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白衣鬼點將黑武者 2

無名道:“殿下, 我去開道。”

謝憐卻道:“不用, 我親自來。”

說完,他便一躍而下, 仿佛一朵白花被風吹下枝頭, 無聲無息地落在了宮殿之前。

正當他要推開殿門之時, 殿里飄出來一陣嬰兒的啼哭之聲。

郎英又沒有妃子,兒子也早就死了, 他殿里哪來的嬰兒?

謝憐并不在意這個。別說是有個嬰兒, 哪怕是里面藏了千軍萬馬他也無所畏懼,提起一腳踹開殿門!

奇怪的是, 大殿之內只有一個人, 并沒有第二個人, 更沒有什么嬰兒。一看清來人,那人一抬頭,道:“你來了?我正在找你。”

殿內之人,正是郎英。

他雖然已貴為國主, 卻并無華服在身, 木然地坐在一張寶座上。謝憐還奇怪了一瞬他怎么這個反應, 隨即才明了,他此刻帶著面具穿著喪服,郎英是把他認成白無相了。

這座宮殿里也設有陣法,謝憐邁入之時,明顯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阻攔。但他腳下稍稍用力,便踩在了殿內地面上, 空氣中傳來踏碎了什么的聲音。

殿外的寒冬和夜色涌了進來,灌得謝憐狂風滿袖。他陰惻惻地道:“你找我干什么?”

聽到他的聲音,郎英神色微變,道:“是你?”

謝憐緩緩向他走近,雪白的靴子一步一步踩在冰冷冷的石地上。他道:“是我。”

郎英一介莽夫,帶兵滅了仙樂,帝王之氣加身,一般的邪祟近不了他的身。但此時此刻,謝憐帶來的,是成千上萬的戰死亡魂!

他就不信,數目如此之龐大、怨念如此之強烈的怨靈,還拿郎英沒有辦法嗎?果然,怨靈們在躁動,迫不及待地要掙脫出來寄生到敵人新鮮的血肉之軀上。那躁動之聲任何人都不可能聽不到,但郎英也并未大驚失色,道:“你是來殺我的?”

謝憐不答,下一刻,他便閃到郎英身前,抓住他的頭發,按到了地里。

成功了!

悲喜面下,謝憐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果然,果然!他,可以打敗郎英了!

原先的他被神官的身份束縛,拿這個有帝王之運的人毫無辦法,而拋棄了神官之身的他卻反而終于可以打敗郎英了。謝憐心臟砰砰狂跳,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卻勃然色變:“什么聲音?”

咿咿,嗚嗚,他又聽到了那陣細小的嬰兒啼哭,可是,這大殿之內,分明根本沒有嬰兒!

再一確認,不對。那哭聲是從他手下的郎英嘴里傳出來的!

更準確地來說,是郎英的身上。謝憐一把扯開他的衣服,雙眼陡然大睜,霍地起身:“……這是什么?!”

郎英慢慢翻身坐起,道:“不要怕。”

這一句不是對謝憐說的,而是對他身上的東西說的。

郎英的胸口上,赫然生著兩張臉,每一張都和真人一般大小,凸出個碩大的腫瘤。大的那張面目秀美,依稀看得出是個女人模樣,小的那張則皺巴巴的,像個嬰兒,而那一陣有一陣無的啼哭之聲,就是從這“嬰兒”的嘴里發出的。

人面疫!

謝憐愕然道:“你怎么會有人面疫?!”

郎英卻道:“這不是人面疫。”

謝憐道:“這哪里不是人面疫?這不是人面疫是什么?”

郎英道:“這是我老婆和兒子。不是你說的那種東西。”

他一邊低聲說話,一邊抬手輕輕撫摸著自己身上的這兩張人臉,真的就是一個丈夫和父親在撫摸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模樣。但那兩張臉不是連眼睛都睜不開,就是只會張著嘴呀呀哭泣,空有人形,不成人樣。

須臾,郎英抬頭道:“白無相在哪里?他說了這樣我老婆就會回來的,但都這么久了,她怎么還是不會說話?到底怎么回事?快叫他來找我!”

聞言,謝憐明白了,道:“你,讓白無相,把你妻子和兒子的怨靈,養到了你身上?”

原來如此,一路上皇宮里那些陣法,根本不是為了防住外來的東西,而是為了防止藏在里面的東西逃走!已經成為國主的郎英,卻在用自己的血肉偷偷喂養這兩只怨靈!

謝憐還想來找他算賬,誰知根本不需要他動手,郎英已經給自己種上了人面疫。那兩只疫面長在他身上的時間肯定不短了,連細小的手腳都一并長出,累贅地垂了下來,畸形又可怖。而且,它們已經吸干了宿主的養分,郎英兩排肋骨異常突出,小腹也癟了下去,膚色蠟黃,身形憔悴,看上去仿佛根本沒幾天好活,和原先戰場上那個神勇兇猛的武者根本不是一個人。

看來,雖然他打了勝仗,成了國主,過的也不怎么樣。謝憐一點也不覺得痛快,一把抓住郎英,怒道:“開什么玩笑?!”

他還沒要仇人的命呢,仇人自己就快死了!這算什么?這怎么辦?!

這一抓,從郎英身上掉下什么東西,瑩瑩紅光,一彈一彈,滾得遠了。郎英抓住謝憐的手,似乎連做這個動作都覺得困難,喘氣道:“珠子……那顆珠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