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百劍穿心厲鬼成形

為什么要這樣看著他?

謝憐懵懵然, 邊聽有人低聲道:“好像啊……”

“不是好像……是一模一樣!”

“真的是他嗎?”

有人直接問出來了:“你是……那個, 太子?”

謝憐下意識脫口道:“我不是……”

然而,話音未落他便發現, 原先他用來遮擋真面目的白綾, 不知何時被解下了。此刻將他五花大綁的, 就是那道白綾。他的臉,已經在眾人面前一覽無遺了。

謝憐的心吊到了嗓子眼, 硬著頭皮對上那些視線。

不知是不是他心理作怪, 他覺得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變得詭異起來。不過,還好, 或許是因為眼下情形危機, 這些目光中, 并沒有他所想象的厭惡或是憤怒。而他之所以會這么認為,是因為下一刻,觀外便突然爆發了一陣非人的嚎叫!

謝憐勉力扭頭,發現嚎叫的竟是那些被他點倒的人面疫患者。他們不知何時又爬了起來, 而且多出了幾倍, 圍在太子殿外, 手牽著手攔成了一個圈,繞著太子殿邊轉邊喊,仿佛某種恐怖的儀式,又仿佛純粹的群魔亂舞。殿內眾人嚇得俱是一縮,還有幼童哭了出來,被父母抱在懷里捂住眼睛耳朵。每張臉上都滿是恐懼:“怎么辦?怎么辦啊?”

“這些人會不會沖進來啊……”

“就算不沖進來, 他們離的這么近我們會不會得病啊……萬一得了那種病該怎么辦?!”

謝憐用力掙扎,卻根本沒法掙松一絲,看來這白綾已經被動過手腳了,估計是被注入了法力。他掙得額上青筋凸起,吼道:“白無相!”

無人應答,但一只冰冷的手拍了拍他的頭頂。謝憐一愣,寒毛倒豎,扭頭望去,頭皮瞬間麻了大半邊。

難怪下面這些人看過來時的目光都那般詭異了,不光因為他的臉暴露了,還因為,白無相就坐在他身后的黑暗之中!

在一個如此詭異的白衣人面前,眾人大氣都不敢出,更不敢輕舉妄動,造成的后果就是白無相視他們如無物,在眾目睽睽之下扶起了謝憐。

謝憐從躺臥變成了坐,坐在他的神臺上,仿佛一尊被縛的活生生的神像,他只能轉動眼珠和頭顱,除此以外,幾乎什么都做不了。

雖然這幅情形詭異至極,但終歸還是外面嚎叫的人面疫患者們更可怕。底下眾人的目光很快重新回到外面。有人喃喃道:“……我聽說過的,我聽說過的,住在一片區域的人都能相互傳染,這種病傳染的很快的!這么近,這么點距離,我們肯定、肯定!”

想到他們很可能就要患上那種恐怖至極的瘟疫,殿內一片凄惶絕望。一人道:“要不然,我們找幾個人沖出去,打死這幾個怪人,其他人趕緊逃跑?”

可是,且不說這樣沖出去的人能不能打死這么多怪人,只要沖上去扭打,勢必會患上人面疫,這就是犧牲自己、拯救大家。擺明了去送死的事兒,誰會愿意去呢?沒人愿意。

謝憐倒是想,但他眼下受制于白無相,而且他一招點倒七八個還行,這好幾十七八個,難免有漏網之魚,總會有人面疫患者趁間隙沖到太子廟里來。至于,直接殺掉白無相?不用想了,癡心妄想。

但是,現在必須要有一個人能平復眾人的情緒,謝憐定定神,道:“大家先別亂了陣腳!沒這么快,我們還有時間想辦法。”

可是,僅僅保證“沒這么快”,是無法安撫人心的。

打破了這種絕望的,居然是白無相。冷不防,他道:“人面疫,是可以隔絕和治愈的。”

此言一出,眾人齊刷刷猛地抬頭,道:“可以治愈?什么辦法?!”

謝憐一顆心陡然懸起。白無相則悠悠地道:“問太子殿下吧。太子殿下知道那個辦法。”

于是,百雙眼睛又齊刷刷望向謝憐。那些目光刺得他往后一縮,被白無相擋住,推了回去。幾人滿懷希望地道:“殿下,你真的知道嗎?”

謝憐還沒回答,就聽有人興奮地道:“我聽人說過,他是知道的!”

也有人疑:“知道的話那為什么皇城還……了?知道了難道他不告訴別人?”

“太子殿下,快告訴我們吧?啊?

謝憐連忙一口否認:“我不知道!”

白無相卻道:“你撒謊。”

謝憐怒極欲駁,卻怕白無相再多說些什么。他有預感,不管他承不承認,白無相都一定會說出來的。掙扎許久,他無奈道:“辦法……是沒有的。是沒有用的!”

愕然過后,人群又開始騷動:“沒有用是什么意思?你不說我們怎么知道有沒有用?”

冷汗從他額頭上流下,謝憐心道:“我真的不能說……”

不能說!

一旦說出去了,那就全完了,全亂了!

有人忍不了了,站起來道:“都到這個生死關頭了,有什么不能說的?不說大家一起在這里等死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