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無名鬼供奉無名花

他的情緒還沉浸在那些怨靈的尖叫里, 一時回不過神, 面具下的臉上都是冷汗,魂不守舍地道:“……不要用那兩個字稱呼我。”

每次聽到有人這么叫他, 就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使得他分外煩躁, 每叫一聲,他心里就一驚。無名卻道:“殿下永遠是殿下。”

謝憐望了過去。當然, 看不到這黑衣武者的臉, 只能看到一張笑面。而對方看他的臉時,也只能看到一張慘白的面具。

他冷聲道:“再這么叫我就讓你魂飛魄散。不要以為你真的有多強。”

那黑衣少年俯首不語。謝憐冷靜下來, 道:“去探查郎兒灣這一帶, 尋找最適合設陣作法的地點。”

無名道:“是。”

謝憐閉上眼睛, 頓了頓,又睜開雙眼,望那黑衣武者,皺眉道:“你怎么還沒走?”

那黑衣武者道:“地點定了, 那么時間呢?”

“時間?”

“亡魂們已經迫不及待了, 必須要幫它們找到詛咒的對象, 不可拖延太久。”

的確不能拖延太久。沉默片刻,謝憐道:“三日之后。”

無名又道:“為何是三日之后?”

不知為何,謝憐一跟他對話就有些心浮氣躁,道:“三天后是月圓之夜,屆時發動人面疫勢必威力大增。你問太多了。快走就是了。”

無名頷首,無聲無息地退下。謝憐再次閉上雙眼, 捂住額頭,希望能緩解這陣頭痛。正在此時,他聽到了幾聲從背后傳來的冷冷嘲笑。

一聽到這熟悉的冷笑聲,謝憐渾身血液都仿佛凍結了。他霍然轉身,果然,在他身后,坐著一個戴著悲喜面、身穿大袖喪服的雪白人影,正雙手籠袖,在神臺上看著他。

白無相!

謝憐拔劍刺去,那白衣人“叮”的一聲,二指夾住劍鋒,嘆道:“如我所料,這副模樣,果然很適合你。”

若不揭開面具,這兩人幾乎從頭到腳都一模一樣,一番纏斗,兩個白衣人來回交鋒,外人便根本分辨不出來誰是誰了。白無相一邊輕松躲避著謝憐的劍鋒,一邊道:“太子殿下,你把你父母埋在那種貧瘠凄清的異鄉土地上,不覺得委屈了他們嗎?”

謝憐心往下一沉,道:“你動我父皇母后尸體了?你毀了他們的尸身?!”

白無相道:“不,恰恰相反。我幫你厚葬了他們。”

聞言,謝憐一怔,白無相道:“我幫你把他們帶到了仙樂皇陵,還為他們穿上了珍稀的玉衣,可保尸身千年不腐。如此,你下次去看望他們的時候,還能見到他們宛若生人的遺容。”他告訴了謝憐皇陵的位置和進入方法,這本該是由國主和國師告訴謝憐的,但他們都沒來得及這么做,就死的死、散的散了。謝憐驚疑不定,道:“你怎么會知道進入仙樂皇陵的方法?”

白無相微笑道:“只要是關于太子殿下你的事,我無所不知。”

謝憐罵道:“你知道個屁!”

如此粗俗露骨的字眼從他嘴里吐出來的時候,他還是不習慣。白無相卻仿佛又看穿了他的想法,打量他片刻,溫聲道:“沒關系的。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有什么東西束縛你了,也不會有人對你抱有多余的期待,更不會有人知道你到底是誰。所以,你大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聽了這句,謝憐心中油然而生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怪物找他是來干什么的?

示好。

是的。雖然聽起來似乎可笑,但謝憐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東西就是來向他示好的。無論是厚葬他父皇母后,還是安慰他,都是出于此種目的。

他一定非常非常高興,比謝憐以往見到他的任何一次都要高興。仿佛看到這樣的謝憐就令他格外愉悅,不由自主地便柔和親切起來。這種親切居然讓謝憐在一瞬間有點想感激涕零,但緊接著,更多的,還是惡心。

謝憐寒聲道:“你別高興的太早,不要以為我會容你這個東西留在世上,待我滅了永安,準備好我來找你算賬!”

白無相攤手道:“歡迎至極,樂意之極。哪怕你要來殺了我,我也會在這里等著你的。什么時候你真的能強到殺了我,你就可以出師了。不過——”

他面具之下的笑容似乎收斂了,道:“你,真的會滅了永安嗎?”

謝憐道:“什么意思?”

白無相道:“你明明可以現在就動手,為什么還要特地選在三天后?難道事到臨頭,又猶豫了不成?莫非你到了國破家亡的這一步,竟然連復仇的魄力也沒有?我是不是又要看到一場太子殿下的失敗了?”

“失敗”二字,極其扎耳。謝憐舉劍劈去,卻被一腳踹到,踩翻在地。

白無相不知如何奪到他手中黑劍的,方才那溫柔可親的語氣陡轉輕蔑,道:“知道現在的你像什么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