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2

謝憐當場大叫起來, 風信冷不防被他嚇了一跳, 道:“怎么了?!怎么了!”

謝憐臉色蒼白地指著鏡子道:“他!我……我、我……”

風信順著他的手,往鏡子里看去, 好一會兒, 卻是一臉懵然地轉過頭, 道:“……你怎么了?”

謝憐嚇得不輕,緊緊抓著他, 好容易才能把多說幾個字:“我!我!我的臉!你沒看見嗎?我臉上有?!”

風信盯著他的臉, 嘆了口氣。謝憐還在疑惑他為什么沒反應,卻聽風信道:“殿下, 你才發現自己臉上有傷嗎?”

謝憐如墜冰窟。

為什么?怎么會這樣?為什么風信會這么說?

難道風信、根本看不見此刻鏡子里的他臉上這張面具?!

謝憐脫口道:“你看不見嗎?我臉上有東西!”

風信疑惑道:“什么東西?具體指什么?我沒看到?”

謝憐又去看鏡子:“不可能!我……”

可是, 他這再看一次, 鏡子里的他臉上那張面具卻消失了,映出的還是他那張驚惶失措的臉。

臉上交錯著烏青的傷痕,看起來失魂落魄,狼狽至極, 仿佛一個被財主暴打一頓的小長工。謝憐情不自禁愣住了, 試著觸了觸臉頰邊緣, 心想:“……這是我?”

這時,只聽風信道:“殿下,你……是不是太累了?還是被那臭小子氣到了?聽我的,最近你別出去了,還是多休息吧。”

謝憐好容易回過神來,見風信背了弓、提了凳子就要出門去, 忙道:“不是!我……”

風信一面推門,一面回頭:“還有什么?”

話到嘴邊,卻又生生咽下。因為他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詭異的念頭:

本來現在的日子就已經很艱難了,如果告訴風信,白無相可能又會回來纏上他們,風信會怎么做?

風信對白無相的陰影也不淺,他會怎么做?會不會萌生退意,像慕情那樣離開?

在他胡思亂想的當兒,風信已經出門去了。謝憐被關門聲驚醒,只好縮回床上,悶上被子,打算再睡一覺。

忽然,他聞到了一股怪味。

謝憐爬起來,先還以為是王后又在做飯了或是老鼠什么的死在角落了,起身察看,找來找去,最后卻發現,這怪味的源頭,居然是自己。

謝憐這才想起來,他已經幾十天沒有換衣和洗漱了,當然會有氣味。

謝憐屏住呼吸,心中一下子涌起一股對自己的厭惡。想到父母和風信一定都覺察到了,但都沒跟他說,又是一陣羞恥,偷偷摸摸開門看了看,外面沒人,于是自己找了新衣服,打算燒水洗個澡。

一番折騰,總算是泡在了浴桶里。他把自己整個人沉進水底,憋到窒息,幾欲昏厥才浮出來,狠狠洗了幾把臉。

把全身上下都刷過一遍之后,謝憐伸出手去拿衣服,心不在焉地抖開衣服正要穿,忽然發現有什么不對勁。

這根本不是他的衣服,而是白無相那件慘白的大袖喪服!!!

謝憐只覺他泡著的熱水瞬間變成了一鍋冰池,毛骨悚然,失聲道:“誰!是誰干的?!”

是誰趁他不注意偷偷把衣服換了?!

他濕淋淋地跳出來,撞倒了浴桶,一聲巨響,整個屋子登時水漫金山,驚得隔壁屋里的國主王后都被嚇到了。王后扶著國主進來一看,謝憐赤著身體倒在地上,滿地都是水,嚇得她撲上來抱著他道:“皇兒,你是怎么了啊!”

謝憐濕淋淋的披著頭、散著發,抬起臉來,反手一把抱住她道:“娘,鬼,有鬼,有鬼纏著我啊!他一直跟著我!”

他這模樣,看上去就跟瘋了沒有兩樣,王后再也受不了了,抱著兒子心疼得哭了出來。國主也看著謝憐發呆,四十幾歲的人,如今看來已逾花甲之年。冬日的寒氣凍得謝憐一個激靈,指道:“衣服。快看那衣服!……”

然而,他再去看那衣服,哪里是什么白喪服?不還是他的白道袍嗎?

謝憐忽然一陣憤怒,一拳錘在木桶上,咆哮道:“你到底想怎么樣?你在玩兒我嗎?!”

王后強忍淚水,抱著他道:“皇兒別生氣,你先把衣服穿上,穿上吧,別著涼了……”

這一日,風信回來的也很晚,臉上倦容,也比以往更深。

謝憐已等他許久,迫不及待地道:“風信,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對你說。”

雖然白無相這東西太詭異厲害,即便是告訴風信,提前示警估計也沒什么用,但他思來想去,還是認為這件事不應該瞞著風信,因此決定告訴他實情。豈料,風信沒有立刻問他是什么事,而是道:“剛好,我也有點事想跟你說。”

謝憐心想肯定白無相這件事比較重要,要緊的事還是放到后面再說,坐到桌邊,問道:“你先說吧,什么事?”

風信遲疑了一下,道:“還是殿下你先說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