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立天地神人破銅爐

謝憐躺在冰冷的地上, 臉上覆蓋著那張半哭半笑的悲喜面, 白無相在一旁,似乎在欣賞他這幅和自己如出一轍的模樣。

那悲喜面用一股詭異的力量緊緊貼合著謝憐的臉, 他怎么也拉不下來。白無相道:“戴著吧。別徒勞掙扎了。你想出去嗎?只要你按我去說的做, 你就可以很快沖破銅爐了。”

謝憐只當他不存在。

白無相總是在他那里討沒趣, 卻總是也不肯放棄,嘆道:“我們本來可以成為最強的師徒和最好的朋友, 為什么你一定要如此叛逆?”

謝憐總算停下了動作, 反感地道:“你少用一副歷經滄桑看透人心的口吻來教導我,我真的一點也不想有你這種老師和朋友。”

他的嫌棄已經表露無疑, 白無相冷笑道:“我知道, 在你心目中, 能教導你的人,一個是國師,一個是君吾,是嗎?”

他口氣詭異, 仿佛有些不屑和好笑。謝憐不打算跟他糾纏這個, 問起了別的:“郎螢, 是永安國第一位太子?”

郎螢是永安人,患過人面疫,那個小太子是謝憐能想到的唯一人選。白無相道:“不錯,就是你把郎英的尸體千刀萬剮后,打暈了又扔在永安皇宮,還放了一把火送他的那個太子。”

那永安太子本是郎英的一個侄子, 只怕就是在那時候,郎英尸體上殘存的人面疫毒感染了他。謝憐又道:“為什么他的人面疫沒有傳染給別人?”

白無相道:“因為永安皇宮的人發現他染病了。為了不讓他傳染別人,派了人打算用被子悄悄悶死他,卻被他掙扎中反殺,逃走了。”

而永安對外宣稱永安國主和太子重病身亡,內部則不知怎么一通亂斗,立了郎英的另一個侄子為太子。這就是郎千秋的先祖。

謝憐道:“你是怎么騙到他的?”

白無相道:“我可沒有騙他。我只是告訴了他實情,誰是讓他變成這種怪物的罪魁禍首。只要他借我一點東西,我就為他復仇。”

謝憐道:“你這叫借你一點東西?你把他整個當養分吞了。”

白無相淡淡地道:“他這副模樣,人不人鬼不鬼,沒有人真心對待,留在世上也是受罪。”

忽然,謝憐道:“太子殿下?”

“……”

一剎那,謝憐感覺,那個東西是想應的。但是,他忍住了。

于是,謝憐又試探著問了一句:“你,就是烏庸太子吧。”

話一出口,他便感覺銅爐內悶熱的空氣瞬間凝固了。

從謝憐掉進來的那一刻起,他就在思考這個問題了。

他之所以能聽懂食尸鼠口吐的人言,一定是因為君吾、國師、白無相三個其中的一個,把某段記憶和情感植給了他。也就是說,這三個人里至少有一個是烏庸人。君吾出世時間晚于烏庸滅國,國師和白無相嫌疑最大。

花城為什么會被銅爐拒絕在外?不會因為他是絕,因為謝憐向他確認過,已經成絕的鬼王也是可以再次進入銅爐的,便如已經飛升的神官可以再受天劫一般。但他還是在半途消失了。謝憐能想到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這座銅爐,聽從白無相的指使!

那么,白無相最有可能會是什么身份?

半晌,黑暗中一片死寂,謝憐肯定地重復了一遍:“你就是烏庸太子。”

終于,白無相不再沉默了。

他猛地擒向謝憐,掌風凌厲無比,這一次,輪到謝憐閃避了。他一躍而起,邊閃邊道:“太子殿下,我問你一個問題,你為什么從不用真面目示人?”

白無相沉聲道:“太子殿下,我警告你不要這么叫我。”

謝憐道:“你可以叫我太子殿下,為什么我不可以這么叫你?你不回答,我就自己猜了。不愿意讓別人看到真面目的原因,無非就兩個。要么,你是我認識的某個人,或者我不認識你,但我只要看到你真正的臉,很容易就能查出你是誰;要么,就是你真正的模樣,丑惡至極,丑惡到你自己也受不了!比如……”

“咔咔”兩聲,一陣劇痛從手臂襲來,白無相狠狠擰住了他,道:“太子啊太子,是不是我對你親切一點,你就覺得對我不需要畏懼之心了?”

這聲音寒氣四溢,劇痛之中,謝憐依然保持清醒。白無相似乎真的生氣了,他一手提著那黑劍,逼近謝憐,道:“你給這把劍取名叫芳心?”

眼睜睜看著那森森的劍刃離自己喉嚨越來越近,謝憐神色不變,道:“不行嗎?”

白無相哼道:“你根本不會取名字。聽好了,這把劍本來的名字,叫做‘誅心’。”

忽然,謝憐睜大了眼,道:“什么人?!”

白無相卻是頭也不回,道:“對付我你還想用這種對付小孩子的把戲嗎?”

“……”謝憐詫異,道,“你……沒發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