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黑夜中, 謝憐雙眼的瞳孔瞬間收縮成極小的兩點, 顫聲道:“……是你?!”

白無相!

謝憐毛骨悚然,一躍而起, 反手要去拔劍卻拔了個空, 這才記起他所有的佩劍早就都被當掉了。連他之前充作兵器的那根樹枝也被削斷了。也就是說, 現在的他身無法力、手無寸鐵,卻對上了這個東西!

幾年前仙樂覆滅后, 白無相就從世上消失了。謝憐根本沒去找過他, 也沒想過要去找,只盼著他就這么無聲無息地永遠不再出現才好, 誰知今天這個東西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那白衣人影緩緩向他走近, 謝憐從心里感到一陣膽寒, 先是忍不住后退了兩步,隨即反應過來:不能后退!逃跑也沒有用!

他厲聲道:“你想干什么?!”

白無相不答,繼續負手走近。謝憐的手腳連同從唇里呼出的白氣都在顫抖。

他逼著自己回憶方才那三十多個神官或揶揄或冷漠或大笑的面孔,還有慕情轉過去的側臉, 忽然之間, 他忘記了恐懼, 喊出了聲,一掌劈了上去!

然而,這一掌還沒劈到,一陣劇痛先到。對方竟是預料到了謝憐的招數,搶先一步閃到他身后,在他膝彎上踹了一腳!

太快了!

謝憐雙膝已經“撲通”一聲重重跪倒在地, 腦子里才冒出這個恐怖的念頭。

這東西的動作,居然比他思考的速度還要快!

下一刻,謝憐便感覺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一只冰冷手掌的五指大開,覆在了他的天靈蓋上!

他大叫起來,而那只手微微用力,把他的頭顱連著整個身體一起提了起來。謝憐毫不懷疑,以這東西的勁力,這五根手指只要一收攏,就可以直接碾碎他的顱骨,讓他的腦袋頃刻間變成一團血肉模糊的骨夾肉。他也毫不懷疑,白無相抓住他后的下一步,就打算這么做!

謝憐凌亂地抽著氣,以為必死無疑,用力閉上了眼。誰知,身后那東西卻根本沒有繼續用力的意思,反而收斂殺氣,輕嘆了一聲。

這聲輕嘆后好一陣,對方都沒有繼續動作。一片死寂中,謝憐又一點一點,睜開了雙眼。

漫天的鬼火們正在狂喜亂舞,每一團火焰都是一個正在看熱鬧、嘎嘎大笑的亡靈,然而,眾多的鬼火似乎都被什么震懾了,不敢靠近他們兩個,只有一團火焰格外明亮的鬼火懸在他們上方,正在用自己的火焰一下一下,猛烈地撞向謝憐身后之人。不知在做什么,但怎么看,都猶如蜉蝣撼樹。

驀地,謝憐身體一僵。

白無相,居然抱住了他。

謝憐歪歪斜斜地跪坐在地上,被一雙冰冷而有力的手,抱在一個毫無生氣的懷里。

白無相也不知何時坐了下來,喃喃道:“可憐,可憐。太子殿下,看看,你被弄成什么樣子了。”

他一邊喃喃低語著,一邊撫摸著謝憐的頭,動作輕柔而憐憫,仿佛在撫摸一條受傷的小狗,或是自己生了重病即將死去的孩子。

月光下,悲喜面的半張笑臉隱沒在黑暗里,只有半張哭泣的臉,仿佛是在真心實意地為謝憐傷心落淚。

謝憐僵硬地縮著不動,身后的白衣人抬起手指,擦掉了他臉上臟兮兮的泥巴。

在他的動作之中,謝憐居然感覺到了一種詭異的慈愛。像是在最好的朋友、最熟悉的親人懷里,被凍得直打哆嗦的身體也奇跡般地回了一點暖。

沒想到,在這般境地里,給了他這種慈愛和溫暖的,居然是一個如此詭異的東西。

謝憐喉嚨里發出陣陣壓抑的嗚咽,抖得越發厲害。那團鬼火飛到他心口,似乎想焐熱他,卻又不確信自己是否能幫他驅散寒冷,不敢貼近。

白無相幫他擦干凈了身上的爛泥,道:“到我這邊來吧。”

“……”謝憐顫聲道,“我……我……”

一句未完,他突然一掌探出,襲向白無相的面具!

突襲得手,那面具被他一掌打得高高飛起,而謝憐已翻身躍到數丈之外,方才的畏懼之態一掃而光,沉聲怒道:“誰要到你那邊去,你這個……怪物!”

那張慘白的悲喜面墜地,滿天的鬼火們仿佛被嚇呆了,突然失序,狂舞不休,無聲尖叫。白無相則捂著臉,低低地笑了起來。

那笑容聽得謝憐寒毛倒豎,道:“你笑什么?”

白無相輕哼一聲,道:“你會到我這邊來的。”

他語氣篤定,謝憐不懂他什么意思,不可置信道:“你那邊是哪邊?你毀了仙樂還讓我到你那邊去?你瘋了嗎?你有病吧!”

他不會罵人,就算憤怒到極點也只會說那幾個字,不然他要用世界上最惡毒最能泄憤的字眼來詛咒這個東西。白無相哈哈一笑,以手覆面,昂首道:“你會來的。在這個世上,除了我,誰也不會真正懂你,誰也不會永遠陪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