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會鬼王太子殿中藏 2

聽到這一句, 謝憐驀地毛骨悚然, 背上寒毛一根一根倒豎起來。

他仿佛體會到國師那時深夜悄悄潛入他房間中、摘下他面具時的心情他聽到君吾從桌邊站起身來,緩緩向這邊走來。

花城就站在床邊的簾子后!

他上床時把芳心藏在了枕下, 此刻把手放在劍柄上握緊了, 尋找著時機, 但又懷疑根本沒有時機。誰知,君吾卻并沒有走到簾子后, 而是到了床邊, 徑直掀開他身上的被子。謝憐感覺身上一涼,猛地坐了起來, 緊盯著他。而君吾打量著他的身上, 淡聲道:“這件衣服可不適合你。”

“……”

謝憐這才想起來, 原來錦衣仙還在他身上!

雖然錦衣仙已經變成白道袍了,但君吾自然不會漏掉它,打量他片刻,嘆了口氣, 道:“你就是不肯聽我的話。又出去鬧了吧。”

謝憐驚疑不定地看著他, 忽然, 目光掃到桌上,那兒拜著一只禮盒,禮盒已經拆開,里面是幾顆大白菜、幾顆土豆和幾根蘿卜,

“……”

原來雨師剛才叫住君吾,說忘了給他的東西又是雨師鄉的土特產……

在君吾身后, 花城不動聲色地以手撩起一角簾子,露出簾后真容,越過君吾與謝憐對視。

他的手慢慢放到了腰間一彎銀色的刀柄上,似乎在考慮要不要立即動手。謝憐并不覺得這是好時機,佯裝不想和君吾說話,搖了搖頭。

君吾道:“你把靈文藏到哪里去了?”

當然不能把靈文交出來。一看到靈文,根本不需要問她到底怎么了,只要看到她被變成了不倒翁,就能猜到花城肯定已經混進仙京了。

但,謝憐又忍不住懷疑——君吾真的完全不懷疑花城已經混進來了嗎?

這時,君吾又道:“仙樂,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不對。哪里不對?難道除了錦衣仙,你還藏了別的人?”

謝憐方才表情根本沒有變化。君吾當真是,對他了如指掌。

和君吾身后的花城不動聲色地交換了一個眼神,謝憐定定神,冷淡地道:“你愛怎么想怎么想,反正現在誰都出不去,我也什么都干不了。你老人家高興就好。”說完又躺下,拉上被子蓋過頭頂。而君吾轉過身,開始在仙樂宮內緩緩踱步,搜索起來。

不緊不慢地搜了一陣,什么也沒找到,他思忖片刻,果然,還是轉向了那簾子,伸手探去。

簾子一揭,空空如也。

定了片刻,君吾又放下了簾子,重新回到桌邊。而床上的謝憐懸著的心,尚未放下。

被子里,花城就躺在他身旁,二人的臉貼得極近。謝憐的心砰砰跳得厲害,整個人都是緊繃的,花城微微一笑,無聲地道:殿下,別害怕。

方才,君吾一轉身,花城便從容地放下簾子。待他走了過去,又從容地從簾后走了出來,無聲無息地閃到了謝憐床邊。謝憐一把將他拉上床,塞進里面。而花城剛剛滾上床,君吾就又轉過了身。

時機接得天衣無縫,加上位置卡得微妙,除了一團拱得亂七八糟的被窩,君吾什么也沒看到。

最后,君吾道:“仙樂別睡了,反正你也睡不著。起來,跟我過來。”

謝憐其實是很想賴在床上不起來的,但是他怕不起來君吾又過來掀被子,只好磨磨蹭蹭下了床,把藏在袖子里的藍色不倒翁留在枕邊。

君吾已經出了寢殿,謝憐回頭望了一眼,花城也下了床,目光沉沉就要過來。謝憐連忙擺手,示意他萬萬不可暴露,沒事。已經出去了的君吾又道:“怎么了,還不走。有什么東西在床上讓你不想走嗎。”

謝憐立即回屋,把桌上那盒土產拿了,反手關上門出來,抱著那禮盒拿了一根蘿卜就啃了一口,淡淡地道:“沒什么,我餓了不行嗎。”

君吾看了他手里的東西一眼,溫聲道:“你喜歡這個,我那里還有,改天給你送來。”

謝憐:“……”

走了幾條街,遠遠便聽到一個聲音在大呼小叫:“哈哈哈哈哈哈哈!風信!你這條狗!本鬼王現在就腳踩在你的殿上,怎么樣!怎么樣!來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戚容!

走到近處去,只見四下一片金殿都慘遭他毒手,到處都是又大又丑的“到此一游”。戚容還上房揭瓦,對被關在里面的神官大呼小叫窮嘚瑟,谷子在他身邊,委屈巴巴,欲言又止。

眼下他正在風信的南陽殿上蹦跶,風信正煩著,根本不理他;戚容叫了半天沒意思,又去慕情殿里原封不動地叫喚一番。慕情好像遠遠對他翻了幾個白眼,氣得他跳腳,跳來跳去,又跳到權一真殿上。誰知他還沒開口叫,突然一尊滿頭卷發的神像沖破屋頂,飛了出來,把他撞得頭朝下摔下了屋頂。居然是憤怒中的權一真把自己的神像當成武器,直接扔向他了。谷子大驚,趴在屋檐邊緣道:“爹!你沒事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