雞一樣的東西是什么?”

風信:“我猜是羹糊吧……形狀有點不對?”

兩人研究了半天也猜不出鍋里的這個到底是什么。王后給謝憐各盛了一碗,風信自己搶著盛了一碗,等王后一進屋后去找國主,他們立刻把自己碗里的湯倒掉,然后裝作一飲而盡意猶未盡正在抹嘴的模樣,道:“飽了飽了。”

見狀,王后頗為高興,道:“好喝嗎?”

謝憐言不由衷地道:“好喝,好喝!”

王后高興地道:“好喝你們就多喝些吧!”

謝憐險些把那一口并不存在的湯給噴出來,舉起手帕裝模作樣地拭著嘴角。這時,王后似乎猶豫了片刻,道:“皇兒,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別怪娘多嘴啊。”

謝憐心中微緊,放下了手帕,道:“什么事?您問吧。”

王后在他身邊坐下,道:“慕情那孩子呢?怎么這幾天都沒來?”

果然。

聽她提起慕情,謝憐的心更緊了,道:“啊,我交代了他一些任務,所以他先去別的地方了。”

王后似乎松了口氣,點點頭,隨即,又道:“那他什么時候回來?”

謝憐道:“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在外面……不能回來了。”

聞言,王后看起來有些為難,謝憐覺察到了,道:“怎么了嗎?”

王后立即道:“沒什么。”

還是風信眼尖,忽然道:“王后陛下,您的手怎么了?”

手?

謝憐低頭一看,登時驚了。

他母親原先一雙保養得當、雍容華貴的手,此刻,卻是看起來有些駭人。指節處都破了皮,隱隱還有些血跡。謝憐豁然站起,拉住她手道:“這是怎么回事?”

王后忙道:“沒怎么回事。就是洗了些衣裳被子,但我不怎么會洗。”

謝憐脫口道:“您為什么要自己洗?你可以……”

話音未落,他就卡住了。可以什么?可以讓宮女仆從幫忙洗?可以讓慕情幫忙洗?都不可能了。

逃亡路上,一直以來,慕情作為近侍,包攬了謝憐和國主、王后的各種日常貼身事物,他一走,一下子所有瑣碎雜事都沒人做了。

沒人做飯了,沒人洗衣了,沒人疊被了。原先簡單無比的日子,突然間變得哪兒都不順手了。謝憐倒還能勉強忍忍,因為他要操心的事太多了,但他享慣了清福的母親哪里干過這樣的粗活?而如果王后不親自動手,又能讓誰來代勞呢?

沉默半晌,謝憐道:“您放著吧。我來洗。”

王后笑道:“不用。你好好做自己的事。我沒洗衣煮飯過,反正每天也閑著沒事,自己做做,還挺有意思的。特別是看你們吃得開心,我也很有滋味。”

那鍋湯就是他母親用這樣的一雙手做出來的。但是,他們卻沒喝一口,就把湯偷偷倒掉了。謝憐和風信對視一眼,均感不是滋味。這時,王后又道:“對了,還有一件事。就是,你明天能不能帶點藥回來?”

謝憐微微睜眼,道:“藥?什么藥?”

王后愁容滿面,道:“唉,我也不知,要不你去藥鋪子里問問,咳血之癥要用什么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