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上身不易脫身更難

謝憐又把所有黑衣都翻了出來, 瞎找一氣, 無果,只好重新把自己扔在一邊的白道袍穿上, 對花城道:“實在不行……看來只能把這一箱子衣服都帶上了……”

聞言, 花城噗的笑了一下, 謝憐無奈,自己也覺得一把抓著十幾件衣服威脅人簡直滑稽, 怪傻的。但事已至此, 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誰知,正當他把一地丟得亂七八糟的黑衣都塞回箱子里、準備扛起來時, 偏殿門開, 靈文一臉疲色, 負手走了進來。

“……”

“……”

靈文大概是休息夠了,準備回來穿上錦衣仙,誰知剛好撞見了兩個登堂入室的不速之客,而且一個一臉無辜, 一個一臉無謂, 無言以對, 立即將二指并攏,抵在了太陽穴上。

她要通知君吾了!

花城動作卻比她快,目光一掃,她身后兩扇偏殿殿門迅速合攏,而靈文的神色也忽然異樣,放下了手, 道:“……花城主,當真厲害。”

謝憐道:“三郎,你設界了?”

花城道:“設了個小的。范圍只在這座偏殿。”

君吾可以在仙京設一個界,讓界內之人與外界隔絕,花城自然也可以在仙京內制造一個更小的界,封閉界內之人的通靈法場。大界套小界,此刻,這座偏殿,變成了一只匣中之匣。

不過,這里畢竟是君吾的勢力范圍,所以不能把界開的太大,否則就會被君吾覺察了。謝憐點了點頭,道:“靈文,相信你應該看得到,錦衣仙現在在我們手里。如果你不想它被一把鬼火燒掉,還請不要輕舉妄動。”

誰知,靈文聽了卻笑了。

她道:“可是,太子殿下,事實上,錦衣仙并不在你們手里啊。”

說實在的,謝憐也懷疑這一點。但他還是說出了目前最合理的推測:“靈文,你進來之后再出去,就沒有穿著它了。我不覺得錦衣仙會在這間偏殿以外的地方。”

靈文卻道:“太子殿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只是說,它不在你們手里那只箱子里,沒說它不在這殿里啊。”

聞言,謝憐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微微側首。

花城也一定和他想到一塊兒去了,二人的目光一起轉向謝憐身上那件白衣。

靈文道:“嗯,沒猜錯。它現在,就穿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方才,謝憐試穿其他黑衣時,把原先自己穿的白衣隨手扔到一邊,后來重新檢查,各種衣物都混在了一起。不知何時,那錦衣仙居然悄悄變成了他那件白道袍的模樣,被他拿起來穿上了!

謝憐低頭看向自己衣襟,心道:“那我原先那件外衣呢?”

花城隨手一抬,那衣箱翻倒,里面的黑衣滑落一地。而十幾件黑衣最深處,卻有一件白衣被壓在最下面,藏了起來。

這才是謝憐真正穿來的那件外衣!

不消說,定然是那錦衣仙施的惡法,趁二人胡亂試衣,將謝憐的外衣拖進了衣箱里,自己則溜出來,化作它的樣子頂替了,被謝憐隨手拿起,穿在了身上。

謝憐倒也不驚,只是納悶:“……這也太狡猾了吧?”

它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啊!況且,不是說錦衣仙本人很不聰明嗎?

不過,也不難想,多半是靈文教給它的法子。果不其然,靈文道:“這個法子是我告訴它的,沒想到真的會派上用場罷了。所以,現在,相當于是我,讓太子殿下穿上了錦衣仙。”

如果這衣服是花城遞給謝憐的,謝憐穿了,那么,指使者便是花城。而如果錦衣仙是依照靈文教的法子騙謝憐穿上了它,那么,指使者便是靈文。也就是說,現在的謝憐,會對靈文言聽計從,服從她發出的每一項指令!

謝憐道:“靈文,你就沒有想過,錦衣仙可能對我無效嗎?”

靈文微笑道:“不試試可不知道——太子殿下,從現在開始,你不可以攻擊我。聽到了的話,就點點頭。”

謝憐本意并不想點頭。誰知,靈文說出那句之后,等他反應過來時,他已經不由自主地點頭了!

為何會又有效了?!方才花城下命令,明明是無效的!

難道,只有當施令者是花城的時候,才是無效的?

如此,陡然之間,形勢逆轉。謝憐不動,花城也不動,二人只是交換眼神,皆是十分鎮定。

靈文也很鎮定,道:“那么,現在,請花城主把這間偏殿的界打開吧。”

謝憐立即道:“三郎別開。”

靈文道:“太子殿下,你確定?我可是什么命令都會下的哦。”

花城仍是不動聲色,謝憐心道:“我不能動靈文也無妨,別人又沒受限制。只要三郎出其不意擒住她,再讓她不能發出指令,問題就解決了。”

靈文卻敏銳得很,猜到了他們的意圖,又道:“花城主,勸你不要費心思想如何出其不意制住我了。太子殿下,你聽好了:如果,花城主攻擊我,或是做對我不利的事,那么,你便攻擊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