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2

白無相被他一腳踹飛, 在空中翻了兩翻, 穩穩落地,喝道:“你瘋了?!”

他憤怒了!

這么久以來, 謝憐還是第一次在這個東西身上看到如此強烈的情緒波動, 這令他大為快意, 一把抓起地上黑劍攻了上去,道:“我沒瘋, 我只是回來了!”

方才那一腳是猝不及防才中, 接下來就沒那么容易了。白無相邊閃邊寒聲道:“你……忘了嗎?你的父母如何離開你,你的國民如何對待你, 你的信徒如何背叛你!就為一個人, 一個小小路人!就把這些全部都忘記了?!”

謝憐道:“我沒忘!但是——”

他一劍揮出, 中氣十足地怒喝道:“關你屁事!!!”

白無相一把抓住劍鋒,握得極緊,鮮血流淌下來,骨節也發出咔咔聲響。

他有些失控, 又有些不可思議地喃喃道:“……廢物, 廢物!你真是廢物!到了這一步, 居然還能反悔,還能回頭!”

謝憐也在用力把劍鋒往下壓,咬牙切齒地道:“……你,把我惡心到了,所以,我絕對不要變成跟你一樣惡心的東西!”

“……”

白無相似乎稍稍冷靜了些, 又恢復了那種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的語氣,道:“罷了,你這只是垂死掙扎而已。忘了我和你說的話嗎?”

謝憐喘了口氣,白無相一字一句地道:“戰場亡靈,已經被你召回了,現在,已經晚了。它們,勢不可擋!”

大雨滂沱中,謝憐手上那把黑劍發出尖銳的嗡鳴,鳴得他雙耳和腦中都一片刺痛。白無相道:“你打算怎么辦?值得嗎?為這些人,承受萬世詛咒?”

從方才踹他的那一腳開始,謝憐一直處于一種渾身血液沸騰、頭腦發熱的狀態,揮劍言語,皆從本心,并沒有去想接下來要怎么辦。聽他這么問也不知如何回答,道:“你看不到我打算怎么辦了。在那之前,我先辦掉你!”

白無相冷哼一聲,道:“不自量力!”

話音剛落,謝憐只覺身體一輕,整個人便飛了起來。

他立即穩定心神尋找重心,可這重心還沒找著,上方白影一閃,又是一陣猛力襲來。謝憐仿佛變成了一顆鐵球,被人重重擲了下去,一聲巨響,深深砸進了地里。

如果說原本謝憐心中還抱著“爆發一下也能贏”的三分僥幸,這一擊下來,他就徹底清醒了。

贏不了!

太強了,這個東西對他而言,是壓倒性的強!

謝憐從未在對上任何敵人時生出過這種“壓倒性”的念頭,只有在對上君吾的幾次,才偶爾閃過一瞬。但君吾是強不假,卻是一種克制有度、收放自如的強,與白無相截然不同。這個東西的強悍之中,帶著一股兇惡的凌厲和滿含怨氣的殺意。

所以,只要一招,謝憐就明白了,他是絕對打不贏白無相的。恐怕只有君吾,才和這個東西是一個等級的對手。

可是,現在的他的聲音,根本無法傳達到君吾那里!

猛的一腳,白無相雪白的靴子踩中謝憐胸口,森然道:“從一開始,就是因為你不自量力,癡心妄想,才導致了這一切!”

謝憐被他踩得五臟六腑縮成一團,劇痛難當,卻是忍著一口鮮血,道:“不。不是我!”

白無相道:“哈?”

謝憐伸手死死抓住他的靴子,眼前是所未有的清明,雙目炯炯,道:“是你,帶來了人面疫。是你,導致了這一切!”

“……”

白無相哼了一聲:“或許吧。如果你一定要這么想的話。”

隨即,他微笑道:“但你要清楚,如果不是你不自量力,妄圖逆天而行,我就不會出現在這世上。我是順應天命而生的。”

謝憐眼中的火焰不但沒被大雨淋濕,反而燒得越來越旺。他道:“你少自以為是了!我不需要你教我,我自己會學。如果你代表的就是天命,那么,天命這種東西,就應該被摧毀!”

天邊悶雷滾滾,狂風大作。白無相的聲音又低沉了下去。

他輕聲道:“我如此悉心地教導于你,你卻冥頑不靈。太子,我失去耐心了。”

謝憐又咳了幾聲,白無相道:“不過也沒差別,反正你早就已經把它們喚醒了,只差最后一步而已。這最后一步,就讓我來幫你一把好了。”

謝憐警惕道:“你想怎樣?”

白無相彎下腰,抓住謝憐的手,將那把黑劍強行塞進他手里,握住,舉劍向天!

天空劈下一道蒼雷閃電,注入那黑劍的劍心,又反射了回去。密密的烏云開始攪動,整個永安的上空出現了一片黑色的云海,無數人面、人手、人足在里面翻騰著,仿佛地獄挪到了天上。

與此同時,日落了。

謝憐躺在地上,眼中倒映出滾滾的黑云和電閃雷鳴的天空,白無相扔下了他,那黑劍也“鐺”的掉在地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