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攔山路太子打敗劫

他千叮萬囑, 讓風信先留在這里守著國主王后, 自己出了小破屋。一路走一路回頭,心跳得極為厲害。走出長長一段路, 確定風信真的沒有跟上來后, 這才放心。

定定神, 走走停停十幾里,謝憐終于挑到了一處他覺得合適的地點——一條位于荒郊僻野的山路上。

四下望望無人, 謝憐以白綾覆面, 將臉包得嚴嚴實實,一躍上樹, 藏匿了身形, 屏息凝神。接下來, 就是靜待路人通過。

不錯,他的“辦法”,就是所謂的“劫富濟貧”。

過往,謝憐只在說書和話本里聽到過這種江湖俠客打家劫舍劫富濟貧的故事, 自己并沒做過, 也從沒想過要做。因為, 原先他是這么想的:不管怎么美化,無論目的有多么正當,打劫就是打劫,偷竊就是偷竊。否則,以謝憐的身手,別說是飛檐走壁偷點兒東西了, 殺光看守,搬空一座銀庫也不在話下。

但是到了這一步,實在是沒辦法了。一定要說的話,“搶”比“偷”要稍微好上那么一點點,大概是因為前者還算“光明正大”。掙扎許久,謝憐還是打了原先的自己一耳光,打算劫別人的富、濟自己的貧了。

這是最快的辦法了!

謝憐蹲在樹上,月黑風高,四野寂寂,空無一人,他卻是心臟砰砰狂跳。

就算是獵殺最兇惡的妖獸時,他也沒這么緊張過,從袖子里掏出一個冷硬的饅頭,手都在微微顫抖。

如果你還能對吃食挑三揀四,只能說明你不是真餓,在謝憐懂得了這件事后,突然就習慣饅頭的滋味了。

冬日將至,夜里極冷,謝憐一邊啃著冷饅頭,一邊呵出一口一口的白氣。因為不愿被看見,所以謝憐根本沒考慮過人多的地方,特地挑了偏僻之處,足足等了兩個時辰,山路盡頭才慢悠悠走過來一個行人。

謝憐精神一振,兩三口塞下那個饅頭,盯著那慢慢走近的行人,發現,那是一個老頭兒。

這么老的老人家,雖然衣著尚算光鮮,應當很有錢,但是,當然不在謝憐的考慮范圍內。也不知他是失望,還是松了口氣,總之,果斷沒有理會,放他過去,繼續等待下一個人。

一個時辰后,謝憐蹲到雙腳發麻、下半身都快僵硬了,才等來了第二個人。他看那人走得也很慢,心道:“難道又是個老人家?”

待到那人慢慢走近,他才發現,不是個老人家,是個青年。

那青年模樣憨厚,笑容滿面,走得很慢的原因是他扛著一袋沉甸甸的米。謝憐手心冒汗,心中對自己道:“……動手嗎?”

猶豫片刻,他還是放棄了。

放棄的原因是,這青年衣衫襤褸,腳上草鞋都磨破了,露出腳趾,顯是家中貧窮。他這么高興,一定是因為終于有了一袋米可以吃,說不定他家里的人已經餓了好多天了,說不定這袋米是他賣了家里唯一的一頭牛換來的。萬一被搶了,豈不絕望?

謝憐自己胡思亂想了一大堆,后來才想到也許可以只要一半的米,但這時候那青年早就走出老遠了。于是,謝憐果斷不再考慮,繼續等待下一個。

如此,他蹲在這棵樹上巴巴地等了好幾個時辰,從天黑蹲到天明。期間,這條山路上大約通過了十幾個行人,每次謝憐想要動手,都因為各種各樣不適合下手的理由放過了他們。好幾次他都在想,算了吧!還是回去吧!根本沒有哪個強盜是像他這樣打劫的,能有收獲才是鬼。可是,一想到回去之后,藥也沒了食物也沒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等。

大半天后,終于,山道上遠遠地走來了最后一個路人。

那是個中年男人,衣著華麗,非富即貴,相貌兇惡且油里油氣,使人見之反感,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不過,所謂人不可貌相,謝憐忍不住又想:“萬一這人只是長得兇神惡煞,實際上是個好人該怎么辦?就算他有錢,難道他就活該被搶嗎?”

正掙扎著克服不了自己心里那一關,腹中突如其來的一陣咕咕之聲驚醒了他,謝憐心中嘆了口氣,道:“罷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就你了!”

打定主意,他便從樹上一躍而下,道:“站住!”

半路殺出個蒙面人,那男子一驚,警惕道:“你是誰?鬼鬼祟祟地蒙著臉躲在這里想干什么?!”

謝憐硬著頭皮,道:“……把……把……”始終是心中有障礙,他卡了好幾次才喊了出了那句話——“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

那男子張大了嘴,一蹦三尺高,道:“來人啊!救命啊!強盜啊!”喊完拔腿就跑。比起被他逃了,謝憐其實更擔心他大喊大叫招來了別人,雖然其實此處是荒山野嶺不大可能招得來,就算招來了他也能立刻逃跑,但畢竟做賊心虛,立即道:“站住!別喊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