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白帝君暗設送命題

謝憐握緊了拳, 呼吸微微紊亂。

一句話。聽起來如此不可思議, 甚至可笑,他卻完全笑不出來。

國師道:“除了這些怪物, 還有。太子殿下, 你記得當初你把你在城樓下救的那個小兒帶上皇極觀, 我嚇了一大跳嗎?”

“……”

謝憐立即收神,飛速看了一眼花城, 道:“記得。那個小兒怎么了?你說他是……”

國師道:“天煞孤星!”

他沉聲道:“我當時只覺得那小兒身上邪氣太重, 太不同尋常了。后來在銅爐和另外三人對了對,才知道銅爐不光會產出怪物, 還會詛咒。就像你可以散掉你的氣運一樣, 銅爐也可以散掉它儲存的厄運, 散掉后它們就會四處流竄。

“那小兒的生辰八字本就險惡至極,吉則吉破天,兇則兇穿地。恐怕他出生那天,把那些流散的厄運全都吸收了, 才變得那么可怕。他一上去, 整個太蒼山險些都給他燒掉!”

謝憐愈聽愈驚, 緩緩轉頭,望向花城。分明是在說著他自己的事,花城神色卻不變,反而對他報以一笑。

國師繼續道:“按照正常情況,那小兒必然早年喪父喪母,如果不喪, 那就必定父嫌母棄,受盡虐待,還不如父母雙亡。而且他活不過十八歲,還會害得身邊人死的死、散的散、倒霉的倒霉,猶如災星降世掃把星到家。所以我當時才讓你趕快把他趕下去別再靠近了……”

謝憐沒法聽下去了,道:“國師!……別說啦。”

國師點頭,道:“不說了。我只是給你舉例,告訴你銅爐有多可怕。”

謝憐不知該說什么,花城卻笑道:“可怕未見得有多可怕,不過,國師算的倒是挺準。”

“……”

謝憐一想到,花城恐怕真的沒能活過十八歲,手就微微發顫。這時,一只手在下面伸了過來,輕輕覆上了他冰冷的手背。

兩人的手都是一樣的冰冷,但疊加起來,就有了溫度。

國師道:“他一直在給你設題考驗。仙樂國的人面疫,就是第一道題。按照他的答案,只要你當時選擇對永安發動人面疫,你就算過關了,他不但不會貶你下去,還會幫你遮掩,讓你真正成為他的心腹傳人,一步登天,兩步逆天。但是你答錯了。

“在你第一次被貶期間,他應該又給你設題了,而且你還是沒給出他滿意的答案,所以你飛升了,又立刻被他打下去了。”

謝憐腦海中浮現一張蒼白的笑面,頓了頓,低聲道:“其實是我自己要求的。”

花城道:“哥哥,信我。就算你不自己要求,他也有千百種辦法讓你下去。”

謝憐道:“不過,白無相也是他打敗的。”

花城道:“但也并沒打死。”

謝憐道:“但這又是何必?”

國師道:“‘白無相’當然可以殺了你,但是,他要的不是殺了你。事實上,我說了,他很喜歡你,他根本不想要你死,他只是想要你變成他想要的樣子。”

花城也道:“殺了你,并不能達到這個目的。你以那種狀態死去,永遠不會再改變,他更無法忍受。但白無相又沒有理由就這么簡單放過了你,還有什么比神武大帝下人間、退散妖魔、救你于危難之際更好的處理方法?如此一來,你還會對他更加信任感激。他兩次都沒有成功,心里肯定不痛快極了。”

國師道:“你第二次被貶,流落人間,他有無數個機會慢慢‘教導’你,慢慢等你回心轉意。據我的觀察,他原本已經平靜下來了。但是這份平靜,最近也被打破了。

“契機就是你的第三次飛升。

“你要是一灘爛泥,倒也罷了,可偏偏你都成那樣了還完全不按他給你安排的來,還能再一次飛升,而且還是從前那副樣子,一點也沒變……我不知道他看到你會想些什么,但我覺得,他一定會再出題考驗你。”

花城道:“看他之后都做了什么就知道了。哥哥,你好好回想一下,自從你第三次飛升,都發生了什么事吧。”

謝憐很快進入狀態,凝思片刻,道:“第一件事,與君山。拿下了女鬼宣姬。開始我并沒找到鬼新郎,中途胎靈以童謠指引,想來是出自他的授意。但我以為在那件事中,這是在幫我。”

花城道:“幫你完成任務罷了。直接后果是拿下了女鬼宣姬,間接后果呢?”

謝憐試探著道:“……捅了裴將軍舊情人的馬蜂窩,給他帶來了一點麻煩?”

國師道:“這里可以算是一道小題吧。如果你知道會得罪裴茗,鬼新郎這個任務你會不會用另一種方式處理?比如,背地通知裴茗壓下去,就讓宣姬繼續在這一小片地方鬧,而不鬧大之類的。”

謝憐汗顏,道:“這個……說實話,我很后來才知道跟裴將軍有關了。當時女鬼索命,在場那么多人,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已經沒空去想會不會得罪人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