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謝憐強行頂了回去:“我知道沒人會來。關你屁事。”

白無相悠悠反問道:“那你為什么要把自己戳個窟窿這樣放著呢?跟誰賭氣嗎?現在可沒有人會心疼你。”

謝憐繼續頂回去:“我樂意。關你屁事。”

白無相道:“設若有人來幫你, 你待如何;沒人來幫你, 你又待如何?”

“……”

謝憐罵了起來:“你屁話怎么這么多???我要吐了!關你屁事,關你屁事啊!!!”

他言語越來越粗俗無禮, 口氣也越來越暴躁, 但說來說去都只會罵這幾個字, 白無相仿佛被他逗得哈哈笑出了聲,嘆道:“傻孩子。”

他轉過身, 道:“罷了。反正只剩最后一天了, 讓你再傻乎乎的掙扎一下也無妨。反正是不會有人過來給你一杯水,或是幫你把這把黑劍拔下來的。記住——”

白無相再一次提醒他:“明天太陽下山之后, 如果你還沒有發動人面疫, 詛咒就會降臨到你身上了。”

謝憐靜靜聽著, 一動不動。

第三日,謝憐還是躺在分岔路口的那個人形深坑中,連姿勢都沒有變。

今天的人群和昨天的人群并沒什么兩樣,都是遠遠繞過他, 各行其路。雖然天降怪人的事兒已經報了上去, 但對方一聽說很有可能是瘟神, 而且也沒犯什么事,只是死人一樣躺著,便不想去,敷衍道過幾天再去看看。這意思差不多就是說不管了。誰知道過幾天會變成什么樣?

幾個幼童好奇地跑過來,蹲在坑邊看坑里這個人,撿了根樹枝, 偷偷戳戳捅捅,謝憐像條死魚一樣毫無反應。他們新奇不已,還想沖他丟點什么試試,被幾個父母發現,罵了一頓,關回了家。

昨天那個賣水的小販也一直在往這邊瞅。謝憐一天一夜滴水未進,嘴唇上起了一層干枯的死皮,那小販看的可憐,舀了一碗水似乎就想送過去,被他老婆手肘一捅,碗翻了,只得作罷。

不知是不是天也要來湊一腳熱鬧,過了中午,空中淅淅瀝瀝飄起了小雨。

街上小販趕緊收了攤子,行人們也喊著趕快回家,奔走紛紛。過了一陣,那雨越下越大,謝憐的臉龐被雨水一陣沖刷,更顯蒼白,渾身都濕透了。

悄無聲息的,一個白衣人影出現在了謝憐身前。

街上其他人似乎并沒有注意到這個怪異的人影。白無相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道:“馬上就要日落了。”

謝憐沉默不語。

白無相道:“你并不是瘟神,但他們寧可相信你是,也不愿相信你不是;當初你逆天而行為永安降雨,如今他們卻連一杯水都吝于給你;百劍穿心,迫于無奈倒也罷了,但現在他們連幫你把一把劍拔出來這么簡單的事都不愿意去做,都覺得困難。”

他憐憫地道:“我告訴過你的,不會有人幫你。”

謝憐心中有個聲音在歇斯底里地大叫:

承認吧。他說的是對的。沒有,沒有,沒有!真的沒有,一個人也沒有!

仿佛聽到了他心中這嘶吼,白無相似乎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那把黑劍的劍柄,道:“但是,沒關系。他們不幫你,我會幫你。”

說完,他微微用力,一抬手,便將那把黑劍從謝憐腹中拔了出來,“鐺”的一聲,扔在謝憐身側。

隨即,那一抹雨中的白衣身影便輕聲笑著,仿佛功成身退,接下來就交給謝憐自己一個人一般,消失了。

拔出把那黑劍之后,謝憐的傷口便暴露無遺了,被雨水恣意擊打沖刷著,早已麻木的痛覺再次擴散開來。這是唯一他此刻還能清晰感覺到的東西。

踢踢踏踏,一陣狂奔踏水之聲傳來,似乎又有行人匆匆冒雨趕來。不過,謝憐已經不像先前那樣還會暗暗關心了。

他緩緩坐起,誰知,剛起來就聽“啊!!!”的一聲慘叫,一人在他身邊重重摔了一跤。

那人背了一大筐東西,帶了個遮雨的斗笠。大概是因為雨太大了,他沒看清路上有個坑坑里有個人,臨到近前謝憐突然坐起才發覺,加上這人跑得極快剎得極猛,這一跤也摔得極重,一個跟斗趴在謝憐躺著的人形坑邊,當場便破口大罵起來:“我操你媽!!!”

斗笠飛了,背上的筐子也翻了,白花花的米灑了一地。那人坐在地上懊惱得大叫,一巴掌拍下去,地上濕淋淋的泥巴和米粒濺了謝憐一臉。他暴怒不已,一蹦三尺高,指著謝憐鼻子道:“什么玩意兒?!老子辛辛苦苦累得要死要活賺了點錢買了點米就這么全沒了,我是倒了幾輩子的血霉!賠錢!!別裝死,賠錢!!!”

謝憐眼里根本沒有他,也不打算理會。那人卻不依不饒,一把抓起謝憐胸前衣領道:“你是不是想死啊我問你?”

謝憐冷冷地道:“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