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會鬼王太子殿中藏

這一回, 花城的笑容倒是不假了, 反而愈加燦爛了。國師驚呆了,手揚了起來, 指著他道:“……你你你, 是你?那個?你是那個???”

他的手指和聲音簡直全都要顫抖了。花城欣然不語, 臉上卻分明已經寫滿了:不錯,我就是那個差點燒掉整座太蒼山的天煞孤星本人了!

“……”

國師轉過去質問道:“殿下, 這怎么回事?解釋一下?”

謝憐攤了一下手, 訕笑著道:“……就……這么回事了。”

國師震撼了。他把右手手背往左手手心里摔了幾十下,好半晌才終于說出了話:“你看, 你看你看你看, 我說吧!我就說絕境鬼王不好惹吧!他從那么點小就冤上你了, 陰魂不散啊!八百年了吧,八百年啊!八百年來都暗地里覬覦著你,可怕,太可怕了!我算的真是太準了!”

謝憐道:“算了, 師父, 別說這個了……”

他心想:“您這還沒看到那萬神窟里的鋪天蓋地的神像呢。”要是看到了, 估計得把花城視為洪水猛獸瘋魔病鬼,把謝憐夾在胳膊肘下就跑了。國師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道:“不行,他這樣太恐怖了,簡直了,執念和心機如此深沉!殿下, 你千萬要小心啊,你這樣很容易吃虧的,當心他騙你!”

謝憐道:“三郎不會的。”

花城也淡淡地道:“您想多了。我騙誰也不會騙殿下的。”

國師歪過身子和他理論道:“你這個狡猾的年輕人,不要以為我不看不出來,你不就仗著太子殿下這方面懂的不多?你現在當著我的面說說看,借法力是怎么借的?有多少種借法?你又是怎么借的?你怎么跟殿下說的?”

花城:“……”

謝憐胡亂叫了起來:“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揭過吧,不管怎么樣,借到了就行了嘛!哈哈哈,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再說下去,他就要像一只溺水且煮熟的鴨子一樣撲騰撲騰起來了。謝憐突然嚴肅,道:“所以,我們來說正事吧。現在他把我們都關在這里,還沒動手,是想怎么樣呢。”

花城道:“是想再給你設題吧。”

謝憐道:“還能怎么設呢?”

國師道:“那就難說了,說真的,怎么樣都是有可能的。殿下你不要轉移話題!我給你一個忠告,你不要色令智昏或者被花言巧語蒙騙,我看他……”

這時,花城忽然沉聲道:“哥哥,有人來了。”

國師道:“你不要想騙我,我可沒太子殿下那么好騙……”謝憐卻道:“師父啊,他不是騙你,是真的有人來了,我們先躲一下!”說完,便和花城一起,足底在地上一點,二人一起輕飄飄地掠上了屋頂房梁,藏了起來。

不多時,屋外果然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一人踹開屋門,得意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界,算什么!還不是一樣要被老子踩在腳下!”

“……”

“……”

“……”

一聽到這個聲音,三個人都無語了。

只見屋外大搖大擺走進來一個青衣人,豈不正是多日不見的戚容!

看來,君吾不光把神官們都關起來了,還把妖魔鬼怪都放出來了。這些東西居然就這么在仙京的大街上游蕩亂竄,簡直錯亂顛倒,詭異至極!

國師也沒想到會是戚容,僵了。戚容指他罵道:“死國師,死老頭,老不死!嘿嘿!當初你他媽的瞧不起我,不肯收我為徒,現在怎么樣?打臉了吧,報應吧,沒有好下場吧!活該!”

從他身后探出一個怯怯的小腦袋,正是谷子。谷子大概是第一次進入如此富麗的建筑,睜大了眼,東張西望,似乎想偷偷摸摸那些玉石地磚又不敢摸。戚容得意洋洋,道:“乖兒子看到沒有?這里就是天界,現在,是你老子我的地盤了!”

谷子驚道:“真的嗎爹?這地方這么大……”

戚容道:“當然了!不信你看,我呸呸呸!我在這里隨便吐口水,誰敢說我?”

國師:“……”

谷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道:“爹,隨地吐口水不好吧。這里這么漂亮干凈,會弄臟的。”

戚容卡了。

國師也忍不住了,道:“你看看你,你怎么教小孩的?這么大歲數了也不知道做好的榜樣,小孩都比你懂事!”

同時被兩邊說,戚容惱羞成怒,跳起來罵道:“死老頭,你懂個屁!裝什么長輩,不許你們教訓我!還有你!敢這么對你老子說話,你這個不孝子!”

谷子被他罵了,很委屈地不敢作聲了。戚容罵完又心虛地把自己剛吐的口水兩腳擦掉了,假裝什么都沒發生,罵罵咧咧拽著谷子往外走去,臨走前還在靈文殿最顯眼的那面墻壁上寫下一行斗大的字——“三界第一鬼王青鬼戚容到此一游”。

待到戚容出了靈文殿,謝憐收在袖子里的藍色不倒翁掉了下來,落在那面被寫了大字的墻壁、和戚容胡亂擦掉的口水印前,亂轉亂晃,像是被氣瘋了。謝憐和花城也落了下來,謝憐撿了不倒翁重新收起,國師搖了搖頭,道:“小鏡王真是……幾百年如一日的品味奇差,居然沒半點長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