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223章 銀蝶縈繞明燈護身

謝憐道:“裴將軍……那個陣, 是守著銅爐里涌出的那些怨靈的。一旦破了, 就會爆發第三次人面疫了,只怕是……”

只怕是要天下大亂, 生靈涂炭了。

裴茗摸了摸鼻子, 道:“我確認一下, 您……沒有給我別的選擇是吧。”

君吾道:“當然有。如果你下去,我就放開你;如果你不下去, 我就放開他們。”

他們是誰?

宣姬、容廣和刻磨!

那三只鬼在一旁, 眼里都發出類似饑餓的綠光,可想而知, 一放開他們會干什么。掐死、指甲劃死、利劍捅死、拳頭砸死, 選一個, 或者全部。

君吾又道:“小裴也在這里。我想,你很看重你這個后輩。畢竟你為了保住他,可以為他在半月關引人入關送命的事粉飾遮掩,甚至想推手他人。”

容廣聽了, 不平之氣又翻了上來, 狂罵裴茗不講義氣, 要曾曾曾曾孫子不要兄弟,宣姬也在一旁幽怨地不知道碎碎念些什么。裴茗忍耐著這魔音貫腦,思忖許久,嘆了口氣,道:“您能容我再考慮一下嗎。”

君吾道:“我耐心有限,不想給你太多時間。”

話音剛落, 那三只鬼面上一喜,竟是能動了,瞬間便撲了過去!

明光殿大門關上,謝憐聽到里面傳來不知誰的慘叫聲和不知什么的撕咬聲,勃然色變,道:“裴將軍!半月!!!”

他想進去看,君吾的手卻依然放在他肩上,強硬地推著他,向大街另一端走去。謝憐頻頻回頭,卻身不由己,怒道:“你想干什么?!”

君吾道:“下一個。”

下一個?下一個什么?走了一段路,再次停下,謝憐的呼吸都要凝滯了。

郎千秋的泰華殿!

戚容也從大街對面走來,他腋下夾著谷子,神清氣爽,看樣子剛才把各大神殿都踩遍了,心滿意足。他道:“叫我來是什么事?”

君吾居然把戚容也叫來泰華殿了,謝憐越發預感不祥,呵斥道:“沒你什么事,快走!”

戚容的臉垮了下來,眼看著就要噴謝憐一臉,君吾道:“進去。”

戚容又得意笑道:“嘿嘿,這里你說話可不算話!”便趾高氣昂地進去了。

泰華殿內,郎千秋臉色陰沉,負著手正走來走去。一看謝憐和君吾來了,狐疑道:“你們來做什么?”

然后,他又看到了跟在兩人身后的戚容,登時色變,怒道:“你!”

谷子被他吼得一縮,戚容現在可不怕他,坐在殿外抖著腿,得意忘形道:“乖兒子不怕!不錯,就是我。郎千秋你不是追殺我殺了這么久嗎?現在還不是落到我手里?”

郎千秋大怒,額上手背上青筋暴起,偏偏被關在殿內不能邁出一步,轉向謝憐,怒道:“你搞什么鬼?帶他來跟我示威嗎?!”

謝憐道:“不是!你冷靜一點!”

郎千秋道:“我冷靜夠久了,我都沒搞清楚這什么情況!”

君吾道:“泰華,下去破了皇城的人陣,我把你的仇人青鬼戚容交給你處置。”

戚容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郎千秋你這個永安佬蠢貨……啥?你說什么?!把我交給他處置?!這什么意思?!”

他笑了好一會兒才理解君吾的話,直接從椅子上躥了起來。開玩笑,給郎千秋處置他?他可是殺了郎千秋全家,郎千秋還不得把他千刀萬剮!

君吾根本沒理他,繼續從容道:“否則,我就把你交給青鬼戚容處置。你們永安皇室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又可以多一條了。”

郎千秋的臉色愈發可怕,戚容:“等等?!”

謝憐則實在是受不了了。

他道:“你瘋了?!為什么要逼他們做這種選擇?你到底想給我看什么啊?!”

郎千秋一直在追殺戚容,以戚容的性子,只要有機會處置郎千秋,他當然要先下手為強!但如果郎千秋真的去破人陣,他也絕對不想看到!

君吾道:“不想看他們做選擇的話,那你就代替他們吧。”

謝憐道:“什么?”

君吾道:“仙樂,這都是你任性的后果。如果你一開始就按照我的來,他們也不必面臨如此抉擇了。”

謝憐氣到聲音發抖:“你是說這還成我的錯了?你為什么非得這樣逼我???”

君吾道:“恨我嗎?光是恨沒有用!有本事你就打敗我。你有嗎?”

謝憐握緊了拳,骨節咔咔作響。君吾道:“現在的你,當然沒有。但只要你把人陣破了,也許就有了。因為,我會幫你打開你身上的兩道鎖。”

“……”

這兩道咒枷,封了他八百多年。解開之后,又會如何?

戚容警惕萬分地盯著泰華殿內的幾方,生怕下一刻郎千秋選了去破陣,君吾真的把他丟給郎千秋處置。郎千秋的目光也在謝憐和戚容之間移來移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