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三十三神官爭福地 2

也許是他情緒激蕩之下的目光太刺人了, 被他盯著的那幾名小神官連忙擺手, 道:“我們沒有告訴外人呀!”

謝憐紅著眼睛道:“那他們是怎么知道的?!”

在場的三十幾個神官聽到了那句話后,根本沒幾個臉露驚訝之色。既然這么多神官都知道了, 那上天庭又有多少神官知道了?

被他質問, 那幾名神官卡了一下, 又辯解道:“他們又不是外人嘛,這里的都是相熟的朋友, 大家之間都沒有什么秘密, 告訴他們不算告訴別人,除此以外的神官我們不會說出去的……”不等他說完, 謝憐便厲聲道:“謊話!謊話連篇!我不信!!!”

被他如此厲聲打斷, 那幾名小神官也有些臉上掛不住, 縮回人群里。這時,忽然一名神官大聲道:“你信不信又有什么所謂?太子殿下你自己在被貶期間做的好事,人家沒有當場告發你就不錯了,你還要求別人為你保密?我們有什么義務要為你保密?真是好笑!”

謝憐仿佛突然被迎面潑了一盆水夾冰, 又被一把刀扎透了心, 急道:“不是!我……”

又聽有人道:“平日不做虧心事, 夜半不怕鬼敲門。你不潔身自好,又如何能怪旁人不信守諾言?如果有人替你瞞著這種不義之事,那才是失職無德!”

謝憐道:“不是!!!我……”

他想說我是有原因的,我也不想的,可他心里也清楚,無論什么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他的確打劫了!

這樣一塊污點,仿佛一塊恥辱烙印烙在他臉上,使他在這些神官面前變得無限渺小,連為自己辯解都不敢大聲。見他氣勢下去了,一名武神站了出來,道:“太子殿下,你現在該明白,為什么我們不希望你也在這里修煉了吧?”

謝憐低下頭,握緊了拳。

那名武神接著道:“我們不是一路,道不同不相為謀,你還是自行離開吧。”

看他振振有詞說著“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模樣,謝憐卻忽然明白了。

說來說去,歸根結底,不還是想要他讓出這片靈地嗎!

他雙手拳頭骨節咔咔作響,喉頭壓抑一陣,沉聲道:“……我不走。我要在這里修煉。”

此刻,對這三十幾個神官的憤怒,已經壓倒了他的羞恥之心。

反正已經到了這一步,干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比起灰溜溜地逃走,他寧愿厚著臉皮杠在這里,教他們沒法得逞。謝憐猛地抬頭,又重復了一次:“我要在這里修煉。這座山不是你們的地盤,你們沒有資格讓我離開!”

見他態度強硬,那三十幾位神官都黑了臉。謝憐聽到有人低聲道:“這又是何必?”

“我真是從沒見過這么厚臉皮的……”

然而,任他們怎么說,謝憐都杵在原地。縱使心里已被唇槍舌劍扎得流血,但還是倔強地死撐著一動不動。

那名武神道:“看來太子殿下是一意孤行,非要鬧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謝憐冷冷地道:“有本事就來趕我,反正就算你們想,你們也沒那個本事!”

此句一出,對面十幾位神官登時色變,齊齊抽出了兵刃!

這是自然。對于武神而言,方才那句可是個大大的挑釁。在場為數不少都是武神官,哪里能當做沒聽到?

被團團包圍,謝憐卻分毫不懼。他手里沒有刀劍,只緊緊握著一根登山時充作拐杖的樹枝。一名武神官肅然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立刻道歉,我們可以當做你方才沒有冒犯我們。”

謝憐卻道:“如果我有哪里讓你們不愉快了,我絕不會道歉。”

他執著那根樹枝,指向前方,道:“因為你們根本不配為神!”

對面一陣騷動。

有人嗤道:“我們不配?你這種打劫凡人的強盜就配了嗎!”

謝憐再也忍不了了,他也本來就不想忍了,抄著樹枝便攻了上去,喝道:“欺人太甚!”

那十幾名武神官也以兵刃迎戰。后排有神官道:“又不是我們讓你去打劫的,你怨我們是什么道理!”

他們卻是高興的太早了。本以為謝憐既無法力也無兵刃,肯定好對付得很,誰知,完全不是那回事。謝憐手里拿的雖然只是一根樹枝,卻被他使得仿佛一柄毒鋒,咄咄逼人,強勁至極。雙方對上沒多久,好幾個武神官的劍險些給他挑飛了,他們甚至連給這樹枝的勁風刮到也不敢,驚得連忙閃到了后排。

以神官之尊,居然打不過一個被貶的凡人,這可太丟臉了!

這時,一名觀戰的神官突然遠遠慘叫一聲,號道:“什么東西?!”

這一喊,其他神官也驚了:“怎么回事?!”

那神官似乎痛得厲害,捂臉彎腰道:“剛、剛才,有一團鬼火打中了我眼睛……是不是他搞的鬼?”

謝憐記起,這正是方才指著他鼻子喊他強盜的那名神官,氣極反笑:“什么鬼火?你們要搶靈地直說就是了,用不著再污蔑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