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亂仙京詭波撼天庭

謝憐已經幾百年都沒有生出過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了。

梅念卿說白無相就在他面前, 他第一反應就是自己, 可是他忘了,站在梅念卿面前的, 除了他自己, 還有他身后的君吾!

只是。他從來沒有往這個人身上想過, 所以此刻猛然驚覺,才陡然間寒毛倒豎。謝憐掙了一下, 但那只手的力量極大, 牢牢抓住他,紋絲不動。他情不自禁道:“你……你的臉……”

君吾的聲音聽起來還不以為意, 仿佛才注意到一個不大不小的錯漏, 道:“啊, 一時疏忽,又讓它們跑出來了。”

謝憐手腕又是一陣劇痛,終于握不住劍柄,松了開來。

長劍跌落在地, 在大殿里發出“哐當”一聲清響。然而, 已經遲了。

附近已經有許多神官, 和他一樣,看到了紅鏡中映出的那張恐怖面容!

大殿之上,一片死寂。幾乎所有的神官都驚呆了。包括站得最近、看得極清楚的風信,梅念卿趁機從他手底下掙出,抓起地上的紅鏡,雙手舉起豎在君吾身前, 道:“都快看清楚!!現在站在這里的這個人,看他的臉!!!”

幾個武神是首先反應過來的,裴茗拔劍相向,喝道:“你是誰?!”

站在遠處的神官們還不明所以,紛紛道:“怎么了?”“裴將軍問誰?”“怎么拿劍對著帝君?”

梅念卿死死盯著君吾,一字一句道:“他,就是白無相!”

慕情愕然道:“怎么會他就是白無相?白無相冒充帝君?!那真正的帝君在哪兒?”

謝憐也在想是不是被掉包了,可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掉包的呢?為何他一點兒端倪也沒發現?神武大帝可不是一貫低調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地師,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冒充了、整個上天庭卻無一人覺察!

梅念卿正待開口,君吾卻舉起另一手,嘆道:“你又讓我失望了。”

梅念卿臉色大變,仿佛突然被人扼住了咽喉。郎千秋提起重劍,“呼呼”劍風斬去,君吾回頭掃了一眼,郎千秋倒飛出去。

下一刻,裴茗,郎千秋,風信、慕情、權一真,幾乎整個神武殿里的武神,盡數圍了上去。

然而,一炷香后,君吾的一只手還抓著謝憐的手腕,方才圍上去的所有武神,卻全都倒下了。

而大殿之上,橫七豎八倒著一地武神,統統失去了戰力,只有君吾和謝憐是站著的。慕情吐出一口血,沖僵立不語的謝憐怒道:“你動啊!愣著干什么?!等死嗎?!”

他卻不知,謝憐哪里是不想動,他是根本動不了!

君吾僅僅是一只手抓著他,就讓他覺得,哪怕是自己稍稍彎曲一下手指,都會被對方覺察、立即掐斷,更別提要反擊!無論從何處判斷,不要輕舉妄動,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就是三界第一武神!

最外層的神官們惶惶分散了一圈,半晌終于想起來要逃,面色蒼白地往神武殿外沖去,可是才沖到門口,那華麗的十二重門扇便猛地自動合上了。徒勞拍門,殿上近百位神官,要么出不去,要么站不起,當真是天下大亂。而梅念卿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往前一拉,君吾抓住了他的衣領,微笑道:“你以為,臨時變卦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來,我就會沒辦法了么?你以為,他們知道了,聯合起來就能威脅到我了么?我一只手就可以讓他們全滅。”

看來,君吾先帶梅念卿上來,并不單純是為了讓謝憐和花城道別。他在中途交代或是威脅了梅念卿一些事,所以才放心在神武殿上審問他。但誰知最后關頭,梅念卿卻反悔了。他兩手抓住君吾袖子,對謝憐喝道:“太子殿下快走!他瘋了!”

謝憐道:“國師!”

下一刻,梅念卿便說不出話了,仿佛被什么東西勒住了脖子。但他一貫穿著都是掩住脖子的,謝憐根本看不清他喉嚨那里怎么了。君吾嘆道:“傻瓜,你這是把他們往火坑里推。原本不管他們的事的,但現在,這里所有人都別想活著走出這個仙京了。”

十萬火急,謝憐立即通靈:“三郎!”

他從來沒主動念過花城的通靈口令,在這萬分危急的關頭,卻是根本顧不上羞赧了,心中一連默念數聲,然而,那邊卻是一片死寂,毫無回音。

這種通靈完全被阻隔的感覺,和在銅爐山時一模一樣!

君吾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在想什么,道:“不用試了。我不允許,你便通不了。”

仙京原本就是以君吾的法力為基的,這里就是他的地盤,他最大,當然他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也就是說,現在,整個上天庭,整座仙京,已經徹底和其他地方隔絕了。千真萬確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忽然,神武殿殿門大開,眾神官精神一振,狂喜欲沖,卻在看清殿門口后一愣。只見大殿之外,站著一個高挑的黑衣男子,氣勢森森,來者不善,攔住了眾人去路。正是錦衣仙在身的靈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