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求情昵鬼王假作嗔

“……”

雖然花城只掃了一眼, 但謝憐相信, 他是不會數錯的。

他說得低聲,除了謝憐以外沒人聽到, 謝憐飛速掃視一圈。

這里所有人都是手牽著手的, 到底是在什么時候, 多出了一個人?

會不會是師青玄他們數錯了?謝憐道:“你們確定是這么多人?沒數漏?”

師青玄保證道:“沒有!你不是說人數很重要嘛,所以我一直反復數, 中途走了的也減掉了, 就是一百四十八個。怎么了嗎?有什么不對?”

眼下暫時不便明言,貿然暴露只會引起無用的恐慌, 也不能讓在場眾人相互指認哪個人他們不認識, 畢竟人太多了, 他們本來也不全都認識。于是,謝憐道:“沒有,確認罷了。”

術士們那邊就更不可能數錯了,都是各家把自己拉來的人數報過后天眼開加起來算的。各人還能不清楚自己門下派來了多少人?

謝憐低聲道:“多出來的那個是什么時候混進來的?他想干什么?”

花城道:“要么是一開始就混進來了, 要么是跟著這批術士一起混進來的。而且, 一定是人。”

至少一定不是鬼。組成這個圈子的必須全都是活人, 否則根本無法圈住這些怨靈。

而且,這人似乎暫時不想暴露。因為如果他已經混進了這個圈子,只要他一個人突然撒手,出現漏洞,人陣勢必全軍覆沒。但到現在圈子還穩著,說明他一直好好地在扮演著“鐵欄”。

那就更不能輕舉妄動了。如果那人覺察自己的存在已經被發現, 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掉頭就跑。也就是說,現在,他們要在不被覺察的情況下找到這個人,并且在不破壞圈子的情況下揪出來。這一點,實在是很難。

不過,謝憐不一會兒就有了辦法。他道:“三郎,你的死靈蝶,可以只驅逐追趕、而不殺死這些怨靈嗎?我是說,把它們往你指定的方向驅趕?”

花城立即明白他想做什么了,道:“可以。”

既然這個人是主動自己加入的,那么想必,他一定不是簡單人物,是完全不懼這些怨靈的。

那么,反過來想,如果花城操縱著死靈蝶們把怨靈往圈外逼,它們定然會被逐得到處亂竄,想鉆空子逃出去。幾乎每一個凡人都可能成為漏洞,只有一個人不會。

就是主動加入的那個人!

謝憐道:“不過,這個辦法很險,也許一不小心會把其他人嚇得撒手了,那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花城則道:“放心,在那之前,我會先把怨靈殺死的。”

二人一合計,謝憐忽然提聲道:“大家小心!怨靈突然變強了!抓緊不用怕!”

天眼開道:“什么!好好的怎么會突然變強?!”

花城原地不動,死靈蝶們則追逐著烏煙瘴氣的怨靈們在圈內瘋狂亂躥,別人看不清楚,那些法師術士卻能看出點端倪來。天眼開怒道:“花城……主!你這是想干什么?!”

圈內兩人卻根本沒空理他們,只是凝神觀察。果然,在漫天亂竄的黑色氣流中,有一個人,那群怨靈根本沒有靠近,因此他的前方突兀地空出了一片。

就是他!

謝憐閃步上前,一把抓住那人兩手,同時將他左右兩人的手接在一起,把這人從這一環上摘了出來!

天眼開等人騷動不止:“怎么回事?!”

花城不客氣地道:“沒你們的事。”話音未落,已閃身來到謝憐身邊,提防那人突然發難。謝憐牢牢制住那人,將他扭轉過來。二面相照的一剎那,謝憐生生咽下了原本已經滾到了舌尖的那個“誰”字,睜大了眼睛。

看著那張臉,他喃喃道:“國師,真的是你啊……”

那人也卡住了,半晌,才喃喃道:“太子殿下……”

這張臉,理應十分熟悉,卻是萬分陌生。他印象中的國師應當是三十歲出頭的,還算沉穩,袍子一披架子一扎,頗能唬人。但現在他面前的這人,看上去卻只有二十五六歲,比他也大不了幾歲。

就算是在銅爐山山怪體內時,聽到了這個聲音,謝憐后來也不斷在想會不會是聽錯了。甚至君吾告訴他你師父這個人不簡單,你千萬小心時,他也在想,會不會帝君弄錯了。但是,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會有錯,就是他的師父,仙樂國的末代國師梅念卿!

三人在三百多人圍成的人圈之中對峙,空氣似乎都凝滯了。而梅念卿一反應過來,下一刻便做出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趁謝憐愣住,他突然反擊,撲了上去,雙手掐向他的喉嚨!

然而,花城就在旁邊站著,怎可能讓他得逞?他根本不用出手,梅念卿的身體便向后飛了出去,跌在數丈之外。異變突生,手拉手圍成一圈的眾人都大吃一驚:“怎么打起來了?!”“干什么這是?!”“打誰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