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不能盡善問心有憾

鏡子里, 映出的是墻壁另一面的情形。那邊, 引玉狂推權一真,道:“醒醒, 醒醒?”

權一真好容易才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地道:“呵兄, 剛才嘿打我?李嗎?”

……可憐的奇英,已經被打得口齒不清了, 謝憐不禁心生憐憫。引玉道:“我打得過你嗎……”

權一真抓了抓頭發, 這才想起來:“哦,四帝君打的我。”像是突然想到什么, 又興奮起來, “他把李的鏟子搶走了。要我幫李搶回來嗎?”

引玉:“你打得過他嗎……”

謝憐總算看出來了, 這里是奇英殿。看來,引玉是來找權一真時被君吾逮住的。

趁君吾又繞到他身后去了,謝憐低下頭,以口型無聲地道:“風師大人, 你還在嗎?”

誰知, 沒等到師青玄, 卻等到了君吾。君吾在他身后道:“當然不在。”

“……”

君吾道:“我忽然想起,仙京的鎖界似乎有個漏洞,所以,剛剛把移魂大法也禁了。”

“……”

君吾拍拍謝憐的肩,親切地道:“想當年,這移魂大法還是我教給你的, 仙樂活學活用,我真的十分欣慰。”

說完,他便走了出去。不一會兒,那鏡子里便出現了君吾的身影。權一真率先注意到:“!”

引玉也猛地轉身,警惕道:“帝君?!”

權一真跳起來就躍躍欲試,君吾隨手一掌就把他拍回榻上,整張榻都給拍塌了,權一真直接躺在了地上,頭一歪又不省人事了。引玉萬分戒備,君吾卻道:“不必如此戒備。你要這么想,就算你戒備也是沒有任何用的,何不放輕松呢?”

這倒是實話。引玉不知該說什么,只好習慣性地尷尬笑,又連忙收住。君吾倒是很悠閑自然,道:“引玉啊,從前,我好像從來沒和你這么聊過,是嗎。”

引玉拘謹地道:“……好像是這樣的。”

他過去雖是鎮守西方的武神,但品級并不高,香火勢力不大,地位也不高。雖不至于在上天庭的神官里墊底,但大概也是中等偏下,幾乎沒有機會能離上天庭最高的神武大帝這么近。大概從前君吾從他殿門口路過他都緊張,現在更是緊張,又道:“不過上天庭本來很多神官都沒跟我聊過,也不認識我。”

君吾卻道:“那可未必。很多人都認識你。就算不一定見過你,但也知道你。”

引玉怔了怔,道:“是嗎。”

君吾道:“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你師弟。而提到你師弟,你往往會和他一起被提出來。作為陪襯的那個。”

這話可十分刺人了。雖然只是毫不帶感情色彩的陳述,但正因敘述者本人不帶偏見,只是描述事實,所以才更刺人。權一真還暈暈乎乎沒回過神,引玉低下頭,握了握拳。

謝憐隱隱有些猜到君吾想干什么了。

良久,引玉鼓起勇氣,道:“帝君,您到底想做什么?您已經是神武大帝了,上天入地,三界第一武神,沒有人可以比肩你的位置,為什么還要這樣做?您到底……想要什么?”

君吾當然沒有回答他,忽然道:“引玉,你想回上天庭嗎。”

“什么?!”

謝憐也給這個問題問的一驚。君吾想干什么?在這個關頭勸引玉倒戈,有何意義???

君吾道:“你并不喜歡在下界為鬼界之卒吧。”

“……”

引玉終于反應過來了,道:“您想多了,本來就沒有什么喜歡不喜歡。”

謝憐心叫糟糕:“不能這么答。這下恐怕要給他拿下破綻了!”

果然,君吾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嗎,你這么回答,意思就等于在說:‘是的,我不喜歡,避而不談’。”

“……”

不錯。如果引玉心里當真很有底氣,真的很喜歡現在在鬼界的位置,會直接明確答“我喜歡得很”。而避其鋒芒,答案便很明顯了。

君吾道:“你出身名門,門派正統,從來不走邪魔外道,又是派中之長,從小耳濡目染,以得道飛升為畢生之求。這種追求,是很難改變的。流落鬼界,只能說是迫不得已,無奈而為之。你當然沒法說你很滿意現在在鬼界的位置。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你想要的。”

引玉底氣果真不足,弱弱地道:“城主于我有恩,救了我……”

君吾道:“我知道。還幫你超度了死于被貶途中的鑒玉的怨魂,是嗎。”

引玉道:“……不錯,所以不管我滿不滿意現在的位置,都……”

君吾道:“那就是不滿意。然而,你受縛于恩,又走投無路,故勉強自己。”

“……”

引玉低頭不語。謝憐心中捏了一把汗。

他已經能大概猜出君吾打算怎么進攻了,而引玉的每一個神情、每一個動作、從頭到腳,渾身都是破綻!

君吾道:“那么,反過來,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于權一真有恩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