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白帝君評斷謎國師

那強勁的靈光照到怨靈們身上, 大片大片煙消云散, 一名白甲武神持劍破云而出!

果真是君吾。眾人仿佛見了再生父母,紛紛叫道:“啊!!!帝君!!!”就差涕淚齊下了。君吾踏著光風, 悠悠落地, 道:“不要慌, 不要慌。諸位,都沒事吧?”

靈光巨劍劍陣中四人趕緊拆伙, 化回了本身。裴茗道:“帝君您不是鎮守仙京?怎么親自來了?”

君吾道:“雨師通靈告知, 銅爐山界破,事態危急, 我便趕來了。”

眾人回頭望去, 雨師還騎在那頭黑牛上, 皆是心道原來如此。既然界破,想必通靈術也可以用了。方才他們腦中熱血上涌,都想著要先把這些亂飛的東西打下來,幾乎沒人來得及想到要去通靈。謝憐上前一步, 道:“帝君, 是白無相。他回來了。”

君吾微一點頭, 道:“我猜他也會陰魂不散。”

謝憐道:“他神出鬼沒的。你一來,他又不知逃哪里去了。”

君吾道:“無礙。先把那些怨靈處置了,再去找他。”

眾人抬頭望天,空中黑云翻翻滾滾,正在被君吾帶下來的強光凈化。裴茗道:“所以這一次鬼王出世是被攔下來了吧?”

謝憐道:“算是吧,畢竟, 沖破銅爐的不是任何人,而是這個。”

眾人目光又齊齊望向一旁。謝憐沒有再操縱后,那尊巨石神像還乖乖趴在地上,好一個精雕細琢的龐然大物,倒下來也像一座小山。謝憐站在近處,舉手摸了摸它的臉頰,轉向花城:“三郎,它怎么辦呢?”

花城似乎正若有所思,聽他發問,回過神來,道:“哥哥莫要擔心。在修補好它之前,就暫時讓它留在這里吧。”

謝憐道:“能修好嗎?”

花城道:“當然可以,只要有銅爐的原石。我一定會修好它,讓它再站起來的。”

謝憐道:“那還是先放著吧。現在銅爐那邊火山還在爆發,不知要到什么時候才會安全。”

正在此時,空中盤旋的怨靈們忽然尖叫著化為一道龍卷風,向一處襲去。眾人不知有何異變,定睛一看,只見那處,竟是地下那座烏庸神殿。

原本這些東西在強光照射下無處可避,遲早也是要煙消云散的,但大量怨靈涌入地下那神殿后,就像是被吸得精光了一般,消失得干干凈凈。慕情愕然:“怎么回事?”

謝憐心道不好,道:“是白無相!他在那里開了縮地千里,把這些怨靈都送走了!”

君吾一揮手,掀了那神殿的頂,連帶掀起了一大片地皮。然而,里面除了一個才剛剛畫好的大陣,什么都沒有了。風信道:“他想干什么?”

“他把陣設哪兒了?送哪里去了?!”

若在以往,這時候就該靈文上了。不出半柱香靈文殿就會報上地點,然而現在臨時頂替的不知道是哪幾位文神,在這節骨眼上,居然找不著人,氣得風信罵道:“媽的,平時吹自己吹得天花亂墜爭著露臉求表現,現在該表現了都哪兒去了?!我以后再也不說靈文殿效率低下了!”

這時,花城的聲音傳了過來:“在皇城。”

眾人轉向他,恰好花城將兩根修長的手指從太陽穴上挪了下來,道:“他把那些東西送到了七八個方向不同的城池。眼下只查到一個皇城,因為那邊邪氣突然之間暴漲。”

……仙京的文神不頂用,居然還要靠鬼界頭子來幫他們確定流竄邪物的方位,在場有幾位神官不免微覺丟臉。但情況危急,這丟臉之感轉瞬即逝。慕情道:“白衣禍世打什么主意再清楚不過了,專門往人多的地方送那些東西。一旦人面疫爆發散布的也會極快,皇城人口最多最密,當然不會放過。”

裴茗也道:“趕快處理吧,刻不容緩,否則拖延久了后果不堪設想。”

君吾也對靈文殿的替補文神們頭痛無語,轉向花城:“閣下可能探查出其他城池的詳細方位?”

花城道:“現在正在查證中。要不了多久。引玉,你接上。”

引玉忙道:“是。”

他當初是被君吾貶下去的,雖然君吾只是公事公辦,但他見了君吾也還是不免緊張,和鬼市那邊的下屬通靈片刻,這才謹慎地報出具體方位:“南方三百里,北方二百七十里……”

君吾對風信道:“南陽,你去南邊。”

風信卻沒立即應是,而是猶豫了片刻。謝憐猜到他是想找劍蘭母子,正想開口,風信卻應了聲,自己走到一旁畫陣去了。裴茗自覺地道:“北方我去?”

君吾道:“自然是你去。”

裴茗點點頭,轉身走了幾步,裴宿跟了上去,于是他回頭道:“你傷沒好,毒也未清,還是先跟著雨師大人吧。”

裴宿疑惑道:“將軍,我沒,中,毒?”

裴茗憐憫地拍拍他的肩,道:“斷句到現在都沒好,還說沒中毒?”說完,微微側首,和雨師相對頷首一禮,自行去了。君吾又道:“奇英去西邊吧。切記不可亂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