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189章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3

謝憐冷冷地道:“讓開。”

那鬼火一動不動。謝憐道:“你們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鬼火不答。而其他的小鬼火們依然在重復著“不要過去”。謝憐根本不想和這些東西多作糾纏, 揮手一掌, 打散了它們。

并非是打得魂飛魄散,這一掌, 只是驅散了結成阻攔之陣的鬼火們, 仿佛驅散了一群螢火蟲或小金魚。

謝憐快速通過, 踩得地上枯枝敗葉輕聲作響,然而回頭一看, 鬼火們也迅速跟了上來, 看樣子要再次結陣。謝憐警告道:“別跟著我。”

最明亮炙熱的那團鬼火飛在最前,充耳不聞, 謝憐舉手作欲打狀, 發狠道:“再跟著我, 當心我把你們打得魂飛魄散!”

如此恐嚇,許多鬼火都害怕了,撲閃撲閃,畏畏縮縮向后退去。而為首那鬼火在空中凝滯了一下, 依舊跟在他身后五步不到之處, 讓謝憐覺得, 它仿佛在說“魂飛魄散也無所謂”,又或者是,它知道,謝憐不會真的打它的。

謝憐忽然一陣沒由來的憤怒。從前他一聲喝,哪個小鬼還敢再作糾纏?早就夾著尾巴四散無蹤。如今,不但是個人都敢隨意踐踏他, 連這小小一團鬼火都不聽他的話,不把他的威脅當回事,氣得他眼眶發紅,喃喃道:“……連你這種小鬼也這樣……全都這樣……沒一個不這樣!”

為這種小事被氣成這樣,有點好笑,但謝憐此刻是當真滿腔憤懣。豈料,他喃喃說出這句話之后,那團鬼火卻仿佛明白了他現在又生氣、又傷心,定在空中,不再前進,帶著幾百團小鬼火,慢慢向后退去。不一會兒,便盡數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謝憐吐出一口氣,轉身繼續前行。

七八百步之后,前方迷霧中隱隱現出了幾角飛檐,似是一座深山古觀。謝憐走到近前,定睛一看,雙目微微睜大。

這居然……是一座太子廟。

自然,是破敗潦倒的太子廟。它早就遭受過暴徒的洗劫了,匾額落在地上,摔成兩半。謝憐在廟門口停頓片刻,抬腳跨過那塊殘破的匾額,進入廟里。殿中神像也早已不翼而飛,不知是被砸了還是被燒了,亦或是被沉海了,神臺上空蕩蕩的,只剩一個焦黑的底座。兩側的“身在無間,心在桃源”被劃了二十七八刀,仿佛一個好好的美人被人用刀子劃花了臉,再也不美,陰森猙獰。

謝憐沉住氣,到殿中就地坐下,等待著白無相的出現。一炷香后,廟外的迷霧中,果然現出了一個身影。

但是,這身影身形不對,并不如白無相悠然自得;腳步聲也不對,較為急促,并不如白無相那般悄然無息。所以,來人絕對不是白無相,也不是任何他認識的人,

那么,會是誰呢?

謝憐警惕萬分,待到那人“踏踏踏”地沖到太子廟前,他才看清對方模樣。不過,很遺憾,來人跟他的一切猜測都不符——怎么看都完全就是個過路人,看不出端倪。

但謝憐仍然沒有放松警惕,誰知會不會是白無相的偽裝?

荒山野嶺,破敗道觀,忽遇一人,謝憐警惕對方,對方也警惕著謝憐。半晌,他才試探著問道:“這位……道長?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不?”

謝憐微微皺眉,抬頭道:“你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那你是怎么來的?”

那人道:“我迷路了!轉了老半天都轉不出去。”

謝憐心知,他這絕對不是迷路了,如果這人不是白無相偽裝的話,那就多半是被什么東西拐進來了。

他道:“別轉了,你走不出去的。”

“啥?你說啥?”

謝憐卻不再回答了,繼續打坐。如果是白無相拐來的,那著急也是沒用的,他不放人人就別想走,不如靜靜等著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那人也跑累了,坐在一旁歇腳,二人相安無事。過了沒一會兒,迷霧中又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影,行到廟前,也是一個納悶兒的路人,看到廟里有人,連忙迎上來道:“兩位老兄!問一句,這是什么地方?”

那兩個路人攀談起來,謝憐生出了一個預感。

這還沒完。還會有人來的。

果然,不到一個時辰,這座太子廟就陸陸續續來了幾十個人。男女老少皆有,或獨身一人,或三三兩兩,或拖家帶口,大多數是迷路的,但迷路的方式千奇百怪,有的甚至在大街上走著都能迷到這里來,十分不可思議。在里面,謝憐還看到了之前非要跟他比胸口碎大石的那個賣藝人,他臉色不大好,看來上次的比試著實讓他受傷不輕,兩人打了個照面,沒說話,點點頭。

顯而易見,這些全都是普通人,而且,全都是白無相故意帶到這深山老林的!

謝憐心中警鈴越來越響,卻是不動聲色,從袖中掏出一個冷饅頭用力啃了一口,用力咀嚼,再用力咽下。他要盡可能保存體力,應付待會兒可能到來的大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