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道不可偏教等同可

不過, 風信并未怔多久便有了答案。他正要答話, 劍蘭卻冷笑道:“罷了,你也用不著答了。你現在是人家的階下囚, 敢不敢認都是屁話空話, 我一個字也不信。別說了。你愿意認, 我還不給你認呢!”

那胎靈在她臂彎里,沖風信狂吐信子, 發出成年人一般的嘻嘻笑聲。劍蘭在它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呵斥道:“還做什么怪相,讓你別亂跑的, 鬧死我了!”

那胎靈丑陋的小臉癟了癟, 終于老實了點兒。母子二人匆匆出了南陽殿, 風信在后面喊道:“劍蘭!劍蘭!”無應。最后,南陽殿又只剩下他一個人,風信頹然跌坐了回去,瞪著前面那個留下了幾排畸形牙印的大白蘿卜, 瞪了好一會兒, 右手捂住額頭, 躺平在地上,連罵人都沒力氣了。

南陽殿上,謝憐也嘆了口氣。

這時,花城忽然道:“哥哥,你還記不記得,與君山那一夜, 那胎靈也出現了。”

謝憐明白他是有意引開話題,也很配合,加上那胎靈出現在與君山的事的確蹊蹺,強打精神,道:“記得。當時,我坐在花轎上,它出聲以童謠提示我如何找到鬼新娘,也就是宣姬。而且當時它沒讓其他人聽到,是特地告訴我一個人的,不知是何緣故。”

花城道:“君吾的授意吧。”

謝憐道:“那謎題就變成君吾的目的了。還有它為何會成為君吾手下的惡靈,這些恐怕還是得問國師。”

花城道:“那便去問。告訴哥哥一個好消息,死靈蝶,已經找到國師的關押所在之地了。”

謝憐精神一振,道:“哪里?”

靈文殿。

殿內殿外,少了往日攜著堆積如山的宗卷進進出出的文神們,多了面無表情、巡邏戒嚴的神武衛兵們。悄無聲息地落到飛檐一角上,謝憐道:“國師被關在這里?靈文看守著他嗎?”

花城道:“不錯。錦衣仙在身,靈文現在算是文神,也算是武神。”

凝神觀察片刻,謝憐道:“那就麻煩了。”

雖然錦衣仙不是他們對手,但畢竟也修為了得,肯定比在仙京大街上那些巡邏的衛兵要耳目敏銳得多。

若謝憐和花城就這樣貿然潛入靈文殿,錦衣仙打不過他們,卻不一定發現不了他們。而一旦錦衣仙發現了,靈文也勢必會發現。

謝憐道:“靈文和君吾肯定是可以隨時通靈的。只要靈文發現,君吾也就發現了。除非錦衣仙不在他身上,他是個文神,肯定覺察不了我們;而被脫下的錦衣仙只是件衣服,也無法通知君吾。得想辦法把他們分開。”

花城卻道:“不用特地想辦法,他遲早要脫下那衣服的。”

不需解釋,謝憐了悟。

錦衣仙畢竟不是什么好東西,邪氣慎重,靈文沒正式被貶,還算是個神官,一直把它穿在身上,肯定對身體不好,而且還得一直維持男相,消耗法力,恐怕沒幾個人撐得住這種消耗法。一天之內,他總得把它脫下來休息一段時間。

二人正低聲商量,這時,一個黑衣人負手從靈文殿內緩步走出,交代了外面一列衛兵什么事,步入偏殿。不一會兒,又一人從那偏殿走出,重新走進主殿。

此人正是靈文。他進去時,是男相,出來時,就是本相了。而且,身上原先那件黑色的外衣不見了,身法步伐也不如之前男相時輕靈有力、一看便知有功在身。

她果然把衣服脫了。眼下,那錦衣仙就在那間偏殿里!

二人對視一眼。花城道:“現在,他們分開了。哥哥,運氣不錯。”

謝憐也吐了口氣,看他一眼,道:“是三郎運氣不錯。”

花城莞爾,道:“主殿?偏殿?”

想了想,謝憐道:“偏殿吧!現在還不知靈文殿主殿是什么情況,如果靈文就守在國師旁邊,那就根本繞不開她。但如果我們能先拿到錦衣仙,也許還有對談余地。”

于是,二人又等了少許時間,趁衛兵交接的一瞬,雙雙翻下屋檐,潛入了偏殿。

一翻進屋,謝憐就抹了一把汗。

無論如何,這樣偷偷摸摸潛入女神官的私殿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但是等他看清這間偏殿后,汗顏之感便消失了一點。

謝憐以前的屋子比這里華麗,風信的比這里凌亂,慕情的屋子又比這里講究。總之,看上去完全不像個女神官的私殿,壓力就沒那么大了。

殿里沒多少物具,根本藏不了什么,沒多久謝憐就翻到了一只箱子。然而一打開他臉就黑了。不光是因為一打開,一股妖風邪氣撲面而來,更因為,里面整整齊齊一箱全都是一模一樣的黑衣黑裳。

又來了!

上次也是這樣,在將近一百件各式各樣的衣服里找那一件錦衣仙的真品,找的雞飛狗跳,簡直是噩夢。這次倒沒那么多,只有十幾件,但每一件都黑得毫無差別,真說不準哪次更令人崩潰。錦衣仙真的在這里面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