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2

聽他提起藥, 謝憐回頭, 望著屋內,國主和王后就歇在里面。須臾, 他道:“藥我可以再想辦法, 你收下吧。”

他堅持要給, 風信不明所以,莫名其妙又好笑, 聳了聳肩, 撿起地上那把破蒲扇繼續扇火煎藥,道:“那行, 我先幫你收著。什么時候你又想要回它了再找我吧。”

謝憐搖頭, 道:“我不會要回來的, 你想怎么處理它都行。”

當了紅鏡,手頭寬裕了些,他們總算是吃了幾頓好的。鑒于王后手藝驚人,謝憐婉言請母親還是去照顧父親, 千萬不要下廚了, 由他自己動手料理材料。雖然他也沒經驗, 但沒吃過豬蹄也看過豬走路,做出來的東西還算能入口,這才救了眾人的口腹之苦。

那日與國主爭執后,謝憐心中其實后悔,但對父親又拉不下臉,只是盡力默默照顧。咳血之癥不能受寒, 他便給父親添置了些被子爐子。

永安士兵們對潛逃的仙樂皇族們抓得很緊,很快,這座城也戒嚴了,好容易安定下來,又不得不再次離開。

這已經是謝憐帶著父母逃難途中經過的不知第幾座城了。說實話,一路所見,比他想象的要平靜得多。最慘烈的,也就是仙樂皇城了。但皇城之外的許多地方,似乎并沒受到那么大的影響。

畢竟,國主、太子、皇城、貴族,對普通的百姓而言是極其遙遠的東西,甚至和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神仙差不多。換一位國主,好像并沒有太大區別。尤其當新的國主并不是一位暴君,上來后也沒頒布什么嚴苛法令,除了多了一個茶余飯后激烈的討論話題,就沒有更多感慨了。

“國主姓謝我也是種這幾畝地,姓郎我不也還是種這幾畝地嘛!”謝憐聽到有人如是說。

話是不假。但奇怪的是,對于傳聞中那位從戰無不勝變為屢戰屢敗的太子殿下,大家的態度卻都出奇的團結,仿佛一談到他就瞬間化身為深愛國家的仙樂百姓,這一點令他不解又不甘。

不過,他也沒太多心思關心這些了。當掉紅鏡后換來的那些錢沒撐幾個月,便又耗干了。

咳血之癥原本就難以治愈,加上國主心氣郁結,得大量藥吊著才能不好不壞,一旦斷了藥,勢必惡化。謝憐手邊已經沒東西可當了,這日,在街頭游蕩許久,想了又想,最終,還是對風信道:“要不然……我們試試吧?”

風信看他,道:“那就,試試?”

二人不是第一次猶豫著想“試試”了,只是之前都沒下定決心,而且,他們某次交談,透露出來的那意思被屋里的國主聽到后,他勃然大怒,發了一通大火,堅決不許謝憐為了錢去做那種恥辱之事,否則寧可不喝藥,只得作罷。到了眼下,不用說得更明白,都懂。謝憐點了點頭,用白綾把臉裹得更嚴實。風信道:“殿下你不用來,我一個人來就好了。這樣萬一國主問起來也沒事!”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憋了半晌,突然對著街上行人大吼起來:“各位父老鄉親走過的路過的不要錯過——”

街上行人被他嚇了一跳,三三兩兩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道:“吼那么大聲干什么!”“你們是干啥的啊?”“有什么本事耍一個看看?”“我要看胸口碎大石!”

風信把背上的弓取下來,硬著頭皮扯道:“我……我綽號‘神箭手’,百步穿楊,給大家來,露上一手,獻個丑。各位要是看得開心,還請、打賞幾個!”

什么神箭手,什么獻個丑,這套話都是他們路上看別人賣藝的時候學來的。雖然他們嘴上老是說絕對不會去賣藝的,但不知不覺中,老早就在留心別人是怎么說的了。眾人嚷道:“廢話少說!快動手!”“等你老半天了!趕緊的!”

風信搭箭上弦,指著人群里一個正在啃果子的閑漢道:“這位大叔請站出來,把這個蘋果放在頭上,我可以在三百步外射中它!”

那閑漢把頭一縮,縮進人群,道:“我不干!”

風信道:“不會射中你的,放心!射中你我賠你多少錢都行!”

那閑漢道:“我又不是傻瓜!射中了我你賠多少錢都沒用了。你們既然是出來賣藝,連個家當都沒有嗎?不是應該射你旁邊那個嗎!”

眾人都道:“就是!”謝憐也道:“我來吧。”人群里不知誰拋了個果子過來,謝憐接了就要往頭上放,但風信本意就是不讓謝憐摻和,怎會叫他來?他一急,把果子一搶,三兩下自己吃了,調轉箭頭,對準一旁一座高屋上掛的一角彩旗,道:“我射那個!”說著就一箭飛了出去。他箭法絕好,自然射中,圍觀人群哄然大笑,都道:“行啊,有點本事!”笑著鬧著,果真有幾個丟了幾個錢。

圓形的小錢在地上滴溜溜地打滾,風信上前去撿,謝憐也默默蹲下來撿,但心中總覺得失落落的,好像丟掉了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