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破僵局及時送好禮

忽然, 他腦中靈光一閃, 謝憐放下引玉,站起身來, 道:“……咒枷。他拿走了咒枷!”

如果那東西無關緊要, 君吾當然不會特地拿走, 但他卻特地把吸滿了引玉血的咒枷摘下來帶走了,說不定, 那東西不光吸走了引玉的血, 還禁錮了他的魂!

想到這一點,謝憐丟下鼻青臉腫的權一真就奔回奇英殿殿后。然而君吾已經不在, 他又轉身沖了出去。

仙京大街, 空無一人, 居然一片荒涼。只有往日熱熱鬧鬧往來不斷的各大神殿門口守著許多面無表情的衛兵,仿佛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謝憐也不把他們放在眼里,直奔神武殿。

果然,君吾回到了這里, 正坐在寶殿之上, 還在看那咒枷。謝憐一沖進去就聽到上方傳來一陣咕咕唧唧的怪聲, 抬頭一看,那胎靈四只腳抓在華麗的天花上,正在快速倒掛爬行,仿佛某種冷血生物,令人惡寒。

居然連這種邪物都能進神武殿了,真不知那些掙扎幾百年都沒資格踏入這里的神官們看了會作何感想。謝憐走過去沖他一攤手, 君吾道:“你想要什么?”

謝憐二話不說,劈手便去奪那咒枷,君吾當然不會讓他如愿以償。謝憐好半天都搶不到,怒道:“你要這個東西有什么用?引玉根本不會對你造成威脅,他對你來說根本無足輕重,你干什么要跟他說那種事?你還留著這東西干什么?!”

君吾卻道:“誰說沒有用?看你為了這個東西這么生氣,豈不正說明它非常有用?”

他就像把果子放在自己兒子夠不到的桌子上的大人,在旁邊笑瞇瞇地看著小孩想吃,踮腳去拿,卻怎么也拿不到,又氣又急,哇哇大哭,然后他就高興了。謝憐簡直要氣瘋了:“你有病嗎?!”

君吾道:“仙樂,你這么對我說話,可有些不敬。”

謝憐憋了半天,憋不住了,罵道:“我敬你個……”

估計他這輩子所有的臟話,都沖著這個人罵了。誰知,這一句還沒罵完,他喉間突然一緊,一陣窒息!

謝憐眼前一黑,雙手捂緊脖子,雙膝一軟,跪了下來。君吾坐在他身前,氣定神閑地摸著那胎靈毛發稀疏、光滑圓溜的腦袋,掌心散發出黑氣,那胎靈仿佛很是愜意,叫得古怪歡暢。

聽著謝憐發出一連串劇烈的咳聲,臉色漲得通紅,君吾道:“仙樂,我建議你還是像以前那樣,聽話一點,尊敬一點,這樣才不會惹我生氣。不要忘了,你身上也戴著這個東西。而且,你戴了兩個。”

“咳咳咳……咳咳……你……!”

謝憐猛地直起腰,雙目充血瞪他。君吾道:“我什么?我卑鄙?仙樂,不要忘了,是你自己要求戴上的。”

開玩笑,那時他怎么知道這是什么鬼東西!

難不成,那時候國師一看到他就臉色大變掐他的脖子,不是想殺他,而是想把這個東西取下來?

過了好一陣,謝憐脖子上那咒枷才漸漸松開,終于能順暢呼吸。他背對君吾用力喘氣,下意識去捂自己脖子,摸那咒枷。這一摸,除了咒枷,還摸到了另一個東西。

那是一條細細的銀鏈子。原本是冷冰冰的,因為貼身帶了太久,已經被他的體溫焐熱了。銀色鏈子下,墜著一枚晶瑩剔透的指環。

摸到它之后,謝憐的肩一下子僵住,握緊了那枚指環。不知為何,心跳砰砰加速起來,仿佛抓住了一個了不得的秘密。正在此時,身后君吾道:“是我,何事?”

是他?什么話?什么意思?

謝憐把銀鏈子塞了回去,蹙眉轉身。轉身才發現,方才君吾那一句,并不是對他說的。

君吾正舉起二指,輕抵太陽穴。這個姿勢,他是在和人通靈!

雖然他不允許仙京內的其他神官通靈,自己想要如何卻不受限制。頓了頓,君吾又道:“沒什么。因為前些日子查出了地師儀乃是冒名頂替的事,也連帶查出許多他埋在仙京的眼線和假身份,近日又是多事之秋,不可出紕漏,故目下正逐一盤查全體神官,整個仙京都戒嚴了,不向外界開放,也不與外界通靈,你當然找不到其他人。”

謝憐輕輕喘了幾口氣,屏住了呼吸。

聽起來,此刻與君吾通靈的那位,并不知道現在仙京是什么狀況,所以,君吾也在若無其事地欺騙對方。而且,他找的借口很是精妙恰當,黑水冒名頂替一事一出,影響惡劣,值得重視,全庭戒嚴也在情理之中。

即便謝憐大喊大叫,那邊的人也聽不到他的聲音,所以他還是決定先靜觀其變。良久,君吾臉上忽然閃過一絲細微的異樣之色。

他溫聲道:“哦?你要來仙京嗎?當然可以,此次事件,的確非同小可,你有心來助,自然歡迎。”

……

對方居然主動提出要來仙京幫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