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妖魔入鏡無所遁形

滾到了仙京大街上, 謝憐還捂著下半張臉, 一路踉踉蹌蹌。街上匆匆來去的小神官們雖然都不敢上來問他,但都免不了奇怪地看著他, 謝憐趕緊放下手, 直起腰, 十分虛偽地揉了揉嘴巴,囁嚅道:“嘴巴有點痛, 不知道怎么回事, 呵呵……”

小神官們看他的眼神更怪了。

這得是干了什么嘴巴才會痛啊?

痛倒是真的有點痛。剛才跳起來撞上去親的太用力了,估計花城也被他撞到了, 但謝憐貼上去后明顯能感覺出來, 他好像笑了。不敢多想, 低頭往前走去,其他神官也不多耽擱,各自匆匆。

不知是不是銅爐開山鬧得太大,整個仙京氣氛都肅肅不安。神武殿里, 已經聚集了許多位神官。雖然銅爐里的怨靈傳到了天南地北七八處, 但絕大部分都送到了人口最密集的皇城。謝憐和花城挑了大梁, 選了最夠嗆的才折騰到現在,其他人也就對付了幾百只,早就解決了,裴茗、風信等皆已上來,回到仙京,一洗倦容。而謝憐一邁入殿中, 抬臉就和一人打了個照面,竟是許久不見的郎千秋。

郎千秋面色沉沉,看到他也是一愣,隨即扭過了頭。

眾人皆埋首不語,君吾坐在上方,見謝憐來了,微微起身,正要說話,郎千秋便站了出來,道:“帝君,聽說您已經抓到青鬼戚容了。”

君吾看向他,道:“不錯。不過,青鬼戚容、女鬼宣姬等,并非是我親手所擒,都是由鬼市的引玉交付的。”

謝憐這才發現,原來引玉也在。沒辦法,真的是太沒有存在感了。說來,這還是引玉第一次進神武殿。這殿上除了上位神官,只有被君吾允許的對象才能踏足。從前引玉為神官時,因為品級低下根本沒資格進來,如今“自甘墮落”到了鬼市,卻終于登堂入室,也是哭笑不得

郎千秋直截了當地道:“戚容是我滅族仇人,請帝君將這東西交予我處置。”

君吾看了一眼謝憐,沉吟片刻,道:“交予你處置,不是不可以,但,我想問一個問題。你處置完青鬼戚容之后呢?又待如何?”

當初,郎千秋撂下狠話找戚容算完賬就要找謝憐,這事君吾是知道的。郎千秋口氣生硬地道:“那就不關帝君的事了。總不至于我不答這個問題,帝君就打算包庇戚容,不讓我為親族報仇?”

他以前在神武殿上幾乎不發言,就算發言也是傻乎乎的,現在開口,神情語氣間卻無端一股戾氣。這個狀態可不大妙,裴茗道:“泰華殿下今天火氣有點大啊,帝君當然不會包庇了……”

正打著圓場,卻聽殿外一陣騷亂,一人闖了進來,道:“帝君,我不能再等了!”

居然是慕情。他一身黑衣臉色也發黑,身后幾名武神官原本是押他的,但哪里押得住,也跟著奔了進來,道:“帝君,我們正要送玄真將軍去……”

君吾嘆了口氣,扶了扶額,揮手道:“知道了,你們下去吧。”須臾,抬首轉向慕情:“所以呢?”

慕情斬釘截鐵道:“所以我不能再繼續忍受這種不白之冤蒙在我頭上,您不是已經在銅爐把那女子抓住了嗎?我要和她當面對質!”

郎千秋也道:“帝君,也請您把青鬼戚容交給我!”

這兩人一起高聲說話,底下就顯得亂哄哄的,君吾看上去頭痛不已,道:“肅靜!你們不能先等等,讓我處理完銅爐這邊?”

慕情道:“您要處理銅爐那邊泄露的怨靈,就需要人手,那把我關著有什么好處?還不如早日讓我洗凈冤屈,為上天庭效力。只要帝君把她帶上來讓我對質,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

這話倒是有理,不讓他如愿他怕是會不依不饒,君吾只得道:“帶女鬼劍蘭。”

不多時,劍蘭也被帶了上來。她手里抱著一個襁褓似的包袱,包袱里散發出森森黑氣,一只似手非手、似骨非骨的慘白東西從里面露出,張牙舞爪,被她掖了掖包裹角塞了回去。大概是給風信面子,押送的神官并沒有扭住她。風信喉結微動,與她目光交接片刻,劍蘭先錯開了,而后,風信的目光落到她懷里的“襁褓”上,更是復雜。而慕情似乎已經失去了耐性,一上來就道:“我不知道你兒子為什么要污蔑我,但它絕對清楚我不是兇手,它必然是受人指使。”

他這樣多少有些失態,但謝憐也能理解,畢竟慕情是個很要面子的人,一口屎盆子扣在頭上這么久,還影響到了他在上天庭的任職,自然火氣十足。君吾道:“以你所見,它是受何人指使?”

慕情沒說話,但他目光移向一旁,眾人都看得出來,他在看劍蘭。

風信額上當即青筋暴起:“你什么意思?你覺得她故意讓自己兒子污蔑你?”

慕情收回了目光,道:“我可沒這么說。”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